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10468|回复: 0

【小说】安静下来好吗(三)

[复制链接]

55

主题

55

帖子

21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13
发表于 2018-2-8 17: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个周末,除了继续思考那晚的问题之外,我很想看看那部电影。平日里,我也常常钻进静仪的家,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就跟她一起宅上一整天,这是我最享受的时光。我邀请她看电影,她欣然答应,见面后除了八卦我跟高延之间的进展外,对于克隆人的事情,她兴趣不大。
那是几十年前的老电影了,很难找到合适的设备能读出来,我拜托公司技术部门的同事,花了好长时间才帮我转换成可以播放的格式。我俩窝在沙发里,茶几上堆满了零食,其实我食量很小,吃零食的习惯完全是跟静仪学的。
电影从存储器投影出来,我们很快被诗一般的画面和情节吸引了。两个小时过得很快,当林爱娜念的那段台词出现时,我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生来就是自由的……”
我转过头瞄了一眼静仪,她眼里涌动着泪光,让人忍不住想要给她安慰和依靠。
尽管我也因为这部电影而心碎,但想起同样爱看电影的张欣,我还是保持着一定的理智。她在里面看出了什么?她的自杀是因为某个真相吗?还是说以自己的死亡作为警示?林爱娜会成为下一个她吗?我不敢往下想。
电影最后,女主角勇敢地反抗父权,然后跟随丈夫开始了一场拯救黑奴的海上冒险。直到字幕滚动结束,我才意识到,我和高延此刻是同一条船上的人,并且,我们都不知道此次航行的目的地在哪。这种巨大的矛盾在于,我们努力维持着一种平衡,但同时,我们很可能是第一个打破它的人。要帮她,就意味着我们俩要背叛自己的事业。
那部电影我又回家反复看了两遍,自由这个词在我脑海中被烙下了深深的印记。仅从意义上看,它不应该被使用在那么决绝的场景中,它也不是在死前才敢发出的呐喊,它应该是一个稀松平常的词儿,它理应是每个生命与生俱来的,不需要刻意标榜,也不需要跟谁去争取。
可是为什么,我没有把它放在代码词库中?
还有很多问题,我都不敢去问我的父亲。在他面前,我依然是一个乖乖女。如果可以,他希望用电脑程序帮我编写好完美的一生。生活中的闲暇时间,只要说是跟静仪在一起,他就不会那么敏感。我跟高延又悄悄见了一次面,这次是在中央公园。
早晨刚下过一场雨,公园里人烟稀少,偶尔有几只白色鸽子从草地的低空盘旋而上,高延的目光追随它们去到更高的天空,湿漉漉的云雾里像是藏着什么归宿。
在说了我的计划后,高延没有过多疑问,这应该是一件很疯狂的事,但我俩今天却特别平静。在这之后,他告诉我了一些事情。
高延的前一任警官叫陈尚东,他在高延的生活中扮演了亦师亦父的角色。高延拿出那个酒红色笔记本,说:这是老陈给我的,他总是说,电子的东西靠不住,还是笔头让人安心。
陈尚东除了是克隆人法案的最高安全执行官,还有一个令我想不到的身份——拓维公司的客户,他的妻子是一名替代人。陈警官在妻子死后用她的DNA克隆出了一个一模一样的她,但他没有选择为妻子植入他们共同生活几十年的记忆。
一切的爱,全都归零。
她死而复生,和他重新相爱,这个听上去浪漫到了极点的童话,在高延的讲述中,我竟然体会到了一种无奈和苍凉。但高延说:我见过她,在拓维公司成功将她培育出来后,我跟老陈一起去接的,感觉很奇妙吧。在那以后老陈变得更加热爱生活了,连乏味的工作都无法从他身上夺走一丝一毫的活力,说实话,我挺为他高兴的。此刻我终于理解了高延,在他眼里,克隆人可以被当作亲人。
对他来说,算是一种救赎吧,而且你也看到了,这就是拓维的伟大之处…”我似笑非笑,然后呢?
你说得对,老陈申请提前两年退休,他还说,他的替代人妻子帮他减少了负罪感现在,他们应该回老家一起生活了。之后,我接手了他的工作……”高延一边说,一边用脚拨弄着地上的石子,双手插在裤兜里,像个刚长大的少年。
负罪感?
嗯,在安全执行官眼里,每个克隆人都是不稳定因素虽然你们公司的返厂率不高,但是,他可能亲手抓过不少克隆人…”他把脚边的石子踢远了。
其实我对克隆人法案了解的并不多,但至少知道,返厂就意味着他们生命的结束。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高延也被这种负罪感包围,我希望,他的内心是永远澄澈而透明的,就像夜晚的星空那样干净。
我将伪造的一份电子文书传了给他,他可以用这个依流程带着林爱娜离开工厂。
行动那天,我在公司的一条要客通道悄悄等着他们。在约定的时间内,他们出现了,林爱娜穿着一件宽大的套头衫,跟在高延身后,她的精神状态还算稳定。我跟高延简单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一起迅速离开。我用我的ID权限把他们带到公司的一间操作室,这里是给克隆人灌入身份信息的地方,他们的序列号藏在右肩的皮下,要用特制的仪器进行扫描后才能看到。
林爱娜很配合,扫描之后,操作室的大屏上显示出了她在福山工厂的所有工作记录,最上面的一行用英文写着暂停使用。我希望这些复杂的程式和数字在她眼里只不过一堆无用的乱码,但她看上去还是有些紧张。我右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用从未有过的柔和语气轻声鼓励着她:别怕,放松点。
6 天前  
头像 SF等待光年 楼主 LV3 5
高延站在一旁看着我,我多想就在这一瞬间,他已经爱上我了。
我的手指在全息键盘上飞快跳动着,就剩这一步,要将她的序列号从系统中枢里全部抹掉,这可比转换老电影的播放格式难多了,还好之前见父亲在这里亲自操作过一次。
十几分钟后,KND73269应该自由了。
我抬头给了高延一个胜利的微笑,他也微笑回应我,这样的默契似乎经过了漫长时间的练习而终于让彼此都心生欢喜。
我们从操作室迅速离开,在去楼梯间的途中,有好几个穿着白色制服、带着口罩的工作人员从身边经过,我尽量控制自己的呼吸和眼神,将他们挡在另一边。可能公司每天都有各种各样的克隆人事务需要解决,所以我们并未引起其他人的关注。
我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直到开车离开了公司,才觉得刚才发生的一切应该有多紧张。
林爱娜坐在后排,轻轻说了声:谢谢…”
我回过头看看她:先睡会儿吧。
窗外的繁华世界并没有吸引住她的目光,我知道,她的整个世界都在内心里。很奇怪,为什么人类反而颠倒过来,执着那些易朽的表象,对自己的心却不闻不问。此刻,我竟然有点羡慕她。
高延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我感到心安。
天渐渐暗了下来,我们正慢慢接近我回忆里的最深处,那间藏在海边树林间的老房子是我中学前和父母生活过的地方。自从母亲离开后,我再也没回去过。我偶尔会想起那里像宿命一样蜿蜒的海岸线,在夜里海浪安慰沙滩的声音,还有我和妈妈留在一望无尽的海面上的欢笑。我那时以为,世界的尽头就在眼前。也许现在,海边那间大大的屋子里除了灰尘,只剩下离我越来越遥远的童年。
林爱娜可以暂时生活在这里,在她想好要去哪里之前,这个地方对她来说应该非常安全。
屋子比我想象的干净,里面的摆设几乎没有变过,尽管有些细节我都已经忘了,但零碎的回忆还是如潮水般涌来,我在楼梯上摔下来过,我在厨房被刀割伤过,我和妈妈一起窝在沙发看电视,爸爸又买回来新的玩具……
如果,要我为自己编写记忆,可能根本无从下手,因为随机性和必然性中间永远隔着一道鸿沟,我不能为真正活过的人去编造我以为真实的记忆,就像谁都没法续写别人呕心沥血创造出来的故事一样。
高延从车上拿出提前准备好的食物当作晚餐,我们仨围坐在餐桌边,温馨的灯光让气氛忽然变得很不一样。我们畅聊着往昔的快乐和蠢行,屋里仿佛又重新有了生气,像是垂暮的安静老人终于迎来了多年后的归乡人。但林爱娜不习惯我们的食物,她需要胶囊。
她比我想象地健谈,似乎那次不愉快的会面、以及某些伤痛暂时都被她抛到脑后,享受此刻是最明智的。高延也很放松,他拿着面包的样子像是面对着满堂盛宴,嘴角笑起来的幅度是这段时间我见到过最大的。如果静仪也在场,今天会是我最开心的一天。
屋里回荡着我们的谈笑声,但不久后,我感觉到远处的黑暗中有一双眼睛正盯着我们,两个红色的光点低低的,距离地面很近,正在往餐厅这边慢慢移动。
了一声,指了指红点的方向示意他们看过去。
高延慢慢站起身,走到我们前面,似乎随时准备挡住一切危险:先别动…”
林爱娜也变得紧张起来,小声说:是什么?
那个光点……我好像在那里见过,它如果出现在这里,那也许曾经是我记忆里的一部分。等它终于走出阴影区,我才认出来,它,是我的老朋友。
我看着它,喜出望外:阿飞?!
一只咖啡色的小贵宾狗从黑暗中跃出来,看见我们发出欢喜的汪汪叫声,又迅速来到跟前,围绕在我脚边转圈,它亲昵依赖的姿态让我感觉一直以来过于坚强的内心,在此刻忽然变得无比柔软。
阿飞是一只电子宠物狗,它的核心技术同样来自拓维公司,是父亲送给我的生日礼物。它外观跟真正的狗没有任何差别,尽管身体里是金属零件和一堆复杂的电子线路,但是我对它的喜爱没有因此减少。
在我和父亲准备离开这里的那天,我们忽然找不到它了,我哭着上了车,还没来得及说再见就分开的感觉,在记忆里依然那么清晰。也许,它的程序里有一条设定是保护好这个家,在那时,它悄悄躲了起来,故意不让我们发现。
高延蹲下来摸了摸它的头:它在这里这么久了,自己会充电么?
嗯,它有AI的。
它真可爱,永远不会长大,永远不会老去,多好啊。林爱娜眼神变得温柔,同时又有些伤感。
我把它抱了起来,它盯着我转了转脑袋,像是看穿了我的一切。高延说,如果这些年它能一直陪我,我会比现在快乐很多,也许吧。
简单收拾后,晚上我们三一人一间房,我想,我们并不期待明天。临睡之前,阿飞跑去了高延的卧室。
不一会儿,它轻轻跳上床,拱了拱我的背,嘴里衔着一个笔记本,是高延的。在本子最后的一页,有一行工整的笔迹:睡了么?谢谢你做的一切,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希望你能像今天这样快乐。
我好久都没看过有人用笔写出如此好看的字了,突然很怀念那种古老的交流方式,我抿着嘴摸着那字迹,内心一阵温暖。
我该怎么回复他呢?阿飞?
汪汪汪阿飞的语音程序里只有一种叫声,但是他每发出一种声音,程序就会自动将其翻译成文字,通过它尾巴尖上的微型全息投影端发送出来。虽然人工智能可以让任何机械具备初步的人类思维和行为模式,但人类更习惯在它们不如我们的时候显示权威。
阿飞刚刚说:他肯定喜欢你啦,需要看看他刚写字时的情绪数据分析吗?
不用啦,你这个机灵鬼!
我在那行字下面开始写,有种多年不写字的生疏感:谢什么?我可不是在帮你,说实在的,我感觉你不适合这份工作呢……你有什么其他的愿望么?比如环球旅行?
高延:我也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我能做的,克隆人可能都比我做的更好吧,不想去想那么多了,对未来真正的慷慨,是把一切献给现在那你呢?有什么愿望吗?
我: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哲学家~我想像那部电影的结尾一样,跟心爱的人去冒险。
那我可以跟你许一样的愿望吗?
哈哈,好呀其实,如果不是这件事,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回来了……过去的有些事情,怎么会同时让人陌生又熟悉,有种转圈的感觉,有种总在回头的感觉,有悲亦有喜,就像平稳行驶的车轮同时向前和向后……
我理解你的感觉,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游荡,并不意味着有一个应许之地。我们所有的记忆都是时空阻隔的产物,这是你曾经的家,发生过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从这段时光中获得什么。
嗯,我觉得我跟林爱娜有些相同的地方,只不过,人体可能有种自主选择的功能,天生懂得趋利避害,能将痛苦深深埋藏起来,直到遇见某个不可知的点,才让人重新去审视自身的荒谬性……
但你跟她也有不同的地方,你知道真相,知道真相的人从某种意义上会比她更痛苦一些。
但我以前从没觉得……那你呢?你也知道真相,会痛苦吗?
有时会但我遇见了你,就觉得不重要了。
……
送你苹果会腐烂,送你玫瑰会枯萎,给你我的泪水。你喜欢电影,这部比我爸爸的爸爸还要老的电影,叫《永恒与一日》,我还记得这句台词。
我不要你的泪水,我想收藏你的笑容。
好吧也许,《暴风雨》更适合说晚安。我们是如此一群人,梦想由我们创造,我们卑微的生命,身边是一场好眠。
好梦。
晚安,早安,午安,晚安……
阿飞来来回回在两个房间穿梭,似乎还不累。这样的对话,让我第一次有了一种遇见灵魂伴侣的错觉,也许对面屋子里的人是不真实的,而是我自己在镜子里的倒影,是错误记忆的排列,人总是还没真正拥有,就开始害怕失去。我一直相信,我们不可能找到别的归宿,除了自己,但也许,有时自己就是藏在另一个人身体里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2-25 00:15 , Processed in 0.082747 second(s), 32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