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9961|回复: 0

【小说】斯人

[复制链接]

49

主题

49

帖子

186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86
发表于 2018-5-7 17:5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左夜
“感觉真是太糟糕了。”
我头冲下被安全带紧紧地勒在座椅之中,飞船降落时严重失控,我的额头和前面的显示屏狠狠地来了一个亲密接触,巨大的冲击和震动几乎要将飞船解体,我都不认为自己能在这种状况下活下来,但现在看来我很幸运,不仅活着,而且没受到太大伤害,只是倒挂在座舱之中实在是太难受了,脑袋里还是一团浆糊,倒流的血液把我的头都弄大了。
座椅变形,无法解开安全带,我伸手抓来一个钳子,直接将其剪断,这才从束缚中解脱出来,一头栽进一堆破碎的仪器设备之中。
狭小的座舱让我感到难受,呼吸也不顺畅,我晃了晃脑袋,开始整理纷乱的思绪。
我这是回到了古代?一道电流闪过脑海,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我是来干什么来着,挠挠头,似乎很多重要的东西都被摔飞了,但是不要紧,我的身体被改造过,大脑有辅助记忆的芯片,很多重要的东西都会提前储存在里边,不过,貌似我必须先把飞船修好才行。
看着满地的狼藉,我叹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脑袋又涨大了两圈。
不管了,先出去喘两口气再说。拉开扳手,推了推舱门,发现打不开,我只好抬起脚来,猛踹了上去,几脚下去,终于把门踹开了。
密封的飞船没有窗子,舱门开启的一瞬间,刺眼的光芒如决堤的洪水般涌了进来。我眯着眼,一步跨了出去,只是没有去想外面的情况,一脚踩空,差点摔了个狗啃泥。
站定之后,深吸了一口气,纯净无污染的空气填满了胸腔,让我有了活着的感觉。
又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我才转身查看这艘将我从几百年后带到这里的时间机器。银色的外壳除了舱门外再无一丝缝隙,外形如同一颗子弹,穿越了百年时空,从未来发射到过去的子弹。
只是现在这颗子弹正如同一只个鸵鸟一样一头扎进土里,半截埋在地下,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形是怎样的,但想必与大地亲密接触时一定弄出了不小的动静,希望附近不要有人看到,不然麻烦可就大了。
四周是一片旷野,被群山包围着。我找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来,整个身子立刻瘫软下来,阳光洒落,和风拂面,有一种悠然见南山的田园诗意,我突然有一种想要抽烟的冲动。
“奇怪!我这么会有这种念头。”搜肠刮肚,我居然想不起一点关于自己的记忆,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反而是各种复杂难明的科学公式,机器构造,技术理论都一清二楚,想忘记都不行。
绕着时间机器转了一圈,仔细检查了一番,外部的损伤到不要紧,剩余的能量也足够我返回未来,但是最关键的导航却出了问题,有不少数据都损坏了,要是没了它,谁敢在时间流里来回乱跳,指不定就把人扔到几亿年前去了。
“我现在是在什么年代。”看了一下植物的种类,我确定自己还没有偏离得太离谱,没有跑到几万,几十万年去。
忽然,耳边一动,远处的森立里传出响动,有什么在向这边靠近,我抬头望去,只见林中影子绰绰,似乎数量还不少的样子。
“不会是狼群吧。”
一翻身,钻进座舱中,将眩晕枪找了出来,揣进怀中。眩晕枪只有巴掌大小,看上去像是一个玩具,可别小看它,一枪下去,大象都能轻松击倒。
躲在“子弹头”后面,我握着眩晕枪紧紧盯着前方,随着一阵哗啦啦的声音,一个又一个的身影从阴暗的树林中走出,一个,两个,三个……
不过,我却松了一口气,因为来的人类,看他们身上的衣着,我应该是来到了某个朝代。
对面的人看到我,立刻向这边跑了过来,尤其是带头的一个胖子,跑的飞快,在半人高的草地上,一跳一跳的,活脱脱一只肥兔子。
我皱了皱眉,正想着如何解释自己的来历和身后的这个大家伙。谁知那个胖子跑到我面前竟然直直地跪了下来
“不知上仙降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胖子低着头,几乎倒贴到地面上了,后面跟上来的人,看到胖子这样,也呼啦啦跪了下来。
我微微一愣,这个胖子难不成把我当仙人了,貌似这样也不错。
轻咳了一声,我就顺着他的话说了下去,“无妨,本仙此次下界本不想惊动凡间,奈何法宝出了问题,才掉落到此,看样子要长驻一段时间了。”
胖子听了似乎高兴地笑了一声,急忙说道:“上仙初来此地,不如”也许是察觉到自己有些心急,胖子的声音越来越小,小心翼翼地斟酌着每一个字。
“也好,不过关于我的身份,你们不得向外透露,不然将会有天罚之灾。”我语气严厉地命令道。
“你叫什么名字?此地又是何处?”我随口问道。
“小人颜茶,是凉州武威郡左陇县县令,现在是汉景帝中六年
“严查?”
“是颜如玉的颜,茶水的茶。”颜茶抬起头,满脸堆笑,大饼一样的圆脸上,肥肉如涟漪一样颤动。
“颜如玉?”看到他的脸,我差点笑出声来,就这张脸,这身材,还颜如玉,这要是称得上是颜如玉,那天底下就没有丑八怪了。
“好了,天也不早了,先回城吧。”我故作清高,没有理会跪在地上的人,直接向着他们来的方向走去。
“对了,我这法宝暂时收不走,以后你们谁也不准靠近这里。”我转过身说道,正要起身起身的这些人一听我说话扑通一下又齐齐跪了下去。
我摇摇头,不再理会他们。
“小女颜若芸,见过上仙大人。”
进入了颜县令的大宅,所有的人都立刻忙碌起来,虽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我这个“上仙”的身份,但在颜茶的呼喝下全被动员起来,忙里忙外,为我准备住处。颜茶更是一步不离跟在我身边,低头哈腰,生怕有一点招待不周,弄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到后来甚至把自己的女儿叫过来服侍左右。
一想到那胖子一脸谄笑退下的样子,我就真心无语了,难不成他真的是想“一人成仙,鸡犬升天”,可惜我这个所谓的“上仙”只是他自作多情罢了但这个身份,还是要用下去的。
目光转向身边这位亭亭玉立的佳人,我不禁脱口问出:“颜县令真的是令尊?”
“确实是家父,让上仙见笑了。”
这位颜县令之女容貌端庄,身姿婀娜,放在未来也是一位美女了,可和那位圆滚滚的严胖子比,真的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任谁见了都不禁心中生疑:这真的是一对父女吗?
颜若芸一身素衣长裙,非但不显得朴素简陋,反而有一种清淡素雅的气质,言谈举止得体大方,透露着一股书香气,正如周敦颐《爱莲说》里所诉:“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口中不由得将这两句诗轻吟了出来,顿时暗道糟糕,这要是流传出去,岂不是要抢了老周的饭碗。
“情不自禁,胡口乱语,不登大雅之堂,还望小姐不要放在心上。”我微微一笑,毫不在意,心里祈祷一定不要听到。
“上仙过谦了,”颜若芸款款而坐,一点也不紧张,表现的既不亲密也不疏远,“世间凡尘的庸词俗句岂能和天上相提并论,世间能闻者,仅小女一人而已,不胜荣幸。”
我心中苦笑。
“刚才那两句说的可是莲花?”
“哦!颜小姐可曾见过,难道这西北偏远之地有莲花栽种。”
“小女是随父为官迁居此地,小时候见过。”颜若芸目光转向门外,望着远方,随后微微一笑说,“想必天上的仙莲一定比人间更加美丽吧。”
“同为莲,何来天上地下一说。”我微微一笑,对此并不多说,“正如人和仙,又有何区别。”
颜若芸柳眉凝蹙,低头沉思片刻后,说:“确实如此,仙人,仙人,由人成仙,即使成仙,也脱离不了人的束缚,不然只留空山不见人,也就不是仙了。”
“多谢公子。”
“是我应该谢谢你,哪怕知道我是‘仙人’,也能与我对坐相谈,不像……”我摇摇头,想起了严胖子那副阿谀奉承的模样。
“其实小女开始心中也是忐忑,但转念一想,仙人也是人,只要促膝而坐距离近了,口言耳闻,能说得来自然能说下去。”颜若芸抿了一口茶水,继续说,“父亲这个样子和天底下的没什么区别,也许公子觉得可笑,但这只是某些东西将距离拉远了,不得不让人抬头仰望,若是不知身份地位,哪怕是面对一国之君,同样也能扺掌而谈。”
“所以颜小姐的平静才更为难得啊!”我舒心的一笑,由心而发地说道,“我更喜欢被当成人的感觉。”
“公子过誉了。”颜若芸低下头,掩面轻笑。
夜里,打发了牛皮糖一样的颜胖子,我坐在床上,打开微型电脑的投影屏,开始修复时间机器的导航程序,这一点可马虎不得,因为这可关系到我能不能回到未来。不过现在这个样子不知道对未来产生什么影响,也许会物是人非吧。
双眼盯着屏幕,手中飞快地敲打投影键盘,相关的信息毫无阻碍地流淌出来,我对修复时间机器有了不小的信心。
突然,我手上一停,想起了颜若芸临走前说的话,“恕小女冒昧,公子虽然为仙人,但小女感到公子与我等凡人并没有太大不同,只是或许有一些差异,我也说不上来。”
想了半天,我也猜不透这句话的意思,说我像个普通人却又不完全是,或者是说我和这里的人,这个时代的人不一样?她总不能看出我是来自未来吧,我甩甩头,这绝不可能。
来到左陇城半个多月过去了,我白天与颜若芸谈笑,夜里则是修复导航系统,偶尔也会到城里去转转。
“没想到这会有如此繁华的小城。”
“上……,公子说的是,左陇城虽说靠近边关,但为群山所租,匈奴的骑兵是很难到这里的,免除了战乱之祸,又有山中的药材,矿产支撑,吸引了不少内地的行商来此交易,因此左陇城才会如此繁荣。”颜府的老管事说。
白天大多数时间我是和颜若芸在一起,这其中都是颜胖子的主意,其中的意味,我和颜若芸心里都很明白,只是没有说破罢了,只不过在这里待的时间越长,我就越觉得不得劲,毕竟我可不会飞天遁地,只是个货真价实的冒牌仙人罢了。
这个她似乎也猜到了一些。
随着对颜若芸的的深入认识,我越来越佩服这位才女,不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通达聪慧,也十分有主见,若不是因为身处边关,绝对能成为像蔡文姬,李清照,卓文君一样的知名才女。不过一想起他的老爹,我就忍不住直摇头。
随着导航系统的修复接近尾声,我开始着手修复时间机器,早上纵马出城,傍晚回到颜府,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公子就要走了吗?”颜若芸轻声问道,语气中有了一丝怅然。
我轻叹一声,说:“分别终究回到来,只是早晚而已。”
说完,我抬头看向颜若芸,精致平静面容下隐藏了淡淡的伤感,秋水凝眸,久久不语,一时间我们陷入了沉默之中。其实她心里也明白,也知道我的答案,但她还是问了,我还能怎么回答呢,无论如何结局无法改变,因此她没有说出挽留的话语,我也没有解释,这种事情怎么能说破。
                                                                                                                                                                                                                                                                                 
盯着她的脸颊,我有些出神,心中一动,冒出了留下来的念头,旋即又被我掐灭,貌似我不该有这种想法,可是为什么不该有呢,因为我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几天后一切已经准备就绪,我没有向她告别,也没有和其他人说明,跃马扬鞭离开了左陇城。我能感受到身后有一道目光随着我远去。
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时间机器已经可以启动了,剩下的就是启动秘钥了,我的记忆中没有这种东西,导航电脑中也没有发现相关的信息,那么它极有可能是存储在我脑袋里的辅助芯片里,看样子还要将其激活才行。
将接头插入脑后隐藏的接口,我打开电脑,打算将里面的东西下载下来。按下开关,一股微弱的电流流过身体,脑袋一阵酥麻,随之耳边爆发出一团嗡鸣,像是有几万只蜜蜂钻进了耳朵里,然后我就失去了意识。
等我醒来已经是两天以后了,拖着抽空了力气的身子爬出舱外,花了好长时间才从那种让人难以忍受的眩晕中摆脱出来。我实在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植入芯片里的数据已经可以随意查看了,其中有时间机器的启动秘钥,有紧急应急流程,由此次行动的任务,还有的就是关于我,我的真实身份。
摇晃着撑起身体,查看着关于自己的信息,连我自己都有些难以置信。
“原来我……”
下意识地将目光转向左陇城的,一瞬间,我的瞳孔猛地一缩,哪个方向正有滚滚黑烟升起,即使隔着几座山也能一眼望见。是失火了吗?不,也许是更糟糕的事情,这个猜测在我的脑海中一露头,我的心张就像是狠狠地抓了一把。
“不,不会的,一定是失火了。”
我翻身上马,扬起鞭子,狠命催动着胯下的战马,现在回到未来也好,我的身份也好,都被我甩在了身后,没有什么比心中的那个身影更重要了。
半个小时后,左陇城遥遥在望,我的心也一点一点沉入了谷底,燃烧产生的浓烟弥漫着整座城池,摇摇望去城门处有十几个身穿皮铠甲,手持长弓,腰跨长刀,骑着高头大马的士兵。
“匈奴骑兵。”
对方已经发现了我的到来,弯弓搭箭,驱马来袭。我掏出眩晕枪,调整为范围攻击模式,这样不需要太精准就能击中目标,当然代价是射程大大降低。
整个人紧贴在马背上,一支箭擦着我的后背飞过,我抬手一枪,下一刻,冲在最前面的三个骑兵像是撞在了一面空气墙上,被击飞下马,只剩下无主的马匹向前飞奔。
其他的骑兵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仍然向前冲来,已经挥舞起了手中的长刀,虽说我的枪法不怎么样,但在范围攻击模式下,只要方向不错,就一定能攻击中,最终这一队骑兵没人能靠近我的身前。
冲进左陇城,一股血腥夹杂在硝烟中向我扑来,一个血淋淋的词语出现在我的眼前——屠城。
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紧紧捏住缰绳,一扬鞭子向着颜府而去。城中到处是匈奴残忍血腥的痕迹,被鲜血染后的街道,烧成一片灰烬的房屋,无数死不瞑目的百姓,还有远处仍未熄灭的火焰,和践踏着左陇城的匈奴骑兵的马蹄声,谁能想到几天前还繁华热闹的城市转眼间就变成了血与火的地狱。
随着我的深入,街道上的尸体越来越多,被随意堆在路边,似乎人能听见他们痛苦的呻吟和敌人残忍的笑声,空气变得愈加沉重,连马匹都不愿在前进了。
颜府是首先遭到攻击的地方,没有看到匈奴骑兵的身影,一片死寂。我跳下马,踉跄了一下,冲了进去,这里和外面别无二致,大厅里,颜胖子怒目圆睁,倚在墙边,也许他在最后一刻都在期盼我这个所谓的仙人能够来救他吧。
“若云!”
我开始寻找颜若芸的身影,翻遍尸体也没有发现,最后找到了还剩了一口气的老管事。
“小姐,在,在后院,那里,那里有……”老管事最后还是没能说完这句话死去。
抬头望去,后院是我居住的地方,此时已经是浓烟滚滚,大火已经蔓延到了颜府之中。我直奔而去,正房燃起了熊熊大火,可是我没有找到颜若芸,难道她逃出去了。
想起老管事最后的话,我脑中一闪。
“是密室。”
在哪里呢?我冷静下来,分析了院落的布局,回想着这个院子中的一切,是那里。冲进正房的火海中,我确定了密室可能的位置,使劲砸着墙壁,终于发现了异常。
“若云,你在里面吗?”我大声呼喊,墙后面并没有回应。整个房子随时可能倒塌,我不知道如何开启密室,于是抡起拳头直接砸了上去。
墙壁并不厚,十几拳下去就开了一个洞,顶着呛人的烟进去,颜若芸躺在狭小的密室里面,没有声息,我急忙上前试探,还有气息,只是被熏晕过去了。
抱着颜若芸走出颜府,上了马,立刻直奔城外,城中的匈奴骑兵不多,但他们的大部队随时可能返回,左陇城附近仍然十分危险。
一路上,我遭到了几队骑兵的拦截,眩晕枪居功甚伟,助我突围而出,但我的肩膀上也中了一箭,我感受不到疼痛,也不需要疼痛了。
回到时间机器旁,我将颜若芸抱下马,她在半路上就醒了过来。颜若芸张口想说什么,但没有发出声,我也知道她想问什么,只能轻轻摇了摇头。
看到我的回应,她已然明白了,眼中的泪水打着转,转过身,背对着我轻轻啜泣着,单薄孤单的身子不停地颤抖,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也无法安慰她。
颜若芸是个坚强的女子,她没有过多地流泪,最终她拭去了泪水,压下心中的悲痛,面对我,用沙哑的声音问道:“公子还是要离开吗?”
我张着口,不知道怎么回答,答案是注定的,可是我说不出口,无法对这个刚刚失去了一切的女子说出将她孤零零抛弃在这个世界的无情话语,哪怕只有一个字。
“我不属于这里。”喉咙中微微滚动,我轻叹一声,终于还是回答了她。
颜若芸静静地听着,她知道我还没有说完。
“我来自距今天几千年以后的世界,带着任务来证明,调查一些事情,可是中途发生了意外,才掉落在了这个时代,这个地点,本来我应该无声无息地离去,但却让人看到,被你……,阴差阳错进了城,遇见了你。”
我抬起头,目光对上了她,这些还不是她想听到的,我继续说道。
“曾经我想过,留下来也不错,只要把它送回去也不会有什么问题,时间会磨灭一切,然而,”我无奈地吐了一口气,“两天前,我知道了,知道了我的真正身份,我不是什么仙人,甚至连人都称不上。”
我抓住钉在肩上的箭杆,猛地往外一拽,带着倒钩的箭头一下被我拉了出来,撕开了一大片皮肤,没有鲜血流出,只有一根根断裂的人造肌肉纤维和深处裸露的电线。
“我不是人,我只是一个人工智能,或许说是‘人偶’更容易理解,身体是死物,连灵魂也是虚假的,我根本算不上是个活着的东西。”说出我的来历,我有了一丝解脱,但更多的是一种难以名状的痛苦,毕竟我曾以为自己是一个人类。
颜若芸只是微微怔了一下,旋即又恢复了平静,略微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波澜,仿佛无论是从未来回到过去这件事,还是我的人工智能身份对她来说似乎都无关紧要。
“我的身体只能活动一年。”我低声道,最后没了声息。
旷野上寂寥无声,森然的树木站在四周默默地注视着,六月的风吹过,已经有了一股燥热,却吹不散心中的寒意。
半晌之后,颜若芸开口,说:“对我来说,公子就是公子,不是仙人,不是千年之后的人,也不是人偶,我只知道公子就站在我的面前,我只要现在的公子在我身边就够了。”
“公子固然可以选择离开,但我也可以选择不留下,这片天地,已经没有什么值得我留恋了。”颜若芸坚定地说道,我们两人无声地对视着,在她眼中,我看到了一股决然之意。
被她的意志所染,我的心中也做出了决定。
夜幕缓缓降落,天空中一道闪光划过,“子弹头”腾空而起,眨眼间消失不见,不留一丝痕迹,它将再次起航,不是回到过去而是飞向一个未知的未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5-24 08:11 , Processed in 0.085996 second(s), 30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