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11094|回复: 0

同年同月同日生(上)

[复制链接]

48

主题

48

帖子

208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8
发表于 2018-8-3 10: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是一个关于平行空间的故事。
候鸟彗星15年飞临滨海市一次,三十岁的冯星泽出生时赶上了候鸟彗星,15岁又看见了彗星,30岁时又看见了彗星,一生似乎与彗星有着某种缘分。
15岁时,他遇见了秦珊,但是很快便失去了这个姑娘的任何消息。虽然只是匆匆几日的缘分,但是这个姑娘,却是大龄单身青年冯星泽梦里不可磨灭的影子。
候鸟彗星再次来临,已经是电台记者的冯星泽,忽然听见电台里一个叫秦珊的姑娘,给他点了一首老歌。他仿佛抓住了一丝光亮,于是开始寻找秦珊的踪迹。然而,播报过新闻的电台同事们,却丝毫不知秦珊曾打来电话。
……
1
这辆绿色老吉普车,除了收音机和后视镜,已经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
驶离都市,我关了空调,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摇下左侧的玻璃,又咸又潮的海风吹了进来。空调的压缩机可能在三个月之前就有了毛病,如果速度提不到80很难在吉普车内感受到清凉。
这辆十几年的老车,伺候过我爸和我两代人。如今我开着它去做采访,总会被人当成老古董围观。我和老爸商量着买辆新车,他说:你有钱你自己看着办。
我有钱还用跟您商量?
我爸嘿嘿一笑,我妈则默契的回头把眼一瞪:媳妇呢?没媳妇,就甭提换车的事。
三十多年的老夫妻,这催婚连环手配合打得无可挑剔。
吉普车在海滨大道飞驰,椰树在深蓝的海天幕布上向后撤退。今天的云层很厚。
从我们直播室大楼的窗户望去,今天的云层很厚啊……”收音机里,主播周伟将我心中的话传达给了滨海市的百万听众,他嗓音极富磁性,低沉又有魅力,东南地区由于受台风影响短期内将无法迎接候鸟彗星的回归,不过我国其他地区,只要无云,都能欣赏到这十五年一次的天文盛况,朋友们可以通过微信平台给我们留言,今天的主题是我与候鸟的故事,谈谈你记忆里十五年前,或者三十年前,甚至四十五年前有关候鸟彗星的故事。
另一位主播佳佳则用清澈的嗓音接道:我们滨海市的市民也不用遗憾,据气象台刚刚发来的消息,阴雨天还将持续三到五天,而候鸟彗星的可观看周期是七天,您只需耐心等待几天,也能赶上个彗星尾巴。
是了,大家可以现在微博和朋友圈里,看看别人拍的,先过过瘾罢!下面,是本台记者对紫金山天文台天文专家的采访……”
我猛地将油门踩到底,吉普车嚎叫一声窜了出去,真恨不得撞死周伟这王八蛋。
现在电台也搞了视频直播,本来只需要打个电话的事,如今也要去当面采访。候鸟彗星的报道,成为了全国媒体的热点话题,滨海交通广播的一路同行栏目,作为东南沿海收听率最高的电台,自然要博个好彩头。
我昨天在去南京的路上奔波一整日,流了一整天的汗,好不容易搞来了对天文专家的采访,结果这孙子只报了个本台记者,连名字也不给我上。
离家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父母想必已经置备了一桌的晚饭,等我回去。
会买生日蛋糕吗?
如果有个姐姐或者妹妹来操持,或许这么办。爸妈应该还是会以长寿面来作为我三十岁生日的庆贺,传统又内涵,主要是简单又省钱。
要说,我和候鸟彗星还有一段孽缘
我出生的那天,正是这颗彗星在滨海市上空经过,三十年前的中国老百姓还是普遍愚昧,多把彗星当成了扫把星,而我的降生,对于当年根儿在农村的家庭来说,并非吉兆。
也正巧,我出生第三天,老叔养了两年的牛就丢了;我满月的时候,做饭的厨房走了火,烧掉了半扇窗子。尤其是我的爷爷奶奶,有很多年都过不去这个坎,看见我就跟眼里进了针似的不舒服。
直到我上了小学,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深通人情世故的大伯父借此向家人解释,冯星泽哪里是什么扫把星哦,这明明是文曲星。
或许是受了这句话的暗示,也是为了摆脱我作为扫把星的噩运,接下来,我一路高分猛进斩将过关,上了重点高中,又考上名牌大学,后来又进入媒体行业当了记者,真正靠着笔杆子卖字为生了,我爷爷更加坚定了我是文曲星的推断。
周伟的声音钻进我耳朵,一位叫宝贝轩的朋友留言说,上一次的候鸟来临之时她刚上小学,那时候听了新闻,一家人搬着桌子,摆上了酒菜,隔着墙招呼邻里乡亲过来,一边喝酒吃饭,聊着闲天儿,一边看着彗星,那滋味儿,无比惬意,可是如今生活在城市之中,就再也难以体会了……”
嗯,再看看我这一位,昵称为迪丽冷巴朋友……”
这是冬天的迪丽热巴吧。
哈哈,冷巴说,上次欣赏彗星的时候,还是高中补习的时候,我是住校生,听说彗星要来,学生们都自发的不上晚自习,全都蹲在操场墙根下面等着彗星……”
老师不管么?
老师也一起看呐……彗星刚刚出现在宿舍楼顶端的时候,整个操场都沸腾了,我现在还记得那欢呼,那咋呼……”
周伟接下去说,有意思了,这里还有一位点歌的朋友。
把咱们当点歌台啦?
你听啊——周伟、佳佳你们好,一直很喜欢这个节目。今天是我三十岁的生日,我想点一首歌送给一位和我同年同月同日生的朋友……”
哟,这个有意思,同年同月同日生。
我们相识的时候,是十五年前候鸟彗星来临的那几天,但是彗星离开之后,他也如彗星杳然无踪……”
我开始注意聆听广播。
却听周伟接着念道:“……十五年来,不知他过的好不好,今天听到你们这个节目,又让我想起了他,所以希望你们能帮我放一首陈慧娴的《人生何处不相逢》送给他,送给我们的青春。
我愣住了。
她没留下自己和对方的名字吗?
留了……他的名字叫冯星泽……”
女孩呢?
秦珊,我心中默念着两个字。
昵称是秦珊,这应该就是真名字吧?
好的,下面,我们就替这位昵称秦珊的朋友,把《人生何处不相逢》送给这冯星泽,祝他和秦珊,生日快乐!
那是不是一会儿得附赠一首生日歌?
别废话了,放歌吧……”
2
随浪随风飘荡
随着一生里的浪
你我在重叠那一刹
顷刻各在一方
……
某月某日也许再可跟你
共聚重拾往事
无奈重遇那天存在永远
他方的晚空更是遥远
……”
眼泪模糊了双眼,心口剧烈的跳动。我一个右打把,硬生生的将车停在马路右侧两棵椰树之间,拉了手刹,这才敢大口的喘着粗气。从窗畔驶过的后车抗议似的按着喇叭,我无心理会。
十五年了,我终于又有了她的消息。
我赶紧拨通手机,极力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激动。
老于……你帮我联系一下后台留言那个秦珊,问问她的联系方式。
你谁啊?
我?星泽!
哦?
你问到了立刻告诉我,立刻!
老于挂了电话。
将车在楼下停好,已经是七点半,还不算晚,不过天空开始淅淅沥沥的下起小雨。
我爸妈自打结婚,就住在镇子中学分配的这栋三层小楼里。楼房的面积六十平米,我直到上初中,都用的是楼道的公共厕所,后来学校又整修了教工宿舍楼,房间里才第一次有了抽水马桶。
穿过爬山虎张牙舞爪的单元门,我踩着破旧的楼梯匆匆上了三楼,可刚走到二楼楼梯拐角,就听到了河东狮吼。
冯主任,我已经对你彻底绝望了,我不需要你任何的辩解,更不相信你的任何承诺……”
我爸一腔的怨愤:我说没有就没有!还要我怎么解释?
怎么着?难不成我爸临近退休的年纪,还枯木逢了第二春?
算了,儿子回来了,我什么都不说了!
我爸回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我,遇见救星似的:你妈抽风,别搭理她!
我妈腾地从厨房两步跳了过来,指着厕所道:星泽,你也知道你爸这肺病,这才从医院出来几天呐,可你去厕所里闻闻,这烟味儿,都赶得上小区门口新疆烤肉了!两道看破一切的眼光穿透厚厚的镜片怒视我爸,还不承认!
没出桃色事件就好。
爸,您就少抽几根,不行么?我这总是在外边,回来也不方便,就自觉点吧,为人师表的……”
我爸一脸的无奈,摆了摆手,算了算了,我不跟命运做无意义的抗争,以后我再上厕所,一定全程自拍小视频!自证清白。
自己若不自觉,反正难受的不是别人!
我看着一脸郁闷的老爸,轻声安慰:我妈是为您好。
我没抽!没抽!就没抽!
行,您没抽……”
我妈却吼道:唠叨什么呢,过来吃饭!
桌角,还有一捆熟悉的红线。
我都三十了,不用了吧?
我妈似笑非笑:媳妇呢?
3
联系了吗?
电话里传来老于瓮声瓮气的嗓音,联系谁?我这开车呢,你长话短说。
秦珊,你联系了没?
秦珊?谁?
我压了压心头的火,秦珊!刚才给我留言的那个……”
行了行了,明天台里说。
于总管,我交待你的事,你上你点心行吗?
有交警,我不跟你废话了,明天见……”老于挂了电话。
秦珊,是我青春记忆中的昙花,惊鸿般乍现,留香十五年。
那是十五年前的八月。即将升入初三,所以那个暑假都是在学校补课。我所在的滨海二中是一所重点中学,离家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所以三年里都是住宿。
暑假补课的,只有初三和高三两个年级。我性格比较孤僻,有一股好学生的清高,一般晚自习之前的一个小时,即六点到七点之间,我都会自己一个人晃荡,有时候拿着随身听听听音乐或者广播,很少与人交流。
候鸟彗星来的那天,是我的生日。我妈特意还从老家的镇子里赶来学校,将一袋煮好的鸡蛋和一条红线交给我。
成家之前的所有生日,都得系手腕。
我住校呢,这个太扎眼了,老师问起来怎么办。
那怎么了?辟邪不行啊!
我无奈,只得将红线塞进校服裤兜儿里。一天也没想起将那红线系在手上。
你也过生日?
傍晚的时候,我站在学校东部的一座碎石头上,望着院墙外面的东山。东山之后便是大海,不过翻过墙头,能看到五厘米左右长的海面。秦珊站在碎石头下问我。
我看到她右手腕也系着一圈红线。
你怎么没系上?她登上碎石头。她也穿着初三的校服,个子跟我差不多高,一头蘑菇发,瓜子脸蛋,白净秀丽。
你家也是这风俗?我问道。
她举起右手手腕的红线,我奶奶说,客星带生的人命不好,成年之前都多灾多难。
迷信。
她从我裤兜里抽出红线,盘在自己的左手手腕上,你不要,给我?
还我。
秦珊捂嘴一笑,将左手的红线,又缠在我的右手手腕上。
你叫什么名儿?
冯星泽。
你家人真会取名,一听就是和彗星有关,星泽,好听。啧啧,好听。你肯定也是十五吧,彗星来那天生的,是不是?
我点了点头,你呢?叫什么名字?
跟你的比,就俗气很多。
叫什么?
她忸怩的一笑,我叫秦珊。她忽然一指东方,快看,那是彗星吧!
太阳才落下去,天空尚白。可是一颗发亮的星体渐渐从东山上爬了过来,星体之后,还能看到白色的彗尾。
晚自习的铃声响了起来。我们一起从碎石头上跑了下去,朝着初中的教学楼奔去。跑了几步,她忽然停住。
怎么了?
你先回……我去厕所!说着,便跑开了。
倒也好,我心道,这样分开,回去的时候,就不会被撞见的老师和同学怀疑我们俩之间有什么关系。
老于的大圆脸挂着极度无辜,他将电脑桌的座位让给我,我一条条的检查着滨海交通广播微信公号后台的留言,一直翻到了三天之前,就是没找到秦珊的留言。
不可能没有呀!我急了,昨天的编导真的是你?
是啊!
是周伟念的,秦珊,昨天过生日,给我点歌,用户留言只能通过微信,你怎么可能没看见?
我说你咋这么较真,我连后台都给你看了,你还让我怎么解释,根本没这回事。
我离开座位,将腰一叉,他立刻矮了半头:她给我点了一首《人生何处不相逢》,你总记得吧!
他一脸你脑子秀逗了的表情看着我,昨天没有人点歌啊,你是不是听串台了?
周伟、佳佳的声音我能听错!一路同行我能听错?再说了,我自打进了咱台,车子的收音机就没换过台,我能听错?
老于的肉拳头捶在桌板上,我跟你打100块钱的赌行么?咱们重新听昨天的录音!
半小时后,我输给了老于100块钱。
我大致记得点歌的那段对话是在6点半左右,可是无论听多少次,都是周伟和佳佳不断的念用户留言,留言都和昨天的相同,可就是没了秦珊点歌的那段。
一定有人故意玩我,毕竟是我生日。尤其周伟,这家伙特别喜欢和人开玩笑。可我从走廊里拦着上厕所的周伟,他也是一脸的问号:你生日?你早说啊,晚上撸串去,你记得带钱啊。
等我找到佳佳,她也仿佛失忆了一样。
台里没有人记得秦珊为我点歌的事。
可能是吧……”管技术的孙工给我解释,是有人玩你!他应该是控制了你汽车的调频FM,给你播放了他提前的录音。
那他未免也太无聊了……”
在技术上能够实现。
是不是你干的?
老孙一裂那张满布皱纹的老脸,不失尴尬的解释:理论上虽能实现,可实际上,我做不到啊。
(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10-23 07:09 , Processed in 0.085011 second(s), 32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