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7012|回复: 0

【小说】量子杀手

[复制链接]

81

主题

81

帖子

26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67
发表于 2018-1-15 10: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量子杀手作者/雪是云破碎的魂
        这是二十一世纪八十年代初的某一天,极为平凡的一天。阳光正好,人们悠闲地坐在宽敞的自动化个性房间里——它们不再遵循如同积木一般堆砌得四四方方的建筑模式了,从五十年前开始,人们就可以按照自己的个性和创意,把自己的房子装点成各种形态,这些看似普通的墙壁还是全息屏幕,到了夜晚,无数的星星漂浮在屋子里,彩色的星云缤纷多姿地“流淌”在人们身边,让人们逃脱白日的喧嚣,在静谧之中享受着独处宇宙的温馨和甜蜜。  陈飞是一家化工厂的老板,他开的化工厂在国际上有着响当当的名气,也因此他大腹便便,家财万贯。他的厂子的各个分部都购进了许多高质量低能耗的人工智能,并且辞退了许多相比起来“身体脆弱,消耗资源大”的工人,他们领着企业补助的基本工资,乐得坐在家里翘大腿,偶尔打打全息虚拟游戏,泡茶吃零食,或者和人工智能下棋打扑克,虽然每次都是输,但日子还是蛮有年轻人的小资情调的。陈飞也没去多理睬那些老员工,他只要负责监测各层的人工智能反馈过来的运营数据,向国家上报税务就好了——智能系统会帮他自动缴清相应的费用,然后帮他思考最好的新花样的消费娱乐方式。如今年过五旬的他,已经厌倦了地球上的享乐,将眼光转到了太空。他想要到更远的太空去旅行。“对不起,您的资金不足以享受太空运动、娱乐、休闲和投资全套会员服务。看看您是否转到普通服务……”太空银行的人工智能对他帐户的十位数似乎不屑一顾的样子。陈飞不服气地说:“要干就干大的,一次爽够,那才叫人生!企业里有哪些必要的开支,再抠一些油水出来!”他说着用激光笔敲打着桌面上的全息屏幕。屏幕渐渐地亮了起来,大量的数字和图片围绕在他的身旁缓缓旋转着。他用手指快速地拨动着它们,过了一会儿,将一张图片点开来,定格住。他大声说:“我们可以不用如此多的排污系统。至于废弃的化学物质,可以直接压缩到地下岩石当中,谁也不知道。用另一套设备,就可以省下一笔排污费用。”“这样不合适,”人工智能说,“虽然岩石内部的化学元素较为稳定,不易发生衰变,但一定的时间以后会有辐射释放,会影响到您和其他人民的后代生息的土地,甚至会积累能量,引发大规模的地质运动。您要用自己的名义好好思考。”意思是你名声在外,如果做了一件对不起人民的事,那么你会摔得比别人更惨痛,更难看。你的每一个小小的举动都会被媒体的放大镜给无穷倍的放大——甚至达到显微镜的效果。你不能有任何一点昧心的举动啊。陈飞有些不耐烦地说:“可是子孙后代怎么生活,那已经是在我死后的事情了,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会臭名昭著吗?不可能!即使他们事后明白一切,难道我还诈尸起来受他们的批斗?人生短短,死后无知无觉的,身前身后事,我们都不需要管!”人工智能问:“你们人类都是这么想的吗?”陈飞回答:“是的!”人工智能去执行命令了。天色渐渐暗下来了,天花板四周亮起了星云的柔光,一面墙上开启了一个立体的虚拟窗口,里面展示出了各种各样的美味佳肴,从龙虾、螃蟹到咸菜、馒头,应有尽有,好不诱人。陈飞点了点头,暗自想道:终于换了花样。点了红烧鱼、白米汉堡和韭菜水饺,还有一份莲藕汤。人工智能快速去准备了。菜香通过墙壁四周小小的纳米纤维孔模拟着传了出来,令陈飞突然回忆起了爷爷说的他们小时候的生活,那时候几乎人人都会炒菜,而且会换着各种花样,在一个叫做厨房的充满油腻的芳香的所在挥舞着铲子,温馨就在房间里四处粘连着,如同那甜甜的炸年糕。他只吃过人工智能做的年糕,而且有一段日子几乎是天天吃,里面有花生馅芝麻馅绿豆馅红豆馅玉米馅各种杂七杂八的,要什么来什么,几乎不需要充满期待,这让他很快就腻味了。要不是现在,自己花重金聘请的机器人大厨会把韭菜饺子做出肉味,会把红烧鱼做成卤豆干的味道,他根本就不想进食——可不进食,他又精神空虚,除了物质充盈,他无事可做,也无人可以和他一起泡茶休闲。他的身边,都是虚拟情感的高科技。他多么想有一个真正的家呀!他的事业,可不能交给机械。但他还有七十年好活,所以他完全不必要顾虑此事。正在他无所事事地转动着回忆的轮盘,放映那一幕幕渐渐陈旧的影像时,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脑后一阵风过,脖子上一阵冰凉,不禁汗毛倒竖,全身的筋骨似乎都麻木了,心脏的跳动也静止了一会儿,突然间如同打鼓一般加快了。一个梳着齐耳短发的美丽女人,身上披着奇特的风衣,手持一把闪着雪亮银光的长剑,梦魔一般地逼近了自己。他明白来者不善,可丝毫叫不出声来。室内与人工智能挂钩的应急救助系统也不知为何哑巴了,只见这个好像来自江湖上的奇特女子一晃身,银光泻地,陈飞就真的飞了起来,它看到了自己的身体!然后这灵魂也失去了一切知觉,坠入了无边的黑暗里……从此世上,少了一个叱咤风云的人。直到此刻,房内还是寂静如初。没有一声呼喊,也没有一句惨叫,一切都在瞬息之间。那个女子的身影淡去了,如同烟一般地散了。当刑警接到人工智能的报案时,已经过去了十来分钟。而人工智能都表示没有看到杀手,从它们的大脑记录显示,人工智能没有说一句谎话。他们仿佛丢失了一段本应有的时间,大概是十分钟。而这段时间的开头,或许就是神秘杀手出现的时刻。刑警们面色大变,叹息道:“又是‘幽灵剑客’!”

最近频繁出现的“剑客杀人案”轰动了整个世界,在全球范围内都有人被神秘剑客一剑刺杀。这些人处于社会的不同领域,年龄一般在中年阶段,生前从事的工作也不同,也有许多是领取基本补助闲在家里的。而这些剑客长相各异,甚至年龄大小和性别都不同,可出现时同样都持着一把复古的长剑,剑柄永远是雪白的,如同最新打磨出来的一样,让人望而生俱。可没等到这种恐惧感传入脑部神经,更没人能仔细看清剑客的详细面貌,这些人就死在了他(她)的剑下。英明的科学家根据自己的亲人突然暴死后瞬间的大脑画面提取结果来看,才还原了死者生前的所见,此时它才刚刚传到脑神经,恐惧感才刚刚蔓延开来——可是人早已停止了呼吸。于是死者的肌肉开始恐怖地抽搐起来,其实此刻他们的身体或许还没有死亡,可是催动身体器官运转的那种“灵魂”已经先死亡了。
所以,这神出鬼没,从天而降又离奇消失的幽灵杀手,又被叫做“灵魂杀手”,他让人们感到无比的恐慌,打破了人们安宁祥和的生活状态。有人说杀手是要借此打击人类;也有人说他打的是“出头鸟”,让大家做“缩头乌龟”好;也有人说这仅仅是个变态的杀手,心情不好就随时杀人。而关于他最神秘的行踪问题,科学家们早就认为,这和量子理论有关。人也是由无数的单个量子物质组成的,人的意识是一种非物质的量子形态。物质量子在被观察的时候,神秘的波函数就会塌缩,物质就会从迷离的所有可能的状态当中“拨云见日”,显示出一种确定的状态来。当然,拨开云见到的不一定是日,也可能是月或者星辰,但不会是日月星辰三者的叠加态。神秘的“幽灵杀手”有可能是通过量子形式从平行时空穿越来的“未来者”——为了不产生“费米悖论”问题,他必须是来自另一条时空线的“未来人”,而不属于我们这个世界的未来。量子理论能因为“观测者”不同而产生众多可能的主观世界,所以每个生命的降生都是具有偶然性的,他只能在一个世界出现并存在,也只能去感受这个世界。因为他只是一个观测者,而不是无数个不同的观测者。
来自别的时空线的先进者干涉我们的世界?他为什么会观测到属于他们这个世界外的另一时空?这就要想到量子物质和量子意识的区别了。量子物质,只能在被观测的情况下出现一种固定的状态,那么如果是量子态的人的意识呢?意识看不见摸不着,但它可以让人们将思维延伸到不同时间不同空间的不同事件,它在人们的肉体死亡后,应该依旧存在着,但没有观测者,意识应该就处于一种叠加态当中。但在量子物质中,一旦观测者没有出现,物质也就似乎不存在,宇宙也就不会出现大爆炸。观测意识的,一定是另一种形态的生命体,它本身也可能是意识的一部分。这样的问题人们也只能猜想,但科学家们分析,先进的未来人来到这里,一定是为了干涉什么,干涉一种事件的发生使它不会对这个时空的未来造成一定的影响。而这些被害者的所作所为,或多或少地影响了未来世界的发展,成为了未来人不可不除的眼中钉。他们自己时空的过去无法改变,只好给予其他时空的世人们一次教训。科学家们认为:“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按照我们世界如今的法律,思想自由和生命自由是人们生命当中最大的也是最长久的追求,只要没有对当今社会造成秩序干扰,这些来自未来的先进者随意剥夺他们的生命,到底该不该受到我们法律的处置呢?”
对此科学家们和人文社会学专家进行了深度讨论。科学家们以赞同他们所作所为为大方向,原因是“他们的科技发展到了一定程度,文明的道德水准也会有相应的提高。他们懂得为自己的一切行为负责,否则科技早已经毁灭了它们原来的那个世界,也就没有‘量子杀手’的出现了”;可有几个科学家认为,量子意识是可以脱离物质环境存在的,‘量子杀手’的意识不一定本身就存在于肉体当中。换句话说,那个时空的文明或许真的毁灭了,但他们的文明已经发展到了足够感知并操控意识的程度了。人文社会学家并不了解所谓的科学专业名词,他们从自己专业的角度上说,未来人这样做是不道德的,它们有权举报,但无权挑战这个世界的法律。“现在的社会不是血腥暴力的江湖,不是意气用事,根据自己的大脑主观认知就可以轻易毁灭一个智慧不如他的生命体。”有科学家反驳“:从前的人类面对比自己低级的动物,不是想杀害就杀害吗?高等次的智慧和我们无法进行平等的沟通,也没有合适的共同法律来约束,只好对我们进行‘文明化的杀戮’。”其中一个高个子白皮肤的人文社会学家就开始冷笑:“文明化还需要杀戮?你还以为是战争么?‘量子杀手’就不能与我们进行和平交涉么?都是地球语言,我们怎么就听不懂了?难道他们把我们看做啥也不懂的牛、马?跟我们说话就是‘对牛弹琴’?至少对你对牛弹琴还可能让牛心情愉快产出好奶,难道这群未来疯子把我们看做了什么!野人吗?真是笑话!”
有的科学家想道:怎么就没可能把我们看做野人?相比一两个世纪之后的未来,人类的智慧或许以指数级别在迅猛增长,他们看我们,如同我们在看那些史前茹毛饮血的野人一般。看到我们野蛮的行为干预未来,他们即使要充当伟大的神教导我们,我们也无法模仿学习得来,只好采取强硬的方式,难道不对吗?但科学家不是决定社会人心理命脉的决策者,而看来似乎坐在对面的社会学家们更接近符合这个名位。所以他们并不想过多地争论。这个问题终于推到了联合国领导主席的办公桌上。这起案件终于引起了联合国众多高级领导人的瞩目。
就在现在,“量子幽灵”杀人案还在接连不断地持续发生。而聪明的警官们也注意到,这些被杀害的人,无论是来自大企业还是小单位,或是个体户,从来得及提取最后记忆片段的一些人的脑海里,他们都明显感觉到这些人脑中充满了一些兴奋的激素,似乎是刚做出了一些新的决策,并为之感觉获利不小,从而引发了情绪的巨大波动。“这种波动传到空气里,或许会被量子幽灵感觉到,从而使它们以迷惑人类感官的形态出现——而他们一出现,就成了‘观察者’的死神。人的情绪波动会反映、作用在空气磁场当中,无处不在的量子意识就会瞬间感觉到,从而‘分身’实现他们的执法目的。”
“他们是一个人的量子意识分身,还是多个人的意识团体‘作案’?”
“听你的口气,你似乎是认为这幽灵是个来自未来的杀人团体。而我认为这应该是单个的意识——只有个人的意识才会始终坚定专一,不会产生思维和认知的分歧。即使是单个意识,它也可以无处不在,可以同时作用于天涯海角。如果是物质的量子会产生纠缠状态,比如相隔遥远的两个电子,自旋方向必须不同——因对方而异,而意识不会。”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找到‘它(性别不明的代称)‘或者‘它们’了。隐形的杀手,它不存在于物质世界当中,我们也要用物质之外的方法追踪。”
“怎么着?用电磁波吗?”“值得一试。”

联合国的大楼里也出现了“幽灵命案”。短短一刻钟时间内,联合国中的一些在会议室中开会的议员,突然间死在了“幽灵杀手”的剑下。幽灵杀手杀人时来无影去无踪,他最多只露出一个神秘的微笑,你还没有感到恐惧,甚至连叫声都还堵在喉咙里,就已经命赴黄泉了。案件发生后十分钟左右,才被机械安保发现。联合国的高级官员们面色惨白,他们如同一具具行尸走肉一般地赶了过来,跟在他们后面的是专门的私人医生——他们先前都没有得到任何警报。
“量子杀手”真的是太可怕了。
其中有一个谢顶的小个子部门人员急忙问医生:“他们还可能有救吗?”医生看也不看就摇晃着脑袋:“要还能救,也不至于让这魔鬼逃之夭夭。你有听过被幽灵杀死的人被救活过吗?”小个子一看倒在椅子上的那些议员们,他们身躯完完整整,身上甚至没有任何出血的痕迹。仿佛只是被摄去了灵魂一般。他吓得牙齿不断地打颤,仿佛赤裸身子跳入北冰洋里。
医生自知无救,很快就走了。小个子身后一个瘦高的白人问小个子:“你知道他们讨论的是什么吗?”小个子说道:“你看看墙上的资料不就明白了?”白人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只看到墙上凸出一张立体幻灯片,内容标题是“关于利用核武器发展太空经济的方针”,上面列出了最经济有效的发展太空武器的战略。白人眉头一皱,问小个子:“是不是这些家伙的行为惹恼了‘幽灵杀手’?”
小个子颤抖着声音说:“当然。对于他们的会议内容,我们应该给予深度保密。”白人却反驳了:“不,我想应该公之于众。从这儿我们能猜出‘幽灵杀手’的想法。”
小个子点点头:“只要审批通过,我没意见。你猜出什么来了吗?”
白人平静地说:“杀手也是为了未来的人类着想。我们应该去理解它,并支持它。这样我们可以高枕无忧了。只是我们从政之人,处在社会的风口浪尖,还得多加小心啊。”
白人说完后转身走入自己的办公室,小个子一颗心几乎跳到了嗓子眼。他恨不得立马辞职,归于平凡。可这如同说的那么简单吗?恐怕未必吧。
他摇着脑袋,缓缓地走了出去。此时此刻,就连戒备最严的联合国最高领导人,都感到自身难保。他不敢拿神秘的幽灵杀手奈何,可他不能对人民的哭声置之不理啊。
他突然想到:“是不是该让人们反思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呢?我们的发展要做长远之计啊!幽灵杀手,其实是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灵魂深处的执法者啊!”


联合国高级官员在网络上全球公开发布了一则短讯:各位公民,你们不需要为“量子杀手”的存在而时刻恐惧和忧虑,因为“量子杀手”不是一个见谁都图谋不轨的嗜血魔鬼,它不主张暴力,也不希望看到鲜血。相反他是一个正义的执法者,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灵魂当中。我们需要反思自己的所作所为,包括脑海中不时浮现出的那些念头——它们对得起身边的人吗?对得起这个世界吗?对得起我们的子孙后代吗?我们的所作所为,是在为现在和未来的所有人造福吗?如果你反思过,并且做到一切都无愧于心,那么你就不会成为“量子杀手”的下一个目标。如果你不肯这样思考,而是照旧以自己的私利为中心,不断地去排挤别人,去破坏环境,那么除非你把自己隐藏在这个世界之外——既便如此,来自未来的执法者还是会找到你,你灵魂深处的执法者也会带给你更大的惩罚。这是本人的观点,或许我的推想并不那么准确,但我相信“量子杀手”是善良的,它用特殊的手段还给我们一个美好的未来。
人们都从自己家中的墙上收到了这则短讯,阅读过后,人们的反应不一。有的人想到身边那些突然死在杀手剑下的人,似乎他们都有一种贪婪的性格,或者无限度地掠取免费的自然资源,或者随意破坏地球家园甚至太空中的环境,认为这对他们的利益不仅无损还有额外的盈余,他们就这么想,这么做了。人们慢慢地明白“量子杀手”的真正用意,从自己的身上着手开始改变了。
同时,科学家们也试图利用电磁广播联系这位神秘的时间旅行者,不仅想要从它的口中得到一些关于他们世界的情况,还要他来扶持我们现代文明的发展进步。人类现在已经被智能化设备牵着鼻子走了,渐渐地这些智能设备会不断地加速,人类被牵着跑,牵着飞,最后身体是不是会被撕裂开来?谁知道呢?谁又敢去想象呢?现在的人们意识麻木,抱着“过一天是一天,吃一顿是一顿”的淡如水的态度在人工智能的“饲养 ”下过着宠物一般的日子,人虽然没有被机械生命如同对待宠物一样抚摸身子玩耍取乐,但他们甚至不敢离开人工智能的范围去外头“四处流浪”——外面的自然都几乎被虚拟现实的伪装给覆盖了,人们头顶上是为了遮住臭氧层空洞而用虚拟现实设定好的蓝天白云和银河星空,连阳光都是被人工过滤后才照射进来的,除了这些还有什么?有的人想起了自己的爷爷祖父一辈,他们辛劳一辈子,追求的就是那种不仅衣食无忧还可以不用被职责牵着鼻子走的清闲的日子,为自己的后代换来富足自由幸福的生活。但现在大家都在仰望幸福,仰望自由,至于对富足的感觉和享受,他们早已麻木。大家都生活在人工智能包围的高科技的宽敞屋子里,都是十足的富人,谁也不用辛劳奔波,几千年文明积累下来的深厚宝藏就足以让他们翘着二郎腿吃吃喝喝了。但这不是幸福,他们都很清楚。
以前的人们喜欢回忆过去的时光,向往无忧无虑的孩提时代的生活。可现在的孩子就在机械生命的“关怀”下,吃遍无穷变换的美味,一边吃一边将过多地脂肪化作电热能供给人工智能使用,然后人工智能再根据全新的分子结构组合产出新的口味的同类食品。孩子们的学习时间和任务是随意的,因为他们想知道什么,人工智能就会给他们填充什么。以至于长大后,人丝毫没有了胃口,也没有了学习的热情,更因为没有理想,不知道要追求什么。更不爱阅读,因为读过的东西仿佛吃腻了的食物,看了就要反胃。有钱的人去了太空,但因为体制脆弱,人工智能依旧不离左右,他们已经对受监视习以为常,丝毫没有一种灵魂被束缚的感觉。
有的人想到过,时间不是一条无限延伸的线,它其实更像是一个圆圈,一个很大的线圈,走到尽头就又回到了开始。或许宇宙最终也会成为和开始时一样的一个奇点,开始时是辉煌的,结束也是辉煌的。然后宇宙又开始大爆炸,时间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旋转。

“时间环!如果时间线可以形成一个闭合的环路,那么我们的时空旅行,可以不仅仅地局限在量子形成的多平行时空之上啊!如果未来的时间旅行者有可能,是可以让我想到挽救本时空的方法呀!”此时“量子杀手”正在虚无的空间中看着身边无数的量子事件闪过,它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
不知道是不是某个平行时空“前人”的偶然思绪造成了它的灵感,它开始期待着那个未来来客的出现。
社会上觉悟的人也越来越多,“量子杀手”作案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可是人们却愈发地想见见这位神秘杀手的庐山真面目了。
有人分析他的剑:“剑是一种对付灵魂的武器,不同于武侠当中造成血肉横飞惨象的那种物质——那只是杀死一个物质的躯壳,这种死亡在未来人看来只是故事中野蛮人留下的古老笑谈。当他的剑舞动时,剑就成了一种量子化的存在,对面对剑招的那个人的感官来说,剑的指向有无数的可能性,此时剑处在概率云里,没有因为观察者的观察而变得清晰起来;而最后观察者所看到的,从概率中脱胎而出的,现实中剑的指向,这一剑却已经使观测者失去了自己的身份,因为它已经在物质上死亡了。这说明了从意识层面上脱胎出来的量子理论,和我们传统认识上的量子物质理论有所不同。‘物理学’只是人类对于所接触的物质世界的感知成果,在这里我们无法读懂量子,可我们所未知的一切生活中的概率事件,它们是可以受量子态的意识控制的。”
但猜测终归是猜测,科学家们的求知心理让他们离开了原本舒适安逸的家,迫切地想要戴上职业的帽子,真正地开始忠于自己的本职工作。“人类一定要改变。只有改变,才能让我们的子孙后代(即使不在同一条时间线上,没有必定的因果关系)——千千万万个‘量子杀手’接纳并原谅我们的所作所为。”


新春之夜即将来临。人们早已经不过春节了,对于头顶不断响起的电子鞭炮,还有那震耳欲聋的虚拟炮声,他们只想远远地躲开。立体的烟花变换着色彩从天花顶降落,放出灼人的热量,人们好像飘在了空中,身子接近了那易冷的烟花。是不是虚假的黑暗,让虚假的烟花更完美,让人心更容易被智能俘获呢?
他们厌倦,但他们离不开。人是社会的特别动物,他们不想被社会的规矩奴役,不想成为劳动的机械,不想出门去;但他们又害怕孤独,渴望喧闹,渴望外界的一切都能为自己创造价值,让自己身处的囚笼锦上添花。外头虚拟天幕的烟花也在不断地燃放着,升起又落下,天空就是一个巨大的荧幕,上映着众生的渴望,一缕缕孤独的灵魂游走在尘世间边走边看,灵魂丝丝缕缕地被抽去,剩余的不断渴望能从荧幕里得到更多的回报,最后走着走着灵魂就消失殆尽,什么也没有了。连凄冷的自然风也无法吹起那岁月坟墓前的枯黄的野草。
就在这时候,来自这条时间线的未来,或者说在过去的尽头之前的一个旅行者出现了。此时量子杀手结束了自己的全部任务,他的执法完毕了,只是他还在失落。他自言自语:“我归还不了这个世界人们真正所要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然后愿意为此舍弃什么。他们感觉自己的财富,一天天在减少。”
突然有个声音划破了他大脑的天空,那是一声问候:“旅行者,你不必担心了,人类会变好的。因为时间线,是可以弯曲的。他们的时间走到了头,就会回到起点。”
量子杀手吃惊地问脑海中的那个声音:“人的意识是独立的,一切重新开始,孤独和惆怅不也是会再次反复上演么?如同智能程序中的对人类忠诚的死循环,让它们永远都逃不开一道早已设计好的枷锁?”
“不,不会的。”那个声音坚定地说。量子杀手突然害怕起来,他问:“你要干什么?你是来反对我的干涉吗?”那个声音说:“怎么会。只是你最好回到自己的时空,我会教给你一种向闭合时间线发展的方法。当然,你的那个世界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我不敢肯定。”
量子杀手神色黯然:“我们的世界已经死了。即使时间线闭合,重新开始,结局还是无法改变。岁月依旧重蹈原来的覆辙。除非我们去往另一个量子世界,在某一节点,它走了正确的道路。”
“不,你不明白,”那个声音亲切地说,“但是天机不可泄露,你不能让这个时间线的人知道一切。因为时间环的事件在轮回当中是会发展变化的,作为量子化的意识独立体,你会慢慢理解我说的。”
喧天的烟火声缓缓寂灭了,人们在毫无期待中进入了梦乡。世界到底会不会改变,是不是把握在这些麻木的人手中呢?

来自这条时间线的未来旅行者并不干涉他先辈的一切生活,因为他们——这些未来的客人们知道,人们厌倦了物质生存后,最终纷纷选择死亡。而人们不知道的是,量子杀手出现的目的是为了改造灵魂,而灵魂所控制的量子世界,它是物质现实以外的另一道时间螺旋环,人的灵魂将在未来客人们的帮助下,开始从生命意识初诞生的混沌状态,慢慢地开始启蒙,以全新的感官去感受这个世界。虽然时间线只是一个维度的闭合环,但这个环不是物质的,就如同观察者面对量子杀手琢磨不定的剑招时,认为它是不存在的,还处在概率当中;而在新的开端之后,真相仿佛大白了;而真正让人迷惑的,却是量子杀手致命一击带来的——暂时的死亡。可这却是灵魂的超脱。
世界是一个环,我们从岁月的尽头走向岁月的开端,走过的,是我们渴望回到从前的心灵,是回归最初自然,放飞最初童稚梦想的心路。如果没有旅行者的到来,那么我们就照着回忆来时的路,一直往回走去,走到时间的尽头,看看孕育在奇点之中的混沌之美吧。
纵然结局是唯一,我们也可以让自己的灵魂,一边渴望,一边收获,不在遗憾之中寂灭。有时候生命的烟花并不那么的真实,但我们从中认识到了自然的美,我们开始旧的回忆,开始新的追求,这不也是文明社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么?
只要别让精神荒芜成为墓碑,一切的幻梦都会点缀了灵魂的天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8-1-24 15:41 , Processed in 0.085713 second(s), 30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