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2080|回复: 0

【小说】本能(上)

[复制链接]

30

主题

30

帖子

13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132
发表于 2017-6-28 15:5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康乃馨

但在失去意识之前,躺在地上的他终于第一次看到了自己居住的大楼,从外面看,它竟然那么美,那么神奇。

一、一个房间

  至文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地盯着墙上不停在响的闹钟。他又梦到了,已经不知道是第多少次了,那个穿着红色裙子的女人,正张开双手满脸慈爱地看着他,而他像个2岁的孩子一样,摇摇晃晃地向着女人跑去,却怎么也跑不到,无论如何都跑不到。
  门被推开了,护士走了进来,急切地跑到床边,轻轻地摸了摸他的额头,帮他擦去上面的汗珠。
  “又做梦了?”
  至文这才回过神来,深深地出了一口气,然后看着护士温柔而熟悉的笑容。她叫袁芳,是一直陪着他的护士,对他进行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们呆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彼此太过熟悉,以至于至文觉得她有时就像自己的亲人,甚至是母亲,尤其是这种恶梦中惊醒的时候,他更需要她。
  “嗯,我又梦到了小时候,梦到了她。”至文慢慢把头靠在了袁芳的肩头。
  “忘了吧,新的一天开始了。尽量不要去想它,梦都会忘记的。我早告诉过你,是你想的太多了,那个人根本不存在,你从一出生就呆在这个房间里,从未离开过一步。”
  至文点了点头,他当然知道,从他记事起就一直呆在这里,而且据说不记事的时候也是这样。但是他同时也明白,他永远忘不掉那个梦,那个从小到大一直陪伴他的梦。
  袁芳把一杯水递给了他,至文勉强接了过来喝了两口,水的温度刚刚好,不是很烫也不会很凉。她总是如此,很少出什么差错,大事小事均是如此。至文喝完水走下床时,墙上的闹钟再次响了起来,他抬头望去,上面几个大字清楚地写着:任务编号3。
  他该上厕所了,这就是任务编号3的含义。其实他已经完全不用这些东西提醒,因为他太熟悉自己的日程了,可是袁芳倔强地坚持着这种提醒不能停,因为这关乎着他的生命。他每天要进行无数个任务,并且要毫无差错地执行。当然,是在护士的照看之下,必竟有些事他自己可能无法完成。
  “你昨晚又有2个小时没盖被子?我刚刚查看了监控记录。”袁芳一边收拾着床上的被子,一边说着。
  “呃,是的,我可能没注意,后来我盖上了。”
  至文已经从厕所走了出来,坐到了餐桌前,看着自己的早餐,牛奶,面包,当然还有他喜欢的水果沙拉。
  “你会感冒的。”袁芳已经收拾好床,坐到了他的对面,然后继续说:“现在天已经凉了,如果你还不能保证盖上被子的话,我只能叫他们加派人手了。”
  至文没有回答,也没有吃饭,而是拿着食物盯着墙上的闹钟看着,袁芳发现了也跟着看了过去,只见秒针离整八点还差五秒钟。
  “五、四、三、二、一。”
  至文倒数着,然后闹钟果然响了起来,一阵音乐之后跳出了几个字:任务编号4。
  至文微笑了一下,然后拿起了那杯牛奶大大地喝了一口,这才回答起来:“美女,谢谢你的关心,我能照顾好自己的。”
  袁芳笑了一下,拿起叉子拌着桌上的沙拉:“你不是说,我算不上美女吗?”
  她当然算得上,她天生丽质,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嘴角还会显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虽然比刚满20的至文要大十多岁,但在一般人眼中仍然是少见的美女。但在至文从来没有说过她漂亮,朝夕相处之中也从未有过什么非分之举。
  “呃,还可以吧,不难看,但你知道的,我是不会爱上你的。”
  袁芳点了点头,仍然保持着甜美的微笑:“我当然知道。”
  至文咬着面包笑了起来,可是笑着笑着,突然看到袁芳瞪大了眼睛直扑了过来,直接把他的头按到了桌子下面,使劲拍打着。
  “你干什么!”至文的嘴里还嚼着面包,嘟嘟囔囔地喊着。
  “快,用鼻子出气,快!”
  至文照做了,他没有反抗,也不会反抗,他知道这一切是为了他好。终于,一块面包屑从他的鼻子掉了出来,袁芳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松开了他的头,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你,你是怎么看到的?”
  “你笑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太悬了。”
  至文长出了一口气,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地继续吃起了面包。
  “我早说过,吃饭的时候不要说笑!”袁芳还心有余悸,喘着粗气:“要不干脆把面包从早餐换掉吧?会掉渣的食品太危险了。”
  “我无所谓,反正我吃什么都一样。”至文摊着双手回答着,然后把桌上的面包都推到了一边,盯着袁芳收拾着桌上的盘子,他已经习惯了这一切,所有的事情都由袁芳来做,他只需要听从安排就可以了。
  “上午没有治疗计划,一会儿你想做什么?游戏?下棋?还是?”
  至文翻着眼睛想着,环顾着整个房间,他的举动完全不像一个成年人,而像一个孩子一样。这房间不是很大,有大约三十平米,白色而且柔软的墙壁,白色的床,一个厕所,一些简单的用具,还有一扇有密码会自动锁上的门。
  “下棋吧,不过,我要先到大窗那边去,可以陪我吗?”
  话音刚落,袁芳已经拉开了窗帘,一扇巨大的落地窗出现在他们面前。那外面,是另一个世界。
  
二、一扇窗

  至文坐在窗前,紧紧地盯着外面的世界,这里是3楼,能够清晰地看到楼下的街道。最左侧是一家银行,此刻工作人员才刚刚上班,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银行边上是一家咖啡厅,这个时间还没有开门,但透过玻璃门已经看到了店主在打扫房间。右侧是一家宠物医院,每天都会有各种动物进出,这是最神奇的地方,也是至文最喜欢的地方,他在这里能看到他从来没有碰过,也可能永远不会碰到的动物,他从这里才知道这个世界原来有这么多奇妙的东西。
  当然,他也不只是盯着那些动物,还有正在马路对面走过来的,穿着红裙的那位女士,宠物店的老板。他不知道,这个女士哪里吸引着他,她并不是太漂亮,但长得很干净,脸上总是挂着充满爱意的笑容。至文就那样挺直身子一直盯着她,直到女士消失在宠物店的门口,才收回了目光,把后背靠在了椅子上。
  “怎么,喜欢她?你的眼光也一般嘛,再说,你不是不懂得爱吗?”
  袁芳已经摆好了棋盘,坐在了他的对面,此时正用惊讶的目光盯着他看着。至文知道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了,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地转过了椅子,目光胡乱地扫向了棋盘。
  “没有,只是觉得她好像一个人,我也不知道,她身上总有一种感觉。”说着,至文落下了一枚棋子。
  
  “其实你也到了年龄了,有感觉也很正常。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有什么想法要说出来,我会转达给医生,我想这对你的治疗会有效果的。”
  袁芳说完,就那样盯着他看着,一直看到他有些慌了,才收回了眼光,开始下棋。
  “没有,我早和你说过,我没有爱的本能,我只是觉得她有一种感觉,但那绝对不是爱。”
  “好吧,我也不逗你了。但你要相信我,你整天和我呆在一起,你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我也知道。所以我也相信你,但你要告诉我,你真实的想法和感觉,还有这感觉来自哪里?”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看到她的笑容,就有一种扑到她怀里的冲动,一种不可抑制的冲动,我不知道这感觉来自哪里。但我不会那样做的,你放心。”
  “好吧,这说明,你的本能还没有全部消失,最起码还是有自己的冲动和欲望,这是好事。”
  “那感觉就像是来自内心深处,来自一个未知的地方,或者说,你知道,我缺失很多本该有的东西,所以我更加不知道这感觉从何而来,但我就是有这种想法,每次看到她都会有。”
  至文说着,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感觉到头有些疼,于是扔下了棋子,揉着自己的脑袋。其实这个动作并不是他主动想做的,并不是他的第一反应,而是近几年才养成的习惯,每当自己头疼的时候就揉几下,这是后天养成的条件反射。
  袁芳也急忙跑了过来,帮着他揉着,然后安慰他:“不要去想了,我们一定会找到办法的,下午我们会继续给你安排治疗方案,他们重新调整了一些。明天还会安排一次脑部检查,一切都会好的,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你丢失的东西。”
  至文点着头,此时他本该流泪,但他根本不会那样。
  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从一出生,就比正常人少了很多东西。当然不是指身体上的,而是,他的遗传基因里缺失了一些最基本的东西,也就是一些人本该有的本能反应。
  他能感觉到冷,但第一反应不是去盖被子。他能感觉到嘴里的东西烫,但本能不会让他吐出来。他不会打喷嚏,所以一块面包屑也可能要了他的命。他知道饿,但不知道该去吃饭,不会主动去找食物,更不会因为吃的是否合自己的味口而挑三捡四。甚至据说刚生下来的时候,都不会吸奶嘴,只能依靠注射才慢慢长大,活了到了今天。
  所以,从一出生起,他就一直生活在这里,也只能生活在这里。小时侯需要24小时的照顾,不间断地有人陪护,那时据说一共有四个护士。长大了以后,护士是减到了一个,但他的所有行动都要按规定好的计划去执行,也就是那个闹钟。吃饭、睡觉、穿衣、活动,要不然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该吃,什么时候该睡,或者什么时候该加一件衣服。他要远离所有危险,因为他不会害怕,不会躲避,不会自已保护自己。两年前被桌子砸到脚的时候,他感觉到了疼,第一次见到了血,但他却笑着对匆忙赶来的袁芳说,这感觉很有意思,很有趣。以至于主治大夫拿着那条毒蛇问他有什么感觉的时候,他伸手过去摸起了毒蛇的头,因为他以为那是自己的午餐。
  他能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他如果走出这个屋子恐怕一天也无法生存,他会轻易地被饿死,被汽车撞死,或者被面包屑吸进气管而呛死。这多亏了这家专门设置的医院和房间,多亏了一直细心照顾的袁芳。医院虽然不能治好他,那些医生和专家们甚至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查出他到底都丢失了哪些本能,更别提找到原因了,但他至少活下来了,活到了现在。
  “我们继续吧,下棋有助于脑部活动。”袁芳慢慢把手从他的头上拿开,看着他已经恢复了平静了脸说。
  “你说,这扇窗外面,是什么样子?”
  “你不是每天都在看?”
  “不,那只是一条街,我想到外面去看看,我想走出去,去看看真实的世界,全部的世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9-7-16 20:55 , Processed in 0.086483 second(s), 30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