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9127|回复: 0

【小说】梦系边城

[复制链接]

21

主题

21

帖子

9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93
发表于 2018-5-25 1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彩宜
()
最近这一两个月,她老是做着同一个梦:一座小山城里,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梦不长,通常只是几个场景,即便是有人,也只是模糊的身影。
或是清晨雾气缭绕,老人拉着渡缆横溪渡人;或是穿着蓝布短衫的女孩子与黄狗的追逐嬉戏下,在菜园地里来回奔跑着;亦或是女孩子坐在岸边吹着竹管,老人站在船上一边渡河一边快乐地唱起来,哑哑的声音同竹管声振荡在寂静的空气里……
每每醒来,她总觉得很熟悉,却说不出来哪里熟悉,像是在哪里看过,又像是什么时候经历过……
起初,她也没放在心上,以为是自己每天忙着上课忙着赶作业,压力大所致。毕竟那只是个梦,就算是重复做着的梦,它仍然只是个梦,现实是现实,生活总得这么过着。
直到有一天,专业课分小组做作业,以宿舍为单位,讲述指定名篇名作。她的宿舍刚好被分派到讲述沈从文的《边城》,一切似乎都是有迹可循的。
作为此次课堂作业的主讲人,她面对的不仅是整整一个班的同学,还有那位博学强识的老师,她不敢懈怠,连忙把《边城》全书从头到尾再细细地看了一遍:由四川到湖南去,靠东有一条官路。这条官路将近湘西边境到了一个地方名为“茶峒”的小山城时……
才读到开篇第一段,她就像是触电般,梦境中反复出现的场景猛地浮现在脑海里,像一幅被随意扔在地上的画卷般,不期然地在眼前摊开,越发的清晰……
她甚至分不清何为小说内容,何为现实了,头微微地泛疼。
她按着太阳穴,揉着眼睛,自言自语道:“奇怪了——这些场景,这些人物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梦中?难不成是我早有预感,我们宿舍会被分派讲《边城》?”
“你在自言自语叨叨些什么呢?《边城》准备得怎么样了?”一室友将椅子往后仰了些,探出头来问道。
“嗯,准备得差不多了——再细读一遍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她迟疑了下,避重就轻地低声道。
另一室友将视线移离电脑屏幕,笑着打趣道:“嘿,我们宿舍就靠你了——不要紧张,好好表现!”
她回以一笑,点点头,没有说话。
不知不觉间,便到了熄灯睡觉的时间了。
她合上书本,素色封面上那用行楷写成的繁体“边城”二字,在微弱的手机屏幕的照射下,散发出温柔的光,像是在呼唤些什么似的。
温柔?
这个词闪过脑海时,她不禁失声一笑:一本书而已,一部小说而已,无生命的东西,何来温柔之说?想来应该是“日有所看、夜有所梦”傻掉了吧……
没过多久,她也像往常一样,入了梦。
“是谁?”
“是翠翠!”
“翠翠又是谁?”
“是碧溪岨撑渡船的孙女。”
“你在这儿做什么?”
“我等我爷爷。我等他来好回家去。”
“等他来他可不会来,你爷爷一定到城里军营里喝了酒,醉倒后被人抬回去了!”
“他不会。他答应来,他就一定会来的。”
“这里等也不成。到我家里去,到那边点了灯的楼上去,等爷爷来找你好不好?”
不远处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声,一沉稳一清脆。
对于已读过好几遍《边城》的她来说,这些对话俨然不陌生了。她知道,她又做梦了,而此次跟往常不一样,她能清楚听到翠翠跟傩送的对话声,也就意味着,她从开篇走进了发展。
周围漆黑一片,身后流水淙淙,隐约还能听到远处吊脚楼传来唱小曲的声音,她有些怕,只好循着对话声走去……
明明他俩的对话声清晰得就像是近在耳旁,可她却怎么走都走不近他们!
这是怎么回事?
她攥紧拳头,越想越害怕,越害怕走得就越急,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竟然来到对溪边!
白塔伫立在溪边,一搜破旧渡船静静的停靠在岸边,渡缆横溪而过,一切是如此的熟悉而陌生。
她还来不及细想,不远处蓦地传来了一阵顶好听的歌声,又软又缠绵,像竹雀一样……
“这是傩送在唱歌了?天哪——这剧情也进展得太快了吧?”她惊叫一声,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
“等等——傩送在唱歌了,那天保也快溺水身亡了……”她回想着小说内容,蹙眉低语道。
这段日子里,她反复做着边城的梦,这难道不是巧合,而是沈先生特意派她来扭转乾坤,化悲为喜?
这么一想,心底的害怕就被新奇感给驱散了,她难掩兴奋地迈开脚步,正要走近……
正当这时,一股力量猛地将她拉了回去,眼前的景物开始扭曲,紧接着一阵天旋地转,她吓得连忙睁开眼睛——
闹铃响了,身旁的手机在震个不停,走道间来回的脚步声,室友已经开始梳洗了。
她坐起身来,无由地感到一阵失落:是时机不对,还是悲剧不可逆转?
“喂,你还不起床啊?等下就要上台授课了,记得带《边城》啊!”习惯早起的室友略略提醒了一句,便匆匆先去吃早餐了。
她甩甩头,企图让自己清醒些,稍稍平复后,也就下床去梳洗了……
等她整装完毕,戴上手表,准备去上课时,却惊诧地发现桌面上原本合上了的《边城》此时正大大咧咧地摊开着……
“这是怎么回事?诶,你们起来的时候翻过我桌上的书吗?”她蹙起眉头,稍稍回过头来朝正要出门的室友喊道。
“没有啊,图书馆的《边城》都被我们宿舍洗劫一空了,谁要去翻你的呀?”室友耸耸肩,挑眉笑道。
“可昨晚我明明合上了的呀……”她拿起书本,呐呐地低语道。
“好啦,别纠结了,可能是风吹的吧——快走吧,不然来不及吃早餐了!”室友摆摆手,急声说道。
她应了一声,低头扫了扫摊开的内容,心蓦地一颤,呆在原地……
可是到了冬天,那个坍塌了的白塔,又重新修好了。那个在月下唱歌,使翠翠在睡梦里为歌声把灵魂轻轻浮起的年青人,还不曾回到茶峒来。
这个人也许永远不回来了,也许‘明天’回来!
“诶,发什么愣呢?你不走,我们先走洛……”室友打开门,催促道。
“额……就来了……”她连忙合上书,再一个反手胡乱地塞进书包里,急步走出了宿舍。
(二)
“翠翠,翠翠……”
“谁?”
“翠翠,你还在等吗?”
“爷爷,爷爷!”
“翠翠,你还要等吗?”
“爷爷……”
“翠翠,他不会回来了……”
“爷爷,翠翠要等,翠翠想等……”
早就听说,湘西凤凰有九景,而来到凤凰古城不看大型实景舞台剧《边城》,可以说是一大遗憾。
实景舞台烟雾缭绕,舞台剧还未开始,观众的心却早已因这段似虚似实的对话而揪紧,就连原本只是抱着姑且看看的想法的她,也不例外。
坐在剧场里,看着屏幕里闪现的图像,听着那声声入耳的呼喊,她的心无由地一阵慌乱,手心微微地在冒汗。
其实,她实在没必要如此,她本就是特意来凤凰寻些什么的,当这一切以舞台剧的形式展现在自己面前时,她应该更为镇静才是的。
身旁的空座位陆陆续续被人坐满。原本闪耀着的灯也渐变昏暗,广阔的剧场变得漆黑,唯有舞台中央的那一轮圆月散发着清冷的光芒……
“啊,对不起,踩到你了——没事吧?”一女生往前挪动时,不小心踩到人了,连忙侧过身来,低声道歉道。
她摇了摇头,回以一笑,不着痕迹地将脚往里缩了缩。
女生可能还是有点过意不去,往她那边挪了挪,正要说些什么时——
舞台的帷幕忽地拉开了,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止住了女生微张的嘴巴。
一切都是如此熟悉:一座小山城里,有一小溪,溪边有座白塔,塔下住了一户单独的人家。这人家只一个老人,一个女孩子,一只黄狗。
舞台上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都极尽还原。利用现代科技将小说的场景可视化,尽可能地让人身临其境。
可她无意去惊叹这舞台剧场景设计之宏大,也无意去感受这音乐这特效渲染效果之强烈,她只想寻一个缘由:为何她会频频做着边城的梦?
她以为,《边城》授课结束后,那个不着边际的梦也会随之结束,可事实上并没有,它仍然时不时出现在她梦里,像是在呼唤又像是在诉求……
在梦中,她始终有种无所依的游离飘忽感,想要往前走,想要去改变些什么却止步于傩送的歌声,悲剧正在发生又未降临之时。
而那份新奇感也随着时日的渐长而重新被恐惧取代,她害怕,同时也深感无力。
恰逢暑假,当她听说能去凤凰古城义工旅行时,她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于是,她来了,坐在堪称最忠于原著的边城舞台剧的观众席上。
场景时而缓慢时而迅速地转换着——
翠翠抱膝坐在月光下,傍着老船夫身边,问了许多关于那个可怜母亲的故事。
翠翠问:“后来怎么样了?”
老船夫说:“后来的故事长得很,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这种歌唱出了你。”
正当这时,舞台忽地暗了下去,老船夫及翠翠隐没其中,紧接着一道难掩疑惑的清脆嗓音回响在寂静的剧场里:“母亲,你告诉我,当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真的会着了魔?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时,真的会发了疯?”
翠翠的这句疑问直直地撞进她的心,她的手不自觉地攥紧,眼前的景物渐变模糊……
场景飞快地转换着,傩送远去的背影隐没在山路间,翠翠房里那盏小灯闪烁着,晃了晃后也就熄灭了。
夜还长着……
转瞬间,雷风大作,轰轰的雷声夹杂着大雨猛烈地撞击着白塔下的这户单独的人家。
明天,如约而至。
“喂,不早了!把船划过来!”
“船跑了!”
“你爷爷做什么事情去了呢?他管船!”
“他管船,管了五十年的船——他死了啊!”
翠翠一面向隔溪人说着一面大哭起来。
此时,她已经听不到身旁的窃窃私语,也看不到观众席上时隐时现的手机亮光,她眼里心里只有斜前方那个向她铺展而来的舞台!
场景再一转换,模糊泪眼中,她分明看到身着嫁衣的翠翠站在缓缓移动的高台处,一步一步向前走来……
嫁衣鲜红似血,月光清冷如水。
风过,吹起翠翠的红头帕,那双清明如水晶的眼眸盈满了泪水,绝美而哀伤。
她不由得攥紧拳头,一股悲哀在心底蔓延……
正当众人屏息以待时,一道低沉的嗓音响彻全场:“等,一城烟雨;渡,一世情缘。”
幕闭,全场寂然。
尔后,掌声如雷。
顶上的灯刹那间亮了起来,昏暗的剧场顿时明亮了许多。
观众陆续离去,几乎座无虚席的偌大剧场,不消一会,就只剩下零丁几许人了。
“诶,你怎么还不走?”女生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裳,笑笑着开口道。
“嗯……”她别过脸去,慌忙地用衣袖擦了擦脸颊。
“咦……你哭啦?”女生满是惊讶地开口道。
她吸了吸鼻子,正要说些什么时,三两个青年人勾肩搭背地从她对角的过道走过,说笑声混杂在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飘入耳中——
“你还别说,那翠翠的扮演者,那可叫一个漂亮啊!”
“可不是么,要是有个翠翠在等我,那还走什么走啊……”
闻言,她愣住了,瞪大双眼看着远去的人群,呆在原地。
也许是她怔忡的模样太过明显,女生不无担忧地询问道:“喂,你还好吧?”
静默片刻后,她缓缓站起身来,定定地看着前方,摇了摇头道:“嗯,我没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10-23 07:07 , Processed in 0.086502 second(s), 32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