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3643|回复: 0

那个男孩或男人

[复制链接]

71

主题

75

帖子

26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4
发表于 2018-4-8 10:29: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_金属与原木

       因为对机器的不熟悉和机器本身运行的故障,方恒语第一次站在另一个时空上时,竟是落在一片岩浆上。淹没鞋底的岩浆发出炽热的温度,把方恒语吓得几乎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赶紧操控飞行器把他传输了回去,幸好岩浆不深,很浅,不然整个人就可能都掉进去了。
       他以旁观者的身份静静地观察了地球陆地生命的诞生,游历了早期陆地生命的发展的标志性时期。直到有一次在侏罗纪时空,他做出了奇怪的行为。在北美大陆的一个峡谷里,他袭击了生活在那里的恐龙。长期的孤独探索,让他对自己失去了控制。
       终于轮到了有智人存在的时空,方恒语喜欢混在他们之中,在人群里体验他们的生存,感受他们的感受。
       他走在正试图穿越北非湿地的智人群体中;他走在正拖着巨石块建造金字塔的人群中;他走在二战欧洲的一处避难港湾的人群中......
       2030年10月10日15时20分0秒,方恒语出现在一片工地上,他手里拿着被撕过的半张纸条。
       一部分工人正操作机器拆除倒塌的墙体,一部分工人则站在工地上进行勘查工作。
       他们都没有看见站在空地上的方恒语,因为方恒语处于隐身状态中。
       一名工人发现了一块砖头上贴着一张纸,他拿起来看了一下。方恒语在远处发现了这一幕,他立即读取了纸条内的信息。
       工人露出少许失望,随手把纸条撕开两半丢弃了。纸条乘着秋风在地上翻滚着离去......

       15时25分0秒。乌云在天空翻滚,一处无人的街道上闪现出了一道身影。一个高挑的女子出现在道路上,她身着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脚下踏着蓝色的高跟鞋,优雅地走着。女子皮肤晳白,四肢细长,大大的眼睛透着一股不可测的深邃。她的项颈处戴着一个水晶般剔透的扁状圆圈,圆圈与衣服遮盖下的地方有所连接着。
       女子发出了一种信息,她的水晶项圈随即一亮为淡蓝色。
       天空开始落下大雨。女子很快就跑到了一栋大楼下避雨。
       在女子附近,一处阴暗的角落里,一双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她那充满美的身体。
       这名坐在角落中的男子,衣着脏乱,头发散乱着,右耳有着一个小缺角。他缓缓地打开了身边的破旧的大挎包......
       方恒语的大脑接收到了一个信息,他不由得喃喃道:“什么......她不应该来!”随即放好了手中的纸条,心想道:我只能待会再回来找你谈谈了。
       15时30分59秒,方恒语消失在了工地上,远处工人们还在专心地做着他们的工作......
       女子望着远方下着大雨的天空,似乎正思索着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她喃喃道:“怎么还没来?”
       而原先坐在角落的那个男子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唔!”女子还未来得及发出叫声,就被一块捂在脸上的湿布阻止了叫喊。不久女子便由挣扎瘫软了下来。男子拖着她的身体,冒着雨,走进了一条光线昏暗的通道里。
       在一间废旧的杂物房内,男子坐在女子的身上,他们衣服上的雨水把身下的地面染得湿湿的。男子的身体颤抖着,双眼睁得很大,紧紧盯着躺在他下面的女子。他的双手抬了起来......面部突然改变,露出的是一张嘴巴极度撑开、眼睛睁得极大却空洞的脸。这极像是在叫喊,一种从内心深处发出的叫喊,却一丝声音也没有。
       他掀开了女子的裙子......

       2010年10月12日15时30分59秒。方恒语的四周是一些极其老旧的瓦屋,他了解到这里是一处明代建筑遗址。
       一个背着书包的男孩走进了他的视线。男孩悄悄地走到一处墙体下,把一张纸条塞进墙砖的缝隙里,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
       方恒语隐身跟在他后面,读取了他背包里的信息—这男孩名叫郭子安,在市里的一所初中上学,家住离郊区还有十公里左右的地方。
       一路上,郭子安总会捡起地上丢弃了的报纸,好好拿在手上。走了大约二十公里的路程,终于到了家—一个两层楼的红砖楼房。昏暗的天空下,门前一个正在淘菜的妇女正是他的母亲。
       母亲抬起疲惫的双眼,看见了正回来的郭子安,她心里闪过一丝愉悦,接着这点愉悦又忽然黯淡了下来。她看郭子安的眼中带有一丝慈爱,但当郭子安的眼睛与她的眼睛对视时,这丝慈爱又缩了回去。
       郭子安想叫一声妈,但看见母亲又是这般奇怪的眼神,他不敢叫出来。
       而母亲也没有叫郭子安一声,只是知道郭子安回来后便不再对其作什么理会。
       郭子安跑上二楼的一个小房间里,这里才是属于他一个人的世界,只有在这里他才能真正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才会感到真正的快乐。他把新捡来的报纸整理好,然后放进墙角的一个包装纸箱里,打算今晚好好看一下。这个包装纸箱可以说装的是他的整个世界,里面不仅安放着他之前收藏的报纸和几本旧图书,还有一叠叠从报纸和图书上剪下来的图片。他之所以喜欢收藏那么多旧报纸,是因为他有观察图片的爱好,看到觉得好的图片便剪下来。
       对郭子安非常重要的还有手上的小收音机,回家后他会在傍晚拿着这个小收音机跑上楼顶,一个人听着来自远方电台的声音。
       大地把太阳淹没在了地平线之下,灰暗的天幕里,郭子安一人坐在几块砖头上,开始了星空下的聆听。
       郭子安正沉浸在收音机播放的音乐里,忽然一个黑影出现在了他眼前。周围似乎一下子沉寂了下来......
       “你妈说你回来了......我喊你下来帮忙怎么不应!”黑影发出疲劳和埋怨的声音。
       郭子安知道那是父亲,他赶紧把收音机揣进裤袋,弱弱的回答道:“我刚才在听歌,没......”
       “啪!”郭子安没来得及说完一只巴掌便扇在他脸上。
       郭子安虽然已经习惯了,但脸上依然泛红,眼眶里依然泛起了一些泪水......所以后面父亲斥责了什么,他也全然忘记了,依然记得的只是脸上的痛。
       隐身在旁的方恒语看着事情发生的经过,他知道郭子安的父亲固然叫了郭子安去帮忙,但他是在百米开外的田地上喊来的,并不大声,传来时已很微弱,更何况郭子安正在听耳机。
       今夜依然是宁静的夜,只是二层红砖楼房的上方高空多了一个悬浮的碟形物体。没有任何人能看见它,没有任何东西能感知到它此刻的存在。

       郭子安知道MP3的魅力,他班上的同学大多都有,但最令他惊讶和羡慕的还属同班同学项天诚的手机。他的那个手机可不得了了,那是老师们也没有的,比老师、爸妈们的那些手机漂亮多了。并且用着也非常舒适,很神奇的是,用手指点在屏幕上就能操控手机了。郭子安非常向往拥有这样的一台手机,所以他背地里向一些同学了解到了这个手机,原来项天诚的那个手机叫iPhone,具体被称作iPhone 3G,是来自美国的一款非常先进的手机......
       虽然如此,但若说要用他手上那个小收音机便可以换得这款手机,他却是不愿意的。
       树荫下,郭子安正坐在长石凳上,低着头看着手上的收音机,同学们从他前面的走道上络绎不绝地经过。他忽然听到前面传来了“项天诚”的声音。抬头一看,项天诚和他的几个好朋友正在愉悦的聊天,而他手里正握着的是那亮黑色的iPhone 3G。
       方恒语对郭子安解除了隐身,他平静地坐在了郭子安的旁边。
       郭子安突然发现旁边坐了一个人,赶紧转过头去,很警惕地看着对方。他虽然没有在外表上显现得很惊讶的样子,但是内心还是着实吓了一大跳。
       “你好,我是新来的物理老师......”方恒语友善地说,“你知道吗?我看你独自一人坐在一处......”方恒语看着他的眼睛,然后突然停顿了下来,改口道:“上次我无意中看见一个极像你的学生,把一张纸条塞在一个明代建筑的墙里,是你吗?”
       郭子安点点头,神情竟放松了下来。
“为什么?”方恒语问道。
       郭子安沉默了一会,说道:“因为我想留一封信给时间旅行者,让他们知道我想对他们说的话。”
       方恒语立即露出戏虐的表情笑道:“先不说有没有‘时间旅行者’这件事,就说‘时间旅行者’这个概念你是怎么了解到的啊?”
       郭子安本想说“是在报纸上看到的”,但说不出口,他觉得这样一来这个陌生老师便会更加笑话他。所以就低下头看着手上的收音机没有回答。
       “郭子安,老师找你有件事,这个周末放学回家后,我在校门口等你。”方恒语把手搭在郭子安的肩膀上说,“到时候记得来找我。”
       郭子安看着这位陌生的老师正准备起身离开,点头说道:“好吧......我应该能记得......”看着老师起身正准备走了,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着急地问道:“老师你怎么知道我叫什么的?”
       方恒语平静地说道:“哦,我在办公室看过你的资料,还模糊的记得。”
       郭子安点点头,看着老师的身影逐渐远去。
       远处,项天诚和他的朋友正发愣地看着郭子安。项天诚率先开口道:“郭子安那傻货在干嘛啊?一个人在那里自言自语?”
       时间很快到了周末。郭子安遵守诺言,走在前往校门口的路上,他忽然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项天诚正和他的爸爸一起走着,他们两人欢洽地谈论着......随着时间流逝,他们的背影渐渐远去......
       “嘿郭子安。”方恒语把手搭在郭子安的肩膀上说道,“在这里愣着干嘛呢?”
       郭子安回过神来,摇摇头说道:“没什么......”
       “我带你去一处地方聊聊,怎么样?”方恒语问道。
       郭子安点点头。然后跟着方恒语来到了市里的一处河岸边。
       站在这条宽广的河的岸边,在清风徐徐地吹拂下,他的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一丝舒畅。
       “那些做出大作为的伟人,在孩童时代,心中多少会有几幅美丽的自然景象。”方恒语坚硬地站着,望向前方的河面说,“郭子安你觉得呢?”
       郭子安没能明白方恒语在讲什么,胆怯的望望四周说不出话。
       方恒语看向他说道:“你说你要通过一张纸条告诉‘时间旅行者’你想对他们说的话,那你想没想过他们能不能接收到你留给他们的纸条?”
       “我......我也不知道......”郭子安低头看着手中的收音机说,“但只要我确认自己的内心,让这张纸条就这样留下去,我想......应该会有人发现然后看到的吧。至少在未来有人可以看到的吧......”
       “你的收音机坏了吧?”方恒语看着郭子安手里握着的收音机说。
       “你怎么知道的......”郭子安向前收起了收音机惊讶地说,“最近坏的不知道为......”
       “我可以帮你修好。”
       “真的吗?可是......”
       “拿给我就好。”
       郭子安缓缓地把手里的收音机递给方恒语。
       方恒语拿过粘有许些汗水的小收音机,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乳白色的小球,小球看起来像一个由云形成的小圆团。他把收音机伸入圆球内,小圆球迅速膨胀把收音机容纳其中。经过1秒,白色球体外表转变成绿色,方恒语把收音机拿了出来,小球变回乳白色并缩小回原来的大小。
       “好了。”方恒语把小收音机递给郭子安。
       “好新!哇!好像新的一样......”郭子安接过干净得反光的收音机,仔细端详一番后惊喜地说,“老师你太厉害了,你是怎么修好的啊?”
       “你先开机试试,你还不知道能不能用呢。”方恒语说。
       郭子安打开了收音机,刚戴上一只耳机便有歌声从里面传了出来......他激动地笑了起来......
       方恒语看着他久久没有说话。
       “那我要回去了,你也回家吧......”方恒语平静地看着他说,“你真是一个不自信的男生啊。”
       郭子安的愉快情绪忽然停止了下来,脸上露出无奈又胆怯的表情,他小声地说道:“我也想......我也想像项天诚他们那么自信啊......老师,为什么我就不能像他们那样开心着?因为什么......”
       方恒语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平静地说道:“收音机感觉怎样?好用吗?”
       郭子安点点头没有说话。

       方恒语决定要回到2030年的时空找明雅了,但在这之前他还是来看了看郭子安一眼。
       夜空里又布满了清澈的星群,郭子安坐在家里的楼顶上,正开心地翻弄着他那修好了的小收音机,而方恒语在上空看着他。
       看着这样的郭子安,方恒语知道,当一个孩子的信赖和依靠在他的父母身上失去时,这个孩子就会把自己的那份情感转移到其他人身上,甚至转移到“物”身上。而郭子安便是把自己的那份情感转移到了那个小收音机上......
       一楼,郭子安的父亲正面色赤青地接听着一个电话,眼睛里瞪着浓浓的怒意。母亲静默的站在一旁,露着胆怯、惊讶而又透着怒意的表情。
       放下电话,郭子安父亲立即冲上楼。
       “你这差生给我过来!去你房间!”
       郭子安听到了一声怒喊,他知道自己这次又要完了,学校月考他又退步了,并且退到了班级前30名之外。
       郭子安挨在自己房间的窗口前,对面是怒斥着的父亲和带着埋怨、哀戚眼神的母亲。他还模糊的看到坐在母亲背后的弟妹,他发现弟妹看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异样,曾经一起玩得开心的他们,现在像爸妈那样认不得自己了。郭子安被他们压迫得紧紧地挨在窗口上,他感觉自己被隔离得厉害,似乎大家未曾相识,自己则是一个被严重敌对的外面的人,似乎自己未曾属于这里,并不曾被他们认可。
       “你有学习吗?为什么只有几本练习本写过?”郭子安父亲又拿起一本书,在手上翻看。
       “我有学习啊!我真的有在......”郭子安说。
       “那你为什么考这么差!我已经警告了你,让你考好来,你这次又考差了!”
       “我有时候学得好累啊......”郭子安控制不住地流出了眼泪,声音颤抖了起来,“我也,我也不知道,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考成这样啊......我经常,经常记不牢......同学们都比我记得......我经常......”
       “啪!”一本书飞过来打在郭子安身上,打断了他的话。
       “你为什么考这么差!”郭子安父亲更加不耐烦和生气了起来,“是不是你不学习乱搞其它!你在房间乱看什么报纸乱剪什么东西......”
       “你看!”郭子安父亲注意到了他手中的收音机,“你看,你听什么?不好学习,花时间听什么东西!拿给我。”
       郭子安父亲走过去抢过郭子安手中的小收音机,但郭子安不舍,下意识地抓住耳机线。
“放开!”郭子安父亲大声叫道。
郭子安的双手紧紧抓住耳机线,他胆怯的不说话,但此时眼神却是坚毅的。
       “你听什么听!”郭子安父亲用力一扯,扯断了耳机线,再用力把收音机摔向地面,小收音机被摔散在了地上......
       郭子安整个人似乎完全静止了,他的眼睛睁大着,看着散落在地上的小收音机......一股沉静的气氛从郭子安身上散发出来......
       “啊......我要离开这鬼地方!我要离开......”郭子安俯着身体大叫起来。他冲出房间,跑上了楼顶。
        郭子安父亲和母亲被郭子安从未有过的反应惊吓到了,他们暂时说不出话,反应过来后,立即跟了上去。
       只见郭子安侧坐在楼顶的矮围墙上,另一只脚伸在外面 ,他哭泣着,身体失控地颤抖着......
       母亲赶紧跑去叫附近的几名认识的男性居民赶过来,试图阻止他。郭子安父亲则胆怯了没敢靠近。
       附近的许多人被惊扰了,纷纷游走了出来。有几个人聚到了郭子安的下面,迷茫而麻木地抬着头看着他......
       郭子安低下头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他的哭泣和声音瞬间静止......他的嘴巴失控地撑开,眼睛极度地睁大,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又像是在叫喊,却一丝声音也没有发出。他的身子一倾,整个人向外摔了出去......
       方恒语隐身站在远处,平静地看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他仰起头望向星空,喃喃到:“这不关我的事,这是历史。”

       清凉的秋风吹得树上的黄叶打着转,一只黄色羽毛的小鸟飞了过来,在一枝纤细的树枝上跳了几跳,又迅速地飞离了......郭子安躺在病床上呆呆的看向窗外。
       他并没有在这次跳楼中死去,摔落途中的树干缓冲了他掉向地面的速度,地上的杂草丛和软泥大大降低了地面对他产生的冲击力。所以他也没有受到什么严重的伤害,只是产生了一些的皮外伤和右耳廓被利物刮开了一道小口子。其它便没有什么伤害了。
       很快郭子安就出院了。一段时间里郭子安父亲和母亲收住了声音,没敢再责骂他。郭子安虽然开始了之前的生活,但他变得更沉默寡言了,不仅对弟妹这样了,对其他同学、朋友都如此了。
       郭子安的那个收音机没了,但他傍晚依然跑到楼顶上坐着,不是为了听收音机也不是为了看夜空......他试图在夜空中看到报纸上报道的那些不明飞行物,在了解到许多人被UFO绑架的事情后,他希望UFO能把他带走......
       郭子安呆在自己房间里的这段时间,整理了许多有关UFO的图片。加上他之前收集下来的图片,他已经可以叠起两小碟高的UFO图片了。图片里是一些模糊不清的圆盘形或雪茄形的不明飞行物与自然景物诡异的搭配着,有些景象让人摸不着头脑,有些令人匪夷所思,有些却充满了诗意......
       郭子安在剪下那些UFO图片时,注意到了一些有性感的美女的广告图片,他觉得很美,顺便也把它们剪了下来。
       郭子安出事后,家里向学校请了一段时间的假。本来郭子安父亲对此心里已是不怎么愿意,再加上这段时间看着郭子安总是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学习又不知道搞什么,他内心感到很是不耐烦。所以趁郭子安傍晚离开房间的时候,他悄悄走进去,看郭子安到底在做些什么。他看见桌子上叠放着几叠纸图片,还有一些剪得有许多空洞的报纸。忽然他发现几张零散放在桌上的图片竟是一些女人的图片,仔细一看着这几张图片,他的眼里闪过一股来自内心的躁动......紧接着赶紧摆出一副极为庄重样子,怕别人没有看见一样。
       他快步的走上楼顶,对郭子安憋了这些天的火气要爆发出来了。见到郭子安后,他大骂郭子安,在房间搞那些羞耻的事情,而不学习。然后与郭子安就此事起了严重的争执,他第一次看到郭子安竟敢顶撞他,于是便采取了更严厉的态度和行为。他拿走了郭子安剪下的那些UFO纸图片和那几张女人的广告图片,把它们都扔进了厨房的火堆里......
       夜晚,郭子安缩在床角上,看着空荡荡的手心,他的嘴巴再次撑开,眼睛再次睁得很大和空洞......
       深夜,无形的飞行器悬浮在郭子安家二层红砖楼上空。方恒语看着头顶浩瀚的星空,面部露出了扭曲的微笑......而他上次露出这个表情的时候是他在侏罗纪时袭击那群恐龙之前。他扭曲地微笑着说:“我不也正是历史吗......”
       高空中,飞行器底部亮起了三块圆形光圈,光圈发出的三柱光芒直插入大地......
       时间仿佛停止了下来,空气似乎颤抖了起来,一切吵杂的声音逐渐变小......一股不可捉摸的模糊感在这片区域回荡。
       郭子安父亲的身体悬浮了起来,处于半睡半醒的他能模糊的感到自己飘在了空中。但此时的他并没有作出思考和反应,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抑制了他的意识,使他的大脑像一台录像机那样,只知道记忆着发生了什么,却不会反应过来怎么做。他的身体缓缓地穿过坚硬的墙壁,到达墙体外部后,在空中加速上升,进入到了三个光圈的中央。“嗖!”随着光芒的消失,消失在了高空中。
       郭子安父亲悬浮在一个透明的方形空间里,他看不到空间之外的事物,而在空间之外却可以看见他。在空间里,他的身体被紧紧地吸附在一个无形的平面上,动弹不得。
       郭子安父亲的呼吸很是急促,他能闻到空气中有一股难以描述的特殊气味在充斥着。他的眼睛无力的半睁着,空间里看到的世界是多么奇异的,他不知道自己看到的是什么,这些消息只是在源源不断的像录像机录像那样进入他的大脑。渐渐的他的大脑终于开始产生了恐惧感......
       方恒语看着平躺在方形空间内的郭子安父亲,他什么也没动,只用大脑在操控着这里的一切。
       “思想钢印”开启......
       郭子安父亲瞬间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在他身上蔓延,一股在大脑里的炸裂感产生了......
       钢印1: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人
       钢印2:孩子拥有其自由的权利
       钢印3:孩子未来将成为他自己
       钢印4:长者须是指导者协商者,却不该是命令者
       钢印5:本次经历是说不出去的



       2030年10月10日15时30分59秒,方恒语消失在了工地上。
       15时31分0秒,方恒语出现在了工地上,远处工人们还在专心地做着他们的工作......
       女子望着远方下着大雨的天空,似乎正思索着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情,她喃喃道:“怎么还没来?”
       附近一处阴暗的角落里,一只长毛犬正抓挠着身上被雨水打湿的毛发,它朝女子方向看了看,然后继续抓挠着脖子上的毛。
       在女子的左边方向,方恒语的身影缓缓呈现。
       女子看见了方恒语,她激动的笑着跑了过去,抱住了他:“不要再这样了,好吗?太危险了,我们回去吧......”
       方恒语看着前面正逐渐变小的雨幕,他能感到明雅的拥抱给他带来的温暖是多么的美好......这原来也是他内心深处一直有渴望着的需要。此时此刻的他竟对明雅,他的妻子充满了感激。也许他把自己的心寒冷了多久,他自己都不清楚......
       方恒语看到眼前突然走过一对身影......
       雨下,一名穿着衬衫、手提公文包的男子正和一个背着书包的小男孩一起走着。男人的后背被雨水淋湿了,握在右手上的伞却举在身旁的小男孩头上,小男孩背着书包,迈着轻快的步伐......方恒语可以看到,那个男人的右耳廓有一个小缺角......
       方恒语不由得露出了微笑。明雅感受到了他的快乐,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前面那对逐渐离去的背影,不一会儿,她也笑了。
       “好温暖啊......你看他们正赶着回家呢。”明雅躺在方恒语的胸怀里看着他们说,“我们也回家吧。”
       方恒语望着前方雨下逐渐离去的背影,点了点头。
<完>



返回列表发新帖




高级模式




[/tr][/tr]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4-20 03:19 , Processed in 0.091721 second(s), 30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