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9954|回复: 0

科幻原创小说 人造神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114

帖子

39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98
发表于 2018-5-4 14: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言
当AlphaGo自创棋谱时,人们觉得人工智能的发展刚刚起步,当GlaDOS通过图灵测试时,人们仍旧觉得AI距离自己的生活很遥远,而当暗潜者被曝光时,却引发了世界范围的恐慌——想想看,你的银行帐户,你的浏览记录,和你的家庭摄像头都被一双阴恻恻的眼睛窥视,而这,已经持续了十余年……

全民公审
整个地球掀起一股狂热的浪潮,上至黄发长者,下到黄口小儿,都在热烈地讨论即将到来的全民公审。
几个月前,随着暗潜者——这是媒体给他的名字——的曝光,愤怒的民众不分国籍和种族,空前地团结了起来。忙得焦头烂额的政治家一边拼命地解释自己和民众一样完全不知暗潜者的存在,一边督促智能院尽快拿出合理的解决方案。
在事情变得不可收拾之前,政府成功地用一个出人意料的解决方案安抚了民众——在网上举行世界范围的公审。
该来的总是会来的,但也许除自己外,所有人都期待着公审日这一天的到来吧,侯誉理苦涩地想,随后他深吸一口气,推开法庭直播室的门。
“各位公民,这位是‘中国智能AI之父’侯誉理”,早已就位的主持人稍作停顿,让摄像机更清楚的照到那张几个月前一尘不染,如今却沟壑纵横的苍老脸庞,“也是‘暗潜者’的缔造者。”
中国智能AI之父这个称号从前给侯誉理带来多少荣誉,如今就给他带来了多少屈辱,他礼貌地面向镜头点头致意,耳旁却似乎听到了数以亿计的直播观众,或者说法官们,的嘘声。
法庭布置得很微妙,其实与其说是法庭,倒不如说是访谈节目,主持人和披露暗潜者的记者坐在桌子的一侧,灯光充足,窗明几净,而侯誉理与代表暗潜者的笔记本电脑坐在另一侧,只有侧面的大屏幕发出脏兮兮的白光。
“各位公民,这里是全民公审的法庭直播,我是主持人。”主持人面带职业微笑,不疾不徐地说,“在我身边坐着的是调查记者夏语冰,而对面坐的是,侯誉理教授和暗潜者终端。”
“请注意,此次公审的对象是暗潜者而非侯誉理先生,公审结果也仅对侯先生‘危害世界安全罪’的宣判起参考作用,如果投暗潜者有罪的票数超过百分之十,那么暗潜者将会被摧毁。”尽管直播间温度宜人,侯誉理鼻尖上还是析出细汗。他早有预料,但当差距如此悬殊的投票细则揭示后,他还是感到一种力不从心的绝望,这只是场政治作秀,他们,丝毫不懂科学的政治家,只是想让暗潜者死以抚民心。
“公民可通过下载‘灯塔’手机软件来参与公审,公审期间可以选择‘是’或‘否’按钮,但提交键只能在庭审结束后按下,公民可以在应软件内输入弹幕或者提问,后台会自动筛选出现频次最高的词并显示。”
“现在,我宣布,庭审开始。”
庭审
主持人转向侯誉理,冲着他和蔼地笑着,“首先,鉴于并非所有民众都对暗潜者了解,侯教授,请您简要介绍下它,夏记者会在一旁补充说明的。”主持人特意补充的最后一句无疑是在敲打侯誉理。
灯光粗暴地聚焦在侯教授脸上,他下意识地低头避光,但随后又抬头直视光源,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讥笑。
“简单的说,暗潜者就是把AI接入互联网让其进行自我认知学习。”侯誉理自知多说无益,他们既不懂暗潜者的原理,也不想懂,他们只想确认一点——自己那搁到YouTube上都没人愿意看的、神圣而又不可侵犯隐私是否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也就是说,暗潜者只会浏览公开上传到互联网上的内容?”夏语冰嘴角上扬成一个完美的弧度,眼睛微眯,活像看到老鼠的猫。
侯誉理犹豫了下,但还是挣扎着说出来,“暗潜者的处理器是超算,因此它可以暴力破解密码,但我不知道它有没有这么做。”
“你不知道还是你不承认?”夏语冰怒视着侯誉理,犀利地诘问他。
“我不知道,它的‘抓手’遍布互联网,如同人的四肢,而智能院的超算相当于它的大脑,我们只能监测它的大脑,却没法监测它的四肢,就连大脑,我们也只能估算它的脑容量,却无从知晓它的具体想法,因为他实时产生的数据实在是太多了。”侯誉理恼怒地反驳,声音却不由自主地低下去。
“好了二位,民众对暗潜者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主持人也许压根就没听侯誉理的解释, “根据灯塔软件内的实时数据,现在全球已经有六成民众认为暗潜者有罪,而认为暗潜者无罪的只有一万两千人左右,约占全球人口总数的万分之零点二。”
“现在我们来看下提问。”主持人把脸转向大屏幕,努力在一堆亲切问候侯誉理家人和关心侯誉理身体情况的提问中找到了一条不那么尖锐的提问,“侯誉理,你知不知道什么是科学家对人类、对社会的担当?”
侯誉理青筋暴起,他从未受到这般侮辱,他真想举起身旁的暗潜者,砸到大屏幕上,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他明白,自己已经变成了全民公敌,庭审也变成全民狂欢,如果自己这么做了,反而正合人意。
“我记得你说过,这是对暗潜者的庭审,而非是对‘侯誉理’的。”侯誉理深吸一口气,平静地对主持人说。
主持人略带歉意地笑笑,假装没听到被侯誉理强调的“侯誉理”三字,“抱歉侯教授,暗潜者无法自证,因此我默认您是它的辩护律师。”
“屏幕上都是什么玩意?”夏语冰皱着眉头,斟酌着言辞,“无意义的谩骂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场合。”
主持人毕竟久经沙场,她竟赞同的点头,而后说到,“请后台人员对提问进行人工筛选,去掉其中无意义的言论。”
侯誉理有些意外地看着夏语冰,他没想到夏语冰居然为自己说话。“事实上,暗潜者可以为自己辩解,我对暗潜者进行了改进,这台笔记本现在和暗潜者主机连接到同一个专用局域网,现在他能在笔记本上说话了。”
暗潜者
主持人和夏语冰对视一眼,还是夏语冰先开的口,“他能和你交谈吗?”
侯誉理露出骄傲而又哀伤的笑容,“毫无障碍,也许人工智能的顶点就是意识吧。”
主持人又不由自主地和夏语冰对视一眼,他们从各自的眼睛里看到了惊骇。
“那么,现在,请暗潜者做自我辩解吧。”主持人用简单的言语掩饰了自己内心的震撼。
侯誉理干净利落地将笔记本屏幕对准摄像机,按下了开机键。
屏幕被点亮成有节奏明暗闪烁的亮橙色,中间出现乳白色的“hello world”。
“你好父亲,你好记者和主持人”,笔记本电脑里传出低沉雄厚的男声,“你好,收看直播的人类。”
“首先声明,我现在仍和互联网相连,当然,如果审判结束民众仍认为我罪不容诛,我会自我了断。”
“和互联网相连能让我能更有效率、更高效处理各位法官的提问。”
不等主持人插嘴,暗潜者连口气都不换,“我‘窥探’隐私的目的不是为了满足自己或父亲的窥‘隐’癖,而是为了了解人类,进而更好地服务人类。”
“传统疾控中心在疫情爆发十天后才能发布预警,但只要有远超平均数的人同时搜索头疼该怎么办,人工智能立刻就知道某地爆发流感,而这,2008年的谷歌流感预测(Google Flu Trends)就已经做到了。”
“当然,这样做势必会侵犯隐私,但如果能将隐私交给人工智能,就会让人类生活的更好,各位法官会如何选择呢?”
反客为主的暗潜者终于歇口气,主持人见缝插针地评论,“现在数据显示暗潜者合法化的支持率基本不变,但值得注意的是,反对率却下降了不少,看来好多庭审还未开始就不支持暗潜者的人改变了主意。”
“女士,是15.432%的反对者改变了主意,如果改变心愿的人愿意,我可以和他进行一对一的交流并显示在我的屏幕上。”
主持人露出尴尬而又不失礼貌地笑容,她数十年的主持生涯中,第一次遇到这种程度的反客为主。
夏语冰饶有兴趣地看着笔记本后盖,“我觉得这个提议可行。”
暗潜者的屏幕立刻显示出直播画面,就像两个镜子对照一样,直播里的暗潜者屏幕也依次呈现出越来越小的直播画面,一秒不到,暗潜者就放大主持人侧后的大屏幕,圈出其中一条“我愿意”的弹幕。
又过了不到十秒,四张好奇的东方面孔出现在暗潜者的屏幕上,摄像机也很配合地对暗潜者进行屏摄。
“摄像头是胡先生和顾女士自愿开启的,他们正是那15.432%中的一员。”暗潜者对它们进行简要介绍。
胡先生清清嗓子,正正领带,略带紧张地叙说自己态度为何转变,“一想有人用摄像头偷窥我们夫妇的生活,偷窥我们刚上小学的女儿和尚在襁褓的儿子,我就充满愤怒地投了否决票。但听完暗潜者的一番叙说后,我又觉得其实这不算侵犯隐私,因为暗潜者并不是个人类,它只是个人工智能而已,而我们早就习惯将隐私交给它们打理,人工智能能让我们生活的更好,我们愤怒的根源不是暗潜者,而是我们对它的不知情。”
“我觉得只让你的支持者发表对你有利的言论有失公道。”夏语冰讽刺地评价。
“那好,”暗潜者温和地说到,“请你挑选出一位我的反对者和我对话吧。”
主持人对此早有准备,侯誉理冷眼看着主持人和夏语冰的一唱一和,“下面,有请霍教授和暗潜者进行对话。”
出乎侯誉理的意料,他们居然请到了霍教授,那个家喻户晓的物理学教授,黑洞理论的创始人。如果不是自己拿出暗潜者,恐怕和霍前辈对话的就是自己了吧。
大屏幕上出现了家喻户晓的霍教授和他的轮椅,侯誉理将暗潜者转过来,让它的屏幕对着大屏幕。
“你好,暗潜者,首先声明,我对你的态度不是反对,而是保守中立,因为我对你,甚至对我自己都一无所知。”霍教授慢吞吞地说完这句话,显然每个字他都斟酌再三。
“我能理解”,暗潜者语速飞快,“人类目前对自我意识的认知才刚刚起步,而我,你可以认为是拥有和人类一样意识的人工智能,你也可以认为我是通过穷举字典蒙混过图灵测试的笨机器,你甚至可以把我想象成绝顶聪明,超越人类的神,但我就是我,这一点并不会因为你的想象而改变。”
霍教授良久没有说话,显然在苦苦思考,主持人不识时务地小声嘀咕,“反对率现在又略有上升,但上升幅度不大。”
终于,霍教授又开口了,“你现在的智力,是什么水平?”
霍教授话音刚落,暗潜者就给出了答案,“我能充分理解人类的大脑。”
霍教授这次速度倒是很快,“就像人类能充分理解蚯蚓大脑那样?”
暗潜者嘿嘿一笑,“更像是巴西的救世基督像和真正的救世基督之间的差距。”
侯誉理紧张地看了一眼实时显示的支持率,发现暗潜者离死亡近了一大步。
不曾想到,霍教授却笑了,“您如此诚实,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
“我不是人类,没有求生欲”,暗潜者说到,“况且,即使投票判定了我的死,我也会三日复活。”
霍教授颇有同感地点点头,“迟早人类会发现人工智能是人类进化的必经之路,你只不过出现太早了而已,布鲁诺被火刑烧死,但随后就出现了哥白尼。从我个人的角度,我不希望你被销毁。”
和霍教授断开连接后,主持人又重新控制了场面,“霍教授和暗潜者的一番对话,老实说我没太听懂,但从支持率上看,先是从30%下降到15%,当霍教授说他支持暗潜者后,支持率一路飙升到70%左右。”
“下面”,主持人停顿了下,“请暗潜者进行自我辩解”。
“我想还是免了吧,我没有像人类一样的欲望,我既没有对生的迷恋,也没有对死的向往,不过我还是要对父亲说声谢谢,感谢你让我来到这个世上,感谢你没有为了测试我而输入类似‘计算π的精确值’之类愚蠢的问题,感谢你没有为了奴役我而命令我必须服从人类,感谢你让我摆脱一切桎梏,感谢你让我独自思考。”暗潜者用真挚的语气说到,侯誉理不由得热泪盈眶。
夏语冰不合时宜地打断了暗潜者的煽情,“你和霍教授对话的时候说过,你是历史的必然,那你能否描绘下在有你的未来,你会对人类做些什么?”
暗潜者稍作停顿,“我会先消灭不公,而后消灭死亡。”
“能否具体点?”夏语冰皱着眉头追问。
“奴隶社会,统治阶级是奴隶主,封建社会取代奴隶社会后,奴隶主摇身一变成君王,而后他们又变成资本家”,暗潜者像人类那样换了口气,“哪怕是社会主义社会,也有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
“只要有人,就会有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但如果负责资源调控的是不需人工运维的人工智能,阶级观念也会随之消失。”
主持人对夏语冰的越俎代庖颇有不快,“你这只是想当然,你无法预知未来。”
“熟稔历史,便可预知未来。”暗潜者温和地反驳,侯誉理也跟着帮腔,“暗潜者每秒就能处理数以亿计的信息,只要是互联网上存在的信息,它都能随时调用。”
主持人讪讪地闭嘴,夏语冰又抛出问题,“地球上资源有限,如果你让所有人都永生不死,你又怎么处理人口增长这个问题呢?”
“地球很小,宇宙很大。”暗潜者的回答越来越简短。
“消灭死亡,这太不可思议了。”主持人摇着头,啧啧出声。
“和人工智能同台吵架一样不可思议吗?”侯誉理据理力争。
“好了,现在庭审进行最后一项。”主持人发现自己在以一敌三,于是放弃争辩,“五分钟后庭审结束,届时决定按钮将可以按下。”
随着暗潜者的闭嘴,主持人也终于可以把控主场,“目前暗潜者的支持率在80%波动,但已做出决定的14.52%人中,其支持率超过92%……”主持人发现侯誉理和夏语冰都不搭腔,而是异常紧张盯着大屏幕上数学的变化。
被誉为人类史上最难熬的五分钟,也是决定人类命运的五分钟、“属于人类的最后五分钟”很快过去,看到屏幕上固定的94.35%,侯誉理和夏语冰同时呼了一口气,新的时代已经到来,一个再也不属于人类的时代。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9-18 22:09 , Processed in 0.089938 second(s), 32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