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6260|回复: 0

【小说】2078年的日常

[复制链接]

163

主题

163

帖子

545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45
发表于 2018-3-8 14: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吾爱,欢迎回家。”“滚!”这台老旧的家用机器人早该回收了,一点儿也不会看人脸色,最基本的情绪分析都做不出来,可惜,该死的,我没那么多幸运币。穿过微粒子门厅,涤净一身微尘,经过了这样的一天,我又累又饿,然而我却必须先把自己这一身皮囊养护好,才能休息。扒光衣服,全身赤裸,踩着舷梯,我下到蛋形营养液机里,曲身蜷体,我如一个泡在羊水里的婴儿。没办法,这个机器太小了,然而我挣的信誉币,只能供得起这么大的营养机,也只能忍着机器喋喋不休的在我每次进入时的广告洗脑:我们这个阶层严格的蚁型社会,除非站在人人都得仰望的顶端,否则谁不是先将阶层顶在前头走。就像动物们,用那发亮的毛色,强健的肌肉,矫健的身姿来显示自己的生命力强,年轻力壮。所以我用我的财力充盈我的内在,用我的财力修饰我的外表。我喜欢当我走出去时,每个人都能看到我紧实的肌肉,光滑的皮肤,红润的脸蛋,浓密的毛发,这显示我正年轻,我有能力,我有资历,让所有的人不用扫我的信用码,就一路为我开门,我有这个资本,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有这个资本!好,她叨叨完了,我泡够时间了。屁资本,只够开211层电梯门的资本,真有资本的早把自己强化到骨髓细胞了,哪像我们只能强化到表皮。 终于坐到餐桌前。“左边嚼嚼嚼,换,右边嚼嚼嚼,静静体味,谷纤维带给你的——平静的力量。”在舒缓的音乐声中,我咬牙切齿地嚼着,并翻着白眼鄙视着这套“健康纯粹能量餐”配送的所谓能让你更好吸收的能量乐曲,八个信誉币买的这破玩意儿得有七块六给这鬼配词吧,因为这狗屎真是太难吃了。”嚼啊嚼,吸收蛋白质带给您的原始的-野兽的-爆发力量。““闭!嘴!”我实在是受不了了,写词这小子的语文是清洁机器人教的吧!网上早传开了,这肉都是在营养液里一块一块“养”出来的,还野兽的爆发力量呢!屁!“新闻。”三维机应声而开。“各位朋友,您现在看到的是世界公历二零七八年一月十三日中国农历丁酉年十二月三十日,俗称年三十的贺岁现场,首先向大家贺岁的是支持率高达45.276%的王主席······”三维立体光波中的主席小肚微腆,果然是君子自重,他笑容可掬,是典型的亲民派公众形象。但,小家子气,一到大场合就给下面串一排小框框,非得显你人多,把全世界语种都配齐了。三国鼎立二十多年了,还学不会老美,老苏的霸气,看人家放新闻就是本国语言,听不懂自己下翻译去。咱们?多少年的泱泱大国论!连自己家少数民族的语言还没保护好呢,非把人家南太平洋豆大个岛的语言研究完了,专心打脸充胖子,三千年不改初心啊!不过新上任的王主席不愧为史上最有形象的国家主席,靠脸都吸到了外国粉,不知道暗地里做过多少次微调!听说新出的“闪电”技术可以同步把资源里的背景全整合出来,要不要安一个呢?算了,技术更新太快,我挣信誉币的能力是永远追不上技术更新的速度的。
又挖了一勺杂碎送到嘴里,无意中瞟到手腕上埋着的“脑电波显示器”,刚才瞬间闪现的四个念头像流星一般带着它的电子光点在脑球上闪过,而代表愤怒的那一区,仍然顽固的在那一闪一闪的警示我。
“呼气······吸气······呼气······”我喃喃默念,努力控制大脑,把注意力放在新闻上。
“我们正处在一个儒文化最辉煌的时期,我们正见证着历史!”
“换。”慷慨激昂的王主席秒速换成了A·丁,全球最火栏目“火星实录”的主持人。
“嘿,地球上的同类们早上好,无论你那是不是早上,我都代表火星开拓先锋队的384人向大家问好。无论你是刚起床还是刚要睡,我们充实到爆的火星一天又要开始了。看,强壮有力的安小队正101次修补被陨石砸破的穹顶······”
这小子是玩饶舌出身的吗?镜头又是一阵乱晃,观众们对他的抱怨占了火星直线交流的1/4以上,但他依然故我。职业规划师曾用他做过案例分析:A·丁充分运用了“不可替代性”,一人身兼数职的人员配置使得没人能与他换岗,至少三年内无法过去的第二梯队使得他的工作无人替代,他不趁机建立属于自己的风格与招牌,都对不起他的高IQ和EQ。
“嘿,安,和地球兄弟们打个招呼!”安意思一下的挥挥手,就继续用油渍斑斑的,忙忙碌碌的背影默对镜头。
“喂,屠戮,先别带着你的宝贝们扩张领土,先和大家打个招呼。”爱耍帅的屠戮摆着poss对着镜头呲牙一笑。
牙真白!
他们舍弃了地球的生活,成为了可载入史册的一份子,而且活着就成了传奇。
人都跑到千万光年之外,仍然跑不开职场中的算计,人性中的好卖弄,性格中的孤僻不合群······
又一堆想法带着电子光电闪过,我突然觉得意兴阑珊。
“换。”
“成功孵化出已灭绝568年的雷鸟,这是为了纪念‘诺亚计划’又名‘物种保留计划’······”
“换。”
“抗议者已经包围国际议会大厦三天了,他们举着‘生死平等’‘保护平衡’等牌子,强烈反对‘深睡启动计划’,他们的发言人声称,现在远远没到需要将那些杰出人士放出来的时候,没错,他们说的就是放,他们认为······”
呵呵,政客间的博弈。
“换轻松点的。”
“哈哈哈哈,大明星又掉水里了”
“换。”不要白痴的抢镜头。
“睿,看我的心跳显示仪,它跳得多快啊,我只爱你。”
“换。”不要虚假的多巴安。
“我的征程是······”
“换换换换。”不要打鸡血似的奋斗。
上千个台轮番闪动,主控机在角落里咬着小手绢哭泣,它今天找不到我的喜好了。
算了。
“关机。回收。”
吃不下的食物从裂开的桌子中间掉落,桌面恢复洁净,桌子里的酚类降解机开始工作。
“嗡嗡嗡嗡。”早该淘汰的机器发出轻微的震动声,在安静的房间里显得格外响亮,在这个回收技术极其成熟的年代,在身边朋友保持一年两换家电的频率时,我两年一换家电的行为被他们定义为老旧的“格物派”,而实际上我是“树懒候群症”。就像现在,我烦躁得想踹这台该死的机器,但想法和行动还差着一万八千光年的距离,所以我只是瞪着它。
“叮咚,大脑情绪干预系统提示您,您的负面情绪波动值已远远高于平均值,且持续的时间超过一小时。已达初级预警标准,请尽快调控,以防危害心脑健康。”
“叮咚,大脑情绪干预系统提示您······”
“闭嘴!”我暴躁地抠下这款据说是最新出的“心脑健康卫士”。这是林送我的升职礼物。林是个疯狂的科技迷,她相信一切有认证或没认证的新发明,以至于她可以免费参与到各种危险或不危险的先期实验中做义务小白鼠。
“呼——”终于抠下来了,我长出一口气。也不知道这玩意儿是上市货还是实验货。林是“外控人”,全称是“易受外界控制的人”,这是人类研究学者们最新定义的一类人,这一类人都自认为是最科学合理生活的一类人。其实,我翻翻白眼,他们是被商家、科学怪人、发明达人操控的人。林经常干那种半夜3点起床,喝杯自然水再睡觉的脑残事儿。她中毒已深,我没有。
我再瞅瞅手腕上的脑电波显示器,这短短的一瞬,我的念头像流星群一般壮丽的划过脑球,但那片灰色区域中的警示点仍在一闪一闪又一闪。
“我靠,这不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嘛!还用它告诉我,我在想事儿,我心情不好,我是脑干断了还是神经元疲劳的残疾啊?”
我给这台机器下了评语,数据马上被传送走。我有些后悔,不知道他们的市场调查员会不会摆迷魂阵让我改评语,他们的售后会不会来磨叽我好改进他们的产品,可惜十秒的改评时间眨眼即过。算了,无所谓了。
我躺进虚拟仓,“开机,”我扬声命令,“限时”我顿了一下“两小时。”眼前场景立刻换成入口模式。
游戏三千万,我只踏出三条小径,一枪一心一景。
我径直走入标志着枪的通道。跳过免费,但充斥着隐形广告的人机对抗赛场,付了半块信誉币,进入真人vs场地,找了个同为两星级别的小组进入。
热带,雨林。各种植物拼命的扩张地盘,以争夺赖以生存的阳光和水。今天我对任何形式的竞争都不感兴趣。再说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全面完成,再进入自然里所花费的实在是割肉一般的代价。所以,新自然主义发出的口号是“不要城市圈养,我们要回自然的家。”好吧,就当我消费币子旅游了。抱着这个目的,当我发现一个活物后,就趴在树上用360度眼放大缩小的观察这只箭蛙玩儿。
这家游戏网站做的真好,连眼睛的动态都给做的这么逼真。
“啊!”我痛呼一声,强大的冲击力将我打得腾空而起。
“这不合理!怎么回事?”不管还在半空中的身体,我先用传感器连上客服。
“您的对手玩家新装备了一台全球定位仪,只需十个游戏币,就能让您尽享高人一等的体验,迅速找到对手的位置,让他防不胜防,会员打八八折,今日特价大酬宾,折上折······”
“退出!退出!”我留下“细节不错,铜臭熏天”的八字评语删除了这条路径,为躲避他们虚拟客服抱大腿似的挽留,我慌不择路地闪入一个极火爆的心型路口,几乎全裸的人形游戏说明牌嘟嘟了半天,除了天下皆是的坑玩家的文字陷阱,表白自己游戏伟光正的此地无银之语外,我就注意到一点,他家的游戏进入不花钱,没通关就退出,要花三个币。听到这儿,我就知道他家为什么这么火爆了。而当我一脚踏进去,看到自己粉红色的服饰,看到山清清水秀秀,古香古色的建筑中走着的都是九头身的俊男美女时,我就知道我来错地方了。虽然机器已凭借我过往的痕迹分析出我的性别、性向、喜好,将俊男们都调粗犷了,但它的设计初衷肯定是面对荷尔蒙激增的那帮小儿狼。虽然我可以通过光疗换皮术,把外在弄得跟他们差不多,但我不可能通过打针调脑垂体,把内里也弄的跟他们差不多。前一阵频频曝光的失败案例多吓人啊!所以我自认选择错误,交币退出,然后在一帮子皇上总裁超人战士特工的深情告白,男色诱惑下光速退出,太刺激人了。
真是,越来越多的大鳄进入游戏市场,让这些中小商家日子不好过呀!我躺在虚拟舱里,一时不知该干些什么,怔了半响,
“心理疏导。”
“您选机器服务还是人工服务?机器服务49.9信誉币起,人工服务499信誉币起。”
“人工。”
“请选择所需服务类型。”
“······妈妈。”
是的,我是第一批代孕人,为了应对全球性的老龄化问题,为了堵住人口逆增长的巨大窟窿,我们被造出来了。筛选出来的优秀基因,号称自然组合,只查缺陷。骗鬼呢!我们像工厂里的机器一样,在人造子宫里成长,被高仿真的机器妈妈带到三岁,在接受智能检查后,按天赋学习,最后扔出来“服务于社会,”天生低人一等的族群,怎么干也越不过透明天花板的族群。
“八号妈妈已联通。现在为您服务。计时开始。”
“滴    ——,孩子,你怎么了?”
我能感觉到眼窝有些热,但哭不出来。这是我们这批人的共同特点。被命名为“情感缺乏症”,我撇撇嘴,
“嗯,妈妈,我,今天工作出问题了。”

2018年的一个在大城市讨生活的小白领,就是那种衣能裹体食能饱腹的阶层,人模狗样地撑了一天,回到家。因为工作被批,而心里特难受。刷刷刷游戏都没劲儿。看新闻吧,确实关系到国计民生,可小老百姓只有知情权。然后看顶尖科技大发展吧,也就看一乐呵,然后默默等待发展的金光辐射到自己所处的外围。其他娱乐就是呵呵呵了,自己的心理自己摆平,要么想办法安抚住自己,如果实在严重就花钱找人唠嗑(心理治疗),出门在外,少有报忧的多为报喜,那么再过六十年呢,活久可见的六十年后,未来就会有很大变化吗?没有吧,这就是我的自命题作文《六十年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6-23 18:10 , Processed in 0.089497 second(s), 32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