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6173|回复: 0

【小说】琥珀

[复制链接]

165

主题

165

帖子

5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3
发表于 2018-3-9 14:0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岁月,深埋入土中便成琥珀。我叫琥珀,缪琥珀。我生于2046年。 我和家人住在徽县,徽县是一座小城,柔弱、淡然,原汁原味。我的童年与其他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在我敏感的内心里总是在某些时刻感知到一些东西。在家里我是长姐,下面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他们是龙凤胎,长相酷肖彼此,也像极了父母。一家人都是方脸,单眼皮,塌鼻梁,厚嘴唇,很好辨认,以至于一上街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一家子。是的,他们。因为我不像,一点也不。我长着一张瓜子脸,双眼皮,高鼻梁,薄薄的嘴唇经常抿着。一上街,我抱着妹妹,妈妈抱着弟弟,认识的人打招呼总会说的两句话——啊呀呀,你家龙凤胎好像你啊,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哟。。。这是哪家的丫头,生的真标致。。。你家的啊,哦,真好看,天生的美人胚子,叫什么呀。。。接下来就是重复的几个问题,叫什么,几岁了,在哪念书。这个时候妈妈总是有意无意地打断对方的问话,拉着我走了,然后有点生气地拍拍我的头让我抱好妹妹。似乎妈妈在气我抢了弟妹的风头。在家里吃饭,爸妈会给我夹菜,弟弟妹妹吃饭时,妈妈会哄着威胁着把菜用自己的勺子筷子递到他们的嘴边,弟弟淘气,吃下去了又吐了出来,妈妈骂了一声便赶紧从桌子上夹起来喂进自己嘴里,印象里我从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妈妈没有哄过我吃饭,我吃剩的饭菜妈妈也是直接倒掉。日子如流水一般过去,我长大了,心思也多了起来。我有段时间一直以为自己是私生子,偷偷观察了爸妈很久,也没发现爸妈对我有怨恨,他们彼此也没有过婚史。我会是领养的吗?在我胆战心惊判断自己是领养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一件事。那天家里闹得鸡飞狗跳的,弟弟在那里摔他的漫画书和模型,妹妹则坐在妈妈身边一直抽泣,爸爸坐在一旁抽着烟叹气。我放学回来看到这一幕被吓到了,赶紧问怎么了,爸爸指了指客厅里的一个物件,我仔细一看,竟是一架钢琴,刚才没注意到。我不认识什么牌子,但看得出是一件高档货。我没心思细细打量,立马坐到妈妈身边,拍拍妹妹的肩膀。怎么了,哭成这样?你还问怎么了?家里给你买的钢琴,还要送你去学钢琴!我呢,我要报素描班家里都不让,你花的钱零头扣扣就够我去学画画了!我呆住了,看看妈妈,她低着头不看我,只是用手抚摸妹妹的背,看看爸爸,爸爸抽着烟对我笑了一下。你别跟你妹妹一般见识,你就去学钢琴,好好学。你妈妈每周六周日都会接送你的。缪凤,回屋子里去,耍什么脾气!翅膀硬了!妹妹一跺脚,气呼呼地挂着两淌泪水走回房间,砰地一声把门关上了。弟弟没好气地把漫画书摔在客厅桌子上。我要买漫画书你们不让,要买模型你们不让,买架钢琴你们倒是爽快啊,我还是不是你们亲生的啊!从小就宠着她,她喜欢吃鲈鱼,几乎顿顿有鲈鱼,过年衣服她都是小牛皮鞋皮袄,我们就穿普通的羽绒服靴子,我和缪凤。。我们太可怜了!你们谁关心过我们!这个家真是呆不下去了,我都15岁了还跟缪凤挤在一个房间里,同学想来家里做客我都得拦着怕丢脸,她倒好,一个人占着这个家里最大的房间!凭什么!弟弟扯了件外套跑了出去,妈妈一下子哭出来。这孩子。。我去找找他吧。不许去!脾气还见长了!爸爸啪地一声把桌上的漫画书扫到地上。马上把他的漫画什么的全给老子扔了,眼不见心不烦,天天看这些东西,所以才会留级,都读了两年初二了!你也别说小龙了,这孩子心思重,保不齐他跑去哪里了,万一出什么事可怎么好?呜呜呜。。。别哭了。。你还嫌事情不够多啊,去做饭去吧。我默默地坐在那里,像这个家的局外人,虽然一切的事情因我而起,却没有人找我商量过,也没有人问过我意见,弟弟妹妹在那里生气指责我,爸爸妈妈似乎忽视了我的存在,在那里讨论着叛逆期的儿子。我鼓足勇气轻轻说了一句。爸,妈,我并没有说过要学钢琴啊。。这你别管了,你去学就是了,你回自己屋去吧,吃饭了你妈会叫你的。你弟妹不懂事,别跟他们计较。我颓然地回了房间,忽然心思一动,如果我是被领养的,爸妈怎么肯为我花这么多钱让我学钢琴,还给我买钢琴?毕竟妈妈没工作,而爸爸也是病退在家的状态。家里从来没有收入,亦不知道这么多年的开支是怎么维持下来的。从那天起,弟弟妹妹不再和我说话,妈妈每周六日风雨不改地带我去江州市中心学钢琴,从徽县到江州要两个小时,我问妈妈怎么不在徽县学,她说徽县的老师不够好,江州的这个老师是全国有名的。我更困惑了,家里一没钱,二没权,哪里来的关系找到全国有名的老师教我?更何况费用?但是每天的学业,每周六日的钢琴课把我的时间挤压得没有多少零碎,我也就没有心思去揣测更多了,只要我是他们亲生的就好。想到这,我就会在去江州的路上试图去挽妈妈的手,可是妈妈总是有意无意地躲开,假装抬手去捋一些头发。我的眼睛有点酸,在我的记忆里,妈妈是没有抱过我的,也很少碰我,也许我是婴儿的时候有,但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每次出门,妈妈总是拽着我往前走,不是牵我的手,因为我还很小,不够高,妈妈就拽着我的肩膀往前走,可是到了弟弟妹妹辈,我看见了妈妈的所有母爱,她原来会不离手地抱着孩子,即使孩子会走路了,她也喜欢抱着出门而不是拽着小鸡一般往前走;她原来会哄孩子吃饭,半是哄劝半是威胁地让他们吃掉青菜水果,而不是客客气气例行公事地夹菜夹肉;她原来是会吃掉孩子的剩饭而不是直接倒掉的;她原来是会那样温柔地看着孩子睡觉的,会给他们讲故事,会承诺他们第二天买棒棒糖给他们吃,而不是送上一杯牛奶然后直接关灯关门的。我,从来,不曾,享用过她的母爱与温柔。
但是另一方面,我物质上的确比弟弟妹妹要好很多,平时的衣服都是新买的,从来不会穿亲戚家的旧衣服,过年衣服更是和弟弟妹妹不同,要高出一个档次,而弟弟妹妹的衣服基本上都是亲戚和我的旧衣服。我喜欢吃的菜,几乎每顿都会出现在饭桌上。我住着家里最宽敞明亮的房间,拉开窗帘便有阳光,而弟弟妹妹蜗居在一间没有窗户的小房间。我学着钢琴,对家里最值钱的物件有使用权,而弟弟妹妹几乎没有零花钱,更是在爸妈的严厉规定之下不许靠近那架昂贵的钢琴。妈妈从来不让我做家务活,倒是比我小一岁的妹妹,刚上初中就被妈妈拖进厨房开始学做饭。
我就像一个客人,对,一个客人,尊贵的客人,好吃好喝地供着,却没有像一家人相处那样的自在。
家里的诡异气氛在学校里也有,我有个好朋友,她叫苏莞。苏莞有点怪,她长相酷似她的母亲,她的家境优越,家里只有她一个女儿,她理应无忧无虑才是,可是苏莞总是一脸神秘地沉默不语。我喜欢和她在一起,因为我们彼此不会过多地问对方事情,只会默默地牵着手走在校园里,很奇怪,我和苏莞似乎有心有灵犀的感觉。在我16岁进入这个高中起,我们就很自然地走到了一起,并开始了我们独特的友谊,不多话,却足够默契。
一晃三年过去,我要参加高考了。高考前的一个小插曲令我平淡如水的生活起了一丝波澜。高三的时候,原来的班主任请了产假,班里来了个新的班主任,这位男老师一来就重组了班委,并钦点我当了文娱委员。
老师,我当不了,我没有当过班干部,而且现在快高考了,我想抓紧时间学习。
没事没事,你不是会弹钢琴吗?当文娱委员最合适了,至于学习嘛,你就物理差一点,其他都很不错嘛,你每天晚自习结束后来我办公室,我帮你辅导一个小时物理,下次月考你肯定有进步的。
我诧异于老师的热情,想着是否要交补课费。
老师,那补课的人多吗?要交多少钱?
人不多的,就两三个学生,都是我们班的,钱嘛,以后再说,不急。你先过来听听。
好吧。。
那天晚自习后,我和苏莞还有另外一个女生进了男老师的办公室,起初一切都很正常,后来,男老师的手有意无意地从我们的肩膀上划过,然后便是试探性地摸摸头,后来直接坐在我们中间将手一左一右搭在我和苏莞的肩上,我和苏莞对视了一眼,心中了然。
老师,很晚了,我们能回去了吗?
才20分钟啊,再做会儿题吧,小东西,有问题还能直接问我啊。
说着男老师伸手过来勾了一下我的鼻子。苏莞拿书挡开了男老师,拉着我就往外走,另一个女生也急忙收拾了东西跟了出来。
第二天学校便出事了,男老师鼻青脸肿地来上课,苏莞的爸爸和那个女生的家长也来了。我没有告诉爸妈。我第一次见到苏莞的爸爸,十分英俊的男人,他有着宽阔的额头高高的鼻梁,五官轮廓分明。
    男老师被处理了,之后再也没有见过他,倒是苏莞的爸爸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你爸爸很帅啊。
嗯,他的确很帅。不过我也很漂亮。
我很奇怪苏莞的回答,但是她经常答非所问,我也不在意。
麻老师为什么是鼻青脸肿来学校的?是你爸爸打的吗?
不是,我叫洛炎打的。
你和洛炎。。
我和洛炎没有关系,我跟他说,你也被欺负了。
我一时语塞。洛炎,我们班的班草,追求我三年未果。每周一封的情书从未间断。我还记得他第一次表白时的场景。那是在一节体育课,我气喘吁吁地跑完800米,跑到终点时,洛炎递过来一瓶水,因为之前洛炎的哥们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喊我嫂子,所以我没搭理他,转身跑走了,洛炎就拿着水在我身后追着喊,缪琥珀,我喜欢你,缪琥珀,我喜欢你。声音大得整个操场都听得见,我只得气恼地停下来接过水。
你干什么!
我在表白啊。
你认识我吗?
我们同班啊。
现在才开学一个星期,你了解我吗就说喜欢,还不是喜欢我的长相,肤浅!我讨厌肤浅的人!
洛炎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我走远。后来春游的时候,洛炎又给我添乱。他走在我身后,到过缆桥的时候,他就把桥身摇晃得很厉害,吓得一群女生尖叫不止,我回头恶狠狠地瞪他。
你干嘛!
我在表白啊。
你有病啊,快停下来!
你答应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我就停下来。
你。。
女生还在继续尖叫,我倒不怕高,但是我受不了这种聒噪。
好吧。。
洛炎带我去的是一家台球馆。
站着干嘛?
不站着干嘛,我又不会打。
我教你啊。
不要。我走了。
哎。。没见过你这么冷的女生。你是不是单亲家庭的啊?
有病啊你。
哈哈,我开玩笑的,我是单亲家庭的,我看你这个样子和我以前蛮像的,哈哈。
我有点不忍,想着原来如此开朗的洛炎也有不为人所知的一面。
怎么打?你示范一下。
真的?
洛炎很惊喜,他像个孩子一样容易哄。他马上摆出了打台球的姿势,示意我做着同样的动作,可是我的球并没有滚多远。
弹钢琴的手怎么还这么没有力道?来,我教你。
说着洛炎就靠了过来,他的脸贴了过来,手覆上了我的手,我惊慌失措,推开他跑走了。
这就是我们所有的交集了。是洛炎打的麻老师?我有点意外。一个星期后,事情又发生了变化,洛炎被勒令退学了,因为他打麻老师的事被监控查了出来。
洛炎要走的消息传得很快,也有人知道了洛炎是为我打了麻老师。有一天我站起来回答问题的时候,凳子被旁边的女生挪走了,我没注意,一下子坐到了地上。我知道为什么,她喜欢洛炎。洛炎来找我,递给我一瓶红花油和一本素描本。我翻开素描本,里面都是我的速写。
你会画画啊,画得挺好的。
没想到你还会夸我。
以后去哪?
没想好,等我想好了能告诉你吗?
不用,我们可以各自过得很好。
我把红花油和素描本递还给洛炎。
再见。还有。。谢谢。
他望着我,忽然眼神忧伤起来。
    琥珀。。给我写一下毕业赠语吧。
    我写了:祝,前程灼灼。我转身离开时,风刚好刮落树上的叶子,那些掉下来的叶子很像绿色的眼泪。会说谎的是语言,不说谎的是感觉。我对洛炎,没有感觉。洛炎,对不起。
我顺利考取了师范大学,做老师一直是我的心愿,和学生能够简单地相处,和成年人则不同,需要费心费力。在我毕业的那一年,家里来了一个人。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美丽的遇见。那年,我二十二岁,席彬四十四岁。那天是2068年11月20日。席彬是个医生,每天都很忙,用他的话说,他每天都有可能累死。他是爸妈请来看我的,其实我没病,只是最近有点头晕,去医院查了也查不出什么,爸妈只好请来了相识的医生。我倒是不介意,因为,我爱席彬。第一眼开始。
2068年11月20日上午9点08分,在我生日那天,席彬出现在我面前。我慢慢睁大了眼睛,席彬细长的眉眼很温柔地弯出美好的弧度,他唤我琥珀。于是,心底有某种东西,如满池睡莲,次第绽放。眼见,意动,心乱。
我至今无法描述席彬的长相,我只能说,他的眉毛,我喜欢,他的眼睛,我喜欢,他的鼻子,我喜欢,他的嘴唇,我喜欢,他的耳朵,我喜欢。他的一切一切,我都喜欢。
你好,琥珀。
他似乎也很兴奋。
你好。
我叫席彬。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席彬。
接下来很长时间,我都过得晕晕乎乎的,因为我遇见了爱情,生平第一份爱情,我的脑子里满满都是席彬,我去他工作的地方找他,去他家里找他,完全没有了我一贯的矜持。而席彬,他总是宠溺地看着我,唤我,琥珀,琥珀。我喜欢给席彬弹钢琴,手指在琴键上轻快地舞蹈,当我回头看席彬时,总是发现他呆呆地看着我,我很享受他的目光。但我怕看席彬的眼睛,也看不清,因为他是戴眼镜的。有一次他累了摘下眼镜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时眯起眼睛和我说话时,我甚至想扑上去亲他,想让他抱紧我。过马路时,我会去握席彬的手,紧紧地牵着,把自己当成盲人,他就像我的启明星。席彬也不推开,自顾自地牵着我走,路人以为我们是父女,惊讶于我们牵着手。而我和席彬从不介意。
一天晚上,我突然很想席彬,跑到他家楼下,把他叫下来,看着穿着睡衣跑向我的席彬,我突然很心疼,我抱紧了他。
席彬,我喜欢你,很喜欢很喜欢很喜欢,加起来有爱那么多。
席彬的眼睛亮了一下,又暗了下去,他摸摸我的头。
你怎么穿那么少?
我把他拉到花坛边的椅子上,伸手过去抚摸着他略显苍老的脸。
席彬,我爱你。
我把头靠在了席彬的肩膀上,脸开始发烫,因为我不知道他会作何反应,会拒绝?会接受?会漠然?我只能让自己躲在他的背上,静候处置。
琥珀,我也爱你。
他抬手把我的脸掰过来,让我看他的手臂,他的左手手臂上是三个字母,H,P,是我的名字首字母。一丝疼痛刺骨穿身,直抵心脏。我歇斯底里地哭起来。
痛吗?
不痛,已经很久了。
我仔细端详着这两个字母,的确,疤痕已经是白色,并不是新伤口,算来应该有许多年了,可是我和席彬才认识几个月。
你不是为我刻的吧?
是为你,琥珀。
我们才认识多久,这疤痕不像是最近的。
席彬苦涩地笑了笑,不再说话。我也不再说话,紧紧地抱着他。不是为我刻的又怎么样呢?他说他爱我。字母是别人的名字又怎么样呢?我知道席彬有秘密,但是,我爱他,他也爱我,这就够了。足够了,知足了。
和席彬谈恋爱很美好,因为他很懂我,他似乎很了解我,知道我喜欢什么颜色,喜欢吃什么,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我和席彬都喜欢看电影,经常窝在他家里看老式的影碟机,席彬最喜欢看的就是《楚门的世界》,反反复复看了很多遍。很老的片子,很棒的片子,在我出生前48年才上映,要不是席彬,我恐怕没有机会看到它。
有时候我们也会争吵,席彬会气急败坏地叫我瓜瓜。
瓜瓜,你真烦!
瓜瓜,你真是个小孩子!
我不喜欢席彬叫我瓜瓜,我都不知道瓜瓜这个称谓从何而来。于是我更加生气了,我赤着脚走来走去,席彬不理我,我赌气跑了出去。外面很冷,我有点后悔没穿鞋子跑出来,可是我想看看席彬会不会出来找我,我蹲下来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膝盖,想让自己暖和一点,然后等着席彬出来。等我再次看到席彬的时候,他穿着一件单衣在小区下面的公园里疯狂地跑来跑去,他肯定是在找我,但是我不出声,我躲在他家楼下的小角落里不让他看见。哼,谁让他气我,谁让他叫我瓜瓜,那么难听的名字。等席彬找到我的时候,他满头大汗,一把把我横抱起来进了房间。
你干什么!
席彬的脸色不是生气不是愤怒,而是焦急,他把我放到床上,脱下上衣,我以为他要对我做什么,羞赧地推开他,我们连接吻都不曾有过。他把我的手推开,把我赤裸的双脚猛的一下子放在了他滚烫的胸口。他在为我暖脚。我的心一下子化了,脚下意识地想缩回来,但是席彬的手紧紧地抓着我的脚,又坚定地把脚放在了胸口上。
别。。脚很冰。
对不起,琥珀。
    那天晚上,席彬抱着一条毯子,一捆烟花棒,拖着我上了他家的顶楼平台。星星在我们的头顶满天满天地盛放,席彬从身后抱住我,忽然,我眼前的星星变大了好多——席彬把一个望远镜放在了我的眼前,“这是北斗星,那是大小熊星座······”他握着我的肩膀旋转,指给我看星星的位置。夜渐渐深了,我们挥舞着烟花棒,在天台上画着心形的烟火。席彬掏出一个戒指盒,黑暗中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我能察觉到他拿着戒指的手在轻微地颤抖。席彬拉过我的手把戒指戴在了我的无名指上:“通往心脏的血脉在无名指上。”戒指的款式有点旧,但是是我手指的尺寸,分毫不差。
他微笑着看着我睁大的迷惑的双眼,把我拉进他的怀里浅吻我的额头:“琥珀,嫁给我。”
席彬忽然弯下身亲吻我的嘴唇,他的舌头撬开我的牙齿,肆虐地伸入我的口中,我楞在那里,像是数到一二三,我就变成了木头人,我只闻到席彬的身上有一种舒服的味道,属于席彬的味道。那晚,席彬抱着我,裹着毯子在天台的一角睡着了——我们是否在离星星最近的地方?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既然已经如此,不如,我马上嫁给你。我希望自己能变成一个小偷,偷走你余下的所有时光。
爸妈对我们的婚礼没有任何意见,似乎这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妈妈甚至有点急促地让我搬去和席彬一起住,彼时弟弟已经21岁,总不能老和妹妹挤在一个房间里。我乖顺地答应了。
在我们婚礼的前一天,我发现了席彬的秘密。那是他锁在柜子里的几本日记本。在今天谁还会用纸质的东西?所以我很好奇,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能解开柜子的密码,2046,02,20。
    我看到了一切。我听到噼噼啪啪破裂的声音,来自心底一个很深很深的地方。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只是,某些原因,他没有坦白。伤害、背叛,都不是爱情里最残酷的,最残酷的,是夺去一个人再去爱的力气。
席彬回家了,他看到了散落一地的日记,却没有看到我。我走了。我去北京找洛炎。坐在江州到北京的车上,我开始忍不住回想日记的内容,在车开动的那一刻,我哭出了声音。

日记本的主人叫琥珀,袁琥珀。
2040年9月1日晴
今天开学了。我正式成为了一名高中生。比起高中生活,更加令我期待的是这个周末的钢琴课。爸妈终于同意给我买架钢琴并送我去江州学钢琴了,好开心。今天上课时同学们一个个要上台自我介绍,有一个男孩子走上去说:“席彬。”然后不管不顾地走了下来,还挺会耍酷呢。今天作业有点多,加油加油,赶紧做完睡觉去。
2040年9月6日 晴
今天钢琴课后妈妈带我去补习班补物理,让人头大的物理啊。。更加让人头大的是补习班的席彬,他竟然也在那里补课,真是狭路相逢。讨厌他,每天耍酷算什么。。作为同班同学,我跟他打招呼而已,就说我罗里吧嗦唧唧呱呱,还给我起了个绰号叫瓜瓜,现在整个补习班的人都叫我瓜瓜,天杀的席彬,真是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死了!
2040年10月1日 多云
放假了,爸妈终于准许我出门了,我和小羽一起去超市买酸奶时碰到混蛋席彬,为了惩罚他害我被叫瓜瓜,我就偷偷扔了几包卫生巾在他的购物篮里,在付款排队时本来想看他出丑,结果。。他看到了我好像知道了是我干的,竟然说:“后妈,你的卫生巾我已经拿了三包了,你别买多了。”我真是无语啊无语啊无语啊,像我这么青春靓丽,应该没有人会相信我是他后妈吧。。反正那家超市我再也不去了。。哭晕。。我讨厌席彬!臭席彬!
2040年10月19日 晴
今天在老片电影院第N次看《楚门的世界》,我看到席彬坐在我前面,好意外,他竟然也喜欢《楚门的世界》这部电影?我不得不说,他还是挺有品位的。
2040年11月6日 晴
今晚我发现席彬补课后一直跟在我身后,我问他干什么,他说周围有狼。我说哪里有狼,狼都灭绝了,他说是色狼。。无语,他说他就是那头色狼,说要我做他女朋友,啊呸,去死!
2041年2月18日 雨
席彬已经连续三天没有联系我了,不是说了追不到我不罢休吗?这才多久啊,没毅力没毅力没毅力没毅力,气死我了。。貌似有点伤心。。不会吧。。还是洗洗睡吧。
2041年3月27日 晴
今天夏阳和席彬打起来了,因为夏阳让席彬不要再纠缠我,席彬的兄弟们把夏阳围在角落里,我站在一边怎么劝都没用,胖子打了夏阳几下,问夏阳是不是喜欢我,还敢不敢喜欢我,夏阳看了我一眼说不喜欢了,不敢了。一直没动手的席彬听到这里立马冲过去把夏阳打得半死,我死命拦着可还是见血了。学校处分了胖子和席彬。笨蛋席彬,人家说不喜欢我了你干嘛还打,还觉得处分不够多吗?。。
2041年3月28日 晴
席彬没有来上课。。
2041年3月29日 雨
席彬没有来上课。。
2041年3月30日 雨
我今天翘课去找席彬了,我找了所有胖子知道的他有可能去的地方,结果在我家楼下网咖找到了他,他跟我说,每天看到我上下学就安心多了,晕死,他不来上课我怎么安心。。我喜欢你,席彬,喜欢听你的声音,喜欢看你的微笑,喜欢你颈间小小的痣。明天见,晚安。
2041年4月1日 晴
席彬在愚人节和我表白,真是够幼稚的。。我答应了。。真是够幼稚的。。我们一起爬到山顶挂了两把锁在一起的锁,青铜锁,情同锁。席彬说,希望与我长长久久。我也是。
2041年4月13日 晴
今天拗不过席彬的请求,去看他打篮球比赛,看他不停地运球、起跳、投篮、命中。身旁的女生尖叫声不止,还好,还好,我已经把席彬收入麾下了,你们都没有机会了,哈哈!
2041年4月20日 多云
席彬没有来上辅导班,我拿着辅导资料去他家找他,席彬很意外我的到来,我也很意外他家的情况。席彬家里有四间卧室,很大,但席彬住的是最偏僻的一件全玻璃透明卧室,家里没有人,今天我才知道,席彬的爸妈离婚了,他和爸爸后妈后妈生的弟弟一起住,他爸爸不喜欢他,不,应该是全家人都不喜欢他,他住着毫无隐私的房间,也过着异常压抑的生活。他爸爸不喜欢冷冰冰的席彬,而是喜欢会缠着他讲故事夸他厉害的小儿子,他后妈在他爸爸面前总是说席彬自私孤僻,他的弟弟则喜欢捉弄席彬。我在他家坐了一个多小时,他后妈回来了,见到我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席彬怎么随便带陌生人进家门。我拉着席彬出了门,我说席彬我要带你离开这个家,席彬笑了笑摸摸我的头说他还没有能力独立,没有能力给我幸福,但将来一定会的,他没有家人,只有我。我相信他,我相信他会给我一辈子的幸福,我爱席彬。
2041年5月20日 晴
席彬把我叫出来带我去玩,我们去了一家溜冰场,我平衡感不好,但席彬总是小心翼翼地护着我,在我快摔倒的时候扶住我。晚上席彬抱着一条毯子,一捆烟花棒,带我上了溜冰场的楼顶,我们挥舞着烟花棒,在天台上画着心形的烟火。妈妈打电话找我,在我接电话的时候,席彬亲了我的脸,我诧异地想要推开他时,他却。。吻了我。舌吻。。。。。。。。。。。。。我的初吻啊,竟然是舌吻。。。。。。。。。。。。席彬怎么这么熟练?他肯定不是初吻!!!!!问他他又不承认!!!!!!!哼!!!!!!!!!今天,我闻到席彬身上有一股特殊的味道,属于席彬的味道。嘻嘻,属于我的席彬的味道。。
2041年6月18日 雨
今天我和席彬吵架了,因为夏阳。我在看席彬的比赛,夏阳站在我身边问我最近怎么样,怎么都不理他,我晃了晃手上无名指戴着的戒指,那是席彬送我的情侣戒,夏阳说我可以看看吗,我没多想就伸手过去,夏阳猛地拽下我的戒指向后扔了出去,我推开他去找戒指,可是看比赛的人很多,我找不到,席彬刚巧打完跑过来找我,他看了看夏阳,问我怎么了,我说戒指丢了,席彬愣了一下马上说没事,人没丢就行,夏阳发了疯似地拉起我就跑,我拼命想停下来可是夏阳力气太大,我蹲了下来哭起来,有人把我扶了起来,是席彬,他要打夏阳,我死命拉着他让夏阳快走,就这样,我们吵起来了,席彬说我护着夏阳,他生气了,他不理我了。。我怎么办?
2043年6月10日 晴
今天高考结束了,席彬说晚上来接我,可我等到九点都没见他人影,九点多时,席彬打我电话说让我下来,可是我们家九点以后不许我出门。。席彬说我家是二楼,让我跳下来他接着。。我很无语啊。。结果这个傻子爬到了一楼的窗台上,那里很窄,只有脚尖能在上面,我赶紧叫他下去,他说我不下去他就一直这样挂在墙上,我只好咬咬牙也爬了下去,席彬一把抱住我摔了下去,我没有摔伤,因为席彬护着我当了我的肉垫,他倒是胳膊上挂了彩,我急得快哭了,他却只是摸摸我的头笑着说没事。我们一起去坐了灯车,那是他特意为我预约来的,我们坐在车里,我的手被握在席彬的手心里,他紧紧地握着,告诉我他一辈子都不会放开我的手。灯车周身发光,但里面却漆黑一片,从灯车里往外面看,是席彬为我做的恋爱影片,里面记录着我们的点点滴滴,灯车跑得飞快,周边有无数个我无数个席彬,在那里大笑哭闹嬉戏拥抱接吻。谢谢你的毕业礼物,我最爱的席彬。
2046年2月19日
    明天我就要嫁给席彬了,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顾忌,嫁给这个会哄小猫一般摸摸我的头的人。我爱他,他爱我,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我给自己做捧花,不小心扎到手出血了,席彬熟练地给我擦药给我包扎,我喜欢看席彬为我忙碌围着我转的样子,他以后会越来越忙吧,现在哪个克隆医生不忙得四脚朝天,席彬还没毕业就被拉去做助手了,他不会再是整天围着我转的席彬了,不过没关系,我毕业后当老师,假期多,我可以围着他转啊,哈哈,席彬,我这辈子做定你老婆了,下辈子也是,下下辈子也是哦,哈哈!

    日记到这里戛然而止。我却能猜到原因,琥珀死了,我成为了新的琥珀,我是一个,克,隆,人。是席彬克隆了我。生命里最美丽的,最记得的,那么多那么多第一次的,无法再来的,初恋。席彬的初恋不是我,是另一个琥珀。我只是个替代品。
    我到北京找到了洛炎,洛炎见到我时摘掉眼镜揉眼睛,他说是沙子迷了眼,我却觉出来他是哭了,不知道是为我哭还是为苏莞哭。我来北京并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苏莞,我的朋友,好朋友,现在可以说是另外一个身份,我的同病相怜。苏莞坐牢了。我和洛炎在监狱里见到她的时候,她对我说的话令我胆战心惊。
琥珀,其实你一直都是知道的吧,知道你自己是克隆人。就像我,我一直都知道我是。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有些时候,我好像知道自己的由来,但有些时候,我却又在刻意抹去一些蛛丝马迹,然后理直气壮地过着正常人的生活。
琥珀,我爱他,他不是我的父亲,他只是为了无法生育的妻子,满足她做母亲的心愿而克隆了他的妻子,但是他忘了,我就是他的另一个妻子,长相身材性格,连爱着他的心都一模一样。我不后悔杀了她,因为她当着我的面和我的爱人相爱了几十年,我恨她。法官判我灵魂监禁,以后这世上就没有我了,琥珀,你说,他会记得我吗?
我默默无语,不争气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一地,这是另外一个克隆人的悲哀。我记得苏莞的“父亲”,那个英俊的男人,苏莞在学校很泼辣,就像炮仗,一点就着。但她在他面前却很温顺,人前再怎样骄傲任性,在他面前一样是低眉顺眼,只因为一个爱字。爱,直至成伤。
一些人为了自己的目的克隆了别人,却忘记了赋予克隆人同等的做人的权利。克隆人的情感又该由谁负责?克隆,造就了多少无望的缘分。
洛炎带我回了他的住处,我看到我给他写的毕业赠语被他用无边数码技术架了起来放在床头,心很轻地疼了一下。
我对洛炎诉说了一切,我的童年,我的爸妈对我和对弟弟妹妹的区别,我的青春,一直和所有人疏离却独独与苏莞默契,我的爱情,席彬,席彬,席彬。他看我弹钢琴时肯定想起了另一个琥珀,眼神才会那么温柔。他了解我所有的爱好,只是因为他对另一个人至今未忘。他家里唯一带密码的柜子,密码是他们俩的婚期。连我们第一次接吻的场景,他都刻意重复了当年的回忆!连他向我求婚的戒指都是他们曾戴过的充满意义的婚戒!是席彬创造了我的楚门世界,是他克隆了他婚礼前死去的爱人,将婴儿的我交给缪家抚养,定期给缪家钱来供养我,在我成长到他爱人过世的年纪,再与我相识,为什么?他肯定是不想让我取代他爱人给他的回忆,他只愿意让我以她的身份继续他们的爱情。呵呵,多么可笑的爱情,多么虚假的爱情。他刻的字也是为袁琥珀刻的,一笔一划,伤筋动骨,为了铭刻他们的爱情?那为什么要创造我?为什么让我爱上他?
洛炎,帮我找袁琥珀的灵魂,我要和她对话。
琥珀,你忘了,被克隆或者被监禁的灵魂是无法与活人对话的。况且,灵魂对话只能是死后三年,她已经去世22年了。
对了,琥珀已被克隆,无法再与人灵魂对话,席彬该是抱着怎样的心态拒绝了三年的灵魂对话却选择了克隆琥珀?他肯定不想再尝到失去的滋味,不想数着日子失去琥珀,他想长长久久地和琥珀在一起,所以,他创造了我,所以,他忍受了22年寂寞孤独的等待。
洛炎,我该怎么办?
和我生活在一起,我爱你,琥珀。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幽居在洛炎的家里,不出门,不见任何人。席彬的电话我不接,因为我怕他通过电话传来他的气息、他的味道,这会让我心软,更何况,我只要接了电话,他就能定位到我找到我。席彬将我伤到刻骨,我不怕别人爱他,因为没有人会比我更爱他,我会用对他的爱,将那些人都打败。可是,我却那么害怕他爱别人,因为那是我无能为力到绝望的事。结果是,他自始至终爱的,都不是我。我决定,与席彬成为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自尊地离开,沉默地转身,才是对爱情最体面、最隆重的下葬。
几个月后,席彬找到了我,在洛炎家。他疯狂地敲门,洛炎看了我一眼,在我的默许之下开了门。我见不得这个样子的席彬,我心痛。席彬一进来就蹲下来抓着我的手盯着我看。他看起来消瘦了许多,神情沮丧,眼睛里有血丝,满身的酒气。
琥珀,你怎么不回家?我很担心你。
什么家,我有家吗?
我们要结婚了啊!
我不想嫁给你了。这是我的新男朋友,洛炎。
洛炎过来把我拉开。他冷静地看向席彬。
席彬,你冷静一点,我们好好说。
你他妈是谁啊!
我是她男朋友。
席彬一拳把洛炎打翻在地,四十四岁的席彬依然如年少时冲动。我去拉席彬,却怎么也拉不开,然后,那个下午灼目的阳光在我的眼前一晃而过——我打了席彬一巴掌。我打得很用力,席彬的上嘴唇肿了起来,席彬咧开嘴,我看见血丝在牙缝间流离。
席彬走后,我给洛炎上药,洛炎伤得不轻。
哎,打不过一个四十四的老头,真丢脸。
别胡说。
你说胡说是说我打得过,还是说他不是老头?
我沉默了半晌,认真地对洛炎道谢。
谢谢你,洛炎,谢谢你冒充我的男朋友,谢谢你收留了我这么长时间。可是,我还是不爱你。
没事,我知道。琥珀,我们都输了,输得一败涂地。
穿堂而来的风凉而神秘,穿透发梢。洛炎,这个眉眼清凉的美好男子,我不配拥有。
席彬打电话给我,我发了信息给他,说在蔚然公园等他,让他慢慢找我,找到我再说。蔚然公园,全北京最大的公园,我要惩罚席彬,惩罚他让我这么爱他。那天席彬在公园找我找了十几个小时,跑来跑去,我想起许久以前他也是穿着一件单衣跑来跑去找我,在黄昏的时候,我从公园旁的了望台下来走向席彬。
席彬,我们扯平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席彬一把抱起我就走,我刚想喊,他却怒视着我。
听话!不许吵!
你干嘛!你要带我去哪!
席彬把我抱到一条长椅上坐了下来。
琥珀,我爱你,跟我回家,和我结婚。
我把手上的戒指摘了下来,一下子扔到了旁边的湖里。
你拣起来再说。
席彬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跳了下去。我慌了神,我后悔了,我没想到他会跳下去,毕竟,他不擅长游泳,毕竟,他四十四岁了,毕竟,我只是个克隆人。我在湖边哭着喊救命,但是周边没有人,我想打电话求救,却发现手机被我扔在了了望台,我绝望地想死,忽然席彬从湖里冒了出来,他举着戒指冲着我傻笑。再也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对我笑得如此温暖。
席彬,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此刻我决定,你的未来,我要紧紧相依。
我与席彬结了婚。半个月后,席彬死于车祸,和袁琥珀一样的死因。世事总是很奇妙,我不由得认为,两个相爱的人,连最后离开人世的方式都会出奇的一致。席彬等我长大等了22年,换回来一年的纠缠和爱恋,然后,追随着他的爱人而去。
当我与席彬的灵魂对话时,我的心境已从丧夫的悲痛中缓和过来。席彬悲伤地看着我。
琥珀,你会在我灵魂余下的三年里爱我吗?
    不。我会在我余下的日子里爱你。席彬,我爱你,很爱很爱很爱你。我不会克隆你,因为我们的回忆是独一无二的,这世间只有一个席彬,我只有一个丈夫,那就是你。如果不能看到你,要眼睛有什么用?如果不能闻到你的气息,要呼吸有什么用?如果不能拥抱你,要手臂有什么用?如果不能亲吻你,要嘴巴有什么用?
后来,我开始独自旅行,我坐过的每张桌子上都用口红写了他的名字,席,彬。他不在我身边的日子里,他的名字就是我唯一的钥匙,一笔一划写出来就豁然开启。
曾经相遇,总胜过从未碰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9-18 22:06 , Processed in 0.095246 second(s), 32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