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7137|回复: 0

【小说】不见

[复制链接]

165

主题

165

帖子

553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553
发表于 2018-3-5 13:5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文/韦小倾
不见【一】
  她只是个将军之女,深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且这个时代不适合她。所以她甘愿做颗朴华无实的珍珠,若不是他,她的光芒这一生都不可能绽放。
   在他的等基大典上,他自信满满,神采奕奕,颦睨天下。他刀锋般的脸庞,灿如星月的明眸深深的刻在她的心中,为他沉沦,化身鬼魔也甘愿。

    他初等帝位野心勃勃的番邦借机侵犯,城池一座座沦陷,他心急如焚。 他委身到他家,神色恭敬请求她父亲出山,重掌将令,收复失地!

  她透过小窗看见他神色憔悴,满面愁容。从此她为他女扮男装,替夫出征,戎马天下。她不忍看他如此神伤,她的天下,由她来守!!

   十年厮杀,见惯了战场的白骨如沙,她踏着敌人的鲜血,一步步从小兵历练变为现在家喻户晓的大将军,一代战神,名声比父亲当年有甚。从昔日人人耻笑的白面书生到现在的铁面将军,战场记录了她的成名史。

  昔时她去投兵,正好撞见来视察的他。他额头一皱:“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也让他来了,谁监官?国家没人了吗,宁可战败,也不可让孩子去送死!”

  他微笑向她招手,如沐三月春风:“小兄弟,过来”他伸手拍拍她的肩,:“怎么如此瘦弱,连匹马高都没有,回家去吧”。回头对身后人说:“免了他家的兵役”。

    她意正言辞道:“不,我要参兵,打得那群浑蛋滚回老家。我要守护你的江山!”

  “噗”,他笑了,他的江山怎么需要一个小孩子来守护,!“哈哈!有志气,如此黄口小儿都雄心壮志,国将不亡已!”后来他才知她竟是老将军的小公子。

  那年,她15岁,为他守疆十年。那天她们结识,成为后来的至交好友。

  25岁那年,边疆平定,四海称臣。自古功高震主者都无好下场,父亲劝她辞去将令,归隐山林,她坚定拒绝。只因他那句“我需要你”

  只道几个月后,她家被抄,全家1300口人被送至断头台,原因她欲拥兵自反,她才明白父亲的用意”。

    “衣儿,为父不怪你,不要自责,咱们家早晚都会落到这一步,他……不会杀你,好好活着”父亲身着囚衣,发丝散乱,却身板挺直,无愧天地!

    她脚戴锁链,泪流满面,朝那为她而死的家人们跪下,都是因为她!

   他从大将军的绝笔信中得知她竟是伊人。慌忙从殿中跑出,等他到时,只见断头台上血流成河,她满目悲凉,跪在台旁,终究是晚了一步。

    他走到她身后,低声说:“衣儿,我娶你为后!”

   “哈哈哈,你不觉得可笑吗?滚!我不需要你!你我从此恩断义绝,连我也一起杀吧!”

    那天,她26岁,她的生日成为全家的祭日!

    那天,她笑的最多,笑她多可笑。他一句戏言,毁她终生!

    那天,她戴着沉重的锁链,血染白衣,一步步走出皇城,远离这个让她铭记终生的地方,一生痛恨的人!

    那天,满城寂静,百姓肃穆,为她让道,无一人阻拦!

   愿奈何桥上偶然回眸,再不见你身影。


    一世长安【二】

  城楼下,民情激愤。

  “烧死她!”“妖妃!”“烧死她!”在官兵的阻拦下,依旧有大批的民众向前挤。不过死了一个昏庸的皇帝,你们…又激动什么。

  你还是一身红衣,从你入宫后,再没见你穿过。我承认了,很耀眼,随着火把的扔下,火势冲天,那火张着血盆大口要将你吞下。火剧烈的燃烧,你依旧面色不改,没有一点惧怕的神色,你的红衣依旧那么夺目。你平淡的望着我,没有控诉,没有埋怨,更没有求救,苍白的嘴唇微动,我读懂了,你说:“为了你,我愿意。”

  我闭目,扭头,不忍再看。是的,即使此时我做了皇帝,依然什么也不能做,一如当年,救不了你的家人,也救不了你,眼睁睁看着你入宫为妃,嫁给我那昏庸的父皇,喊我的母妃姐姐…

  我记得你以前最爱穿红衣,!那般张扬的红,那时我还是个风流皇子。你说:我太可恶,勾搭了一群年轻貌美的姑娘,你年龄又大,所以一直穿最红最亮眼的颜色,期盼你能在我眼睛里多停留一刻。

  直到现在,我也不懂,你为什么会喜欢比你小七岁的我,毕竟丞相之女,京城第一美女,,随便哪个名头都让去提亲的人踏破丞相府的门槛,你却一个也不见,拖阿拖啊,拖成了剩女。

  撇下那一群富豪子弟,达官贵人,风流才子,却跟在九岁的我身后。正是我读书用功的年纪,你却把我从黄金屋中拉出,陪你玩什么放风筝,你笑嘻嘻的说:“哎呀,小老头,都快无趣的赶上我爹了。”

  我打趣你,喊了一声“闺女!”你追着我跑了整个皇宫。然后一起躺在某个角落,数星星。

  后来我懂得了隐忍,不再整天窝在书房,开始频繁的出入各种风月场所,身后也总是你的身影。你霸气的说:“不许动,他是我的!长的那么丑,还跟我抢人,比我漂亮的尽管放马过来!”那是你的虚张声势,我懂,她们嘲笑你老。

  你一日日地跟在我身后,盼着我长大娶你,你想做我的新娘,想和我一起喊母妃。我长大了,却没娶你。那时,你已是罪臣之女,我既不能救你,更不能娶你,我娶了将军之女。你入了宫,说:“我不怪你。”一步步爬到贵妃,为你的父亲平反。

  你的入宫使我那昏庸的父皇更是从此君王不早朝。在你的里应下,我成了皇帝,你却成了妖妃。

  大火先从你的裙边烧起,越来越大,映红了半边天,你的面容渐渐消失在火里,我只能坐在冰凉的宽阔的龙椅上,看着你被烧死。没有人看到我袖子里的手一点点握紧,鲜血顺着手指流下,染红了里袖,你从没问我是否喜欢你。

  在所有人退后,夜深人静,皇宫静的可怕,仿佛一头巨兽在潜伏。我独自坐着,直到半夜,直到月亮高挂,直到大火燃成灰烬。清冷的月光打了一地,秋霜凝白了我眉梢。

  之后,我建了一座长安宫,诺大的宫殿里里面只有一个小坛子,还有偶尔喝的烂醉的我……

  如有来世,我许你一世长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12-12 08:59 , Processed in 0.084772 second(s), 30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