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2041|回复: 0

【小说】必有恶人来(2~3)

[复制链接]

44

主题

44

帖子

2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05
发表于 2017-6-27 17:29: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
对于吉姆来说,书本中的幻想世界与生活中的现实世界泾渭分明。生活中不可能出现冒险小说里的那些场景:什么人死了之后被炸成上千片碎块啦,什么炽热的熔浆突然从城堡墙壁上挂着的木偶饰物嘴里源源不断地涌出啦,等等。是的,你可以在幻想世界中为所欲为,甚至去盗窃国家银行;不过在现实世界中你必须循规蹈矩,最多只能在万圣之夜穿上蝙蝠衣潜伏在暗处,用弹弓搞点恶作剧。
与吉姆不同,威尔常常沉浸在书本世界中,难以自拔。
两个男孩将十字架新月状的避雷针钉牢在吉姆家屋顶之后,威尔感到骄傲。吉姆却觉得因为一个荒诞不经的威胁而做了一件违心之事,多少有些难为情。
当天晚些时候,两个男孩吃过晚饭,迎来了他们每周一次去图书馆借书的时间。
与所有同龄的男孩一样,威尔和吉姆从来不好好走路。他们喜欢在平路上绕着弯跑,时不时还蹦跶一下。两个男孩目标明确,像在赛跑,但没人在乎输赢。他们似乎只想一路跑下去,以这种方式来印证友谊。两人形影不离,球鞋底的花纹印满了沿途经过的草地、灌木丛和树干。最后,他们的手会一起推开图书馆的门扉,之后挺胸抬头同时冲过现实世界和书本世界之间的界线。两个男孩都是冠军,没有输家。
每周去图书馆的路上,两个男孩都会重复这一进程。
这天晚上也不例外,两个男孩张开双臂,手指和臂弯间感受着越吹越冷的秋风。他们在想象中飞翔。和以往一样,他们到达位于小镇中心的图书馆时,恰好在8点左右。
跨上图书馆门前的十二格梯级只用四步:三、六、九、十二。到了!两个男孩的手同时拍在图书馆的大门上。
吉姆和威尔相视一笑。生活如此美好,秋夜宁静的图书馆内,绿罩书灯和封面泛黄的神奇书籍正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吉姆突然一凝神,“慢着,听!什么声音?”
“没听到什么呀?只有风吹的响动。”威尔回应道。
“不,有点像音乐……”吉姆轻轻转过脖子,眯缝着眼瞧向身后的地平线。
“哪里有什么音乐,你发神经吧?”威尔说。
吉姆缓缓摇摇头,“那个声音消失了。也许我真的有点神经过敏。走,咱们进去吧!”
两个男孩推开门,走进图书馆。
奇异的世界在图书馆深处静静地等着他们去探寻。
与外面平淡无奇的世界不同,这个用书砖堆出的图书世界里什么事都可能发生。每一本精美的图书中都隐藏着一个神奇的世界。在吉姆和威尔极富想象力的耳朵里,这些世界正在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百万大军在旷野上厮杀的枪炮声;锋利的铡刀从断头台上滑落的咔嚓声;古代中国士兵四人一排向前行进的脚步声。这个世界里充满了异国情调和奇幻场景。
图书馆大厅最靠前的台桌后平时坐着一位和蔼的老夫人,沃翠丝小姐。她会在你借阅的书上盖一个紫色邮戳。此刻她在整理书架,那一道书廊两边的书架上放的是关于西藏、南极洲、刚果等地区的书籍。旁边第二道书廊里,另一位图书管理员威尔丝小姐,正把一些与中国、蒙古、日本、印尼相关的书籍放上书架。更远的第三道书廊里,略显昏暗的光线下,一个上了年纪的男子正用扫帚轻轻地将地上的灰土归拢成一小堆。
威尔凝视着这个上了年纪的男子,那是他的父亲——查尔斯·威廉·哈洛韦。每次见到父亲,威尔都多少有些难为情,因为父亲年纪老迈,姓名滑稽,而且工作又那么不起眼。
老父亲回过头来,脸上带着一丝惊慌。他透过长长的书廊,看着长相与自己极其相似的儿子。每次看到威尔的时候,父亲脸上都会先流露出这种略显胆怯的表情,犹如突然间看到了少年时代的自己。
接下来,查尔斯·哈洛韦才露出微笑。
父子俩相向而行,慢慢走到一起。吉姆跟在威尔身后。
“来啦?威尔。你今天从早上起床之后好像又长高了一英寸哩。”查尔斯·哈洛韦说,然后掉过目光,“吉姆,你怎么了?两眼无神,脸色苍白。谁惹你生气啦?”
“鬼惹我生气了。”吉姆咕哝道。
“我们这里可没有真正的鬼。”威尔爸爸说,“不过这排“A”字头的书架上倒有一本写地狱和恶鬼的书,阿里盖利的《神曲》。”
“我不喜欢寓言故事。”吉姆说。
“我可真是个书呆子。”威尔爸爸笑着从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来翻开,“我说的是但丁。瞧,书里有很多精美的插图。地狱里的情景很可怕。这是些跌落在泥淖里不停挣扎的灵魂,这个鬼跌了个倒栽葱呢,有意思吧?”
“画得真棒!”吉姆伸出拇指翻了几页,“里面有恐龙的图画吗?”
威尔爸爸摇了摇头。“与恐龙相关的书在另一边书架上。”他带着两个男孩绕进另一条书廊,“就在这里!看:翼手龙。史上最狂暴的风筝!霸王龙。传说中的雷霆巨蜥!每走一步都会踏响死亡之鼓。精神振作点了吧?吉姆。”
“我早没事啦!”
查尔斯·哈洛韦转头对儿子使了个眼色,威尔会意地眨眨眼,表示回应。儿子一头玉米金的黄发,父亲一头月亮银的白发。儿子的脸像夏日多汁的青苹果,父亲的脸像冬天发蔫的皱苹果。爸爸老了,威尔心里感慨道,他突然想起,有几次自己在深夜两点左右起夜时,从洗手间向外远眺,看见小镇另一端的图书馆高楼上,只有一扇窗户还透着灯光。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正独自一人,在阴影包围中的绿罩台灯下喃喃阅读。这一幕总让威尔觉得有些伤感和无奈。
“威尔。”图书馆的看门人查尔斯·哈洛韦对自己的儿子说,“你呢?打算借什么书?”
“唔。”威尔身子晃了晃。
“想看白帽故事还是黑帽故事?”
“帽子?”威尔还没有完全回过神来。
“是呀,黑帽与白帽。吉姆,别光顾着翻书,跟上我们的步伐——”
查尔斯·哈洛韦领着两个男孩到了另一道书廊。他的手指顺着书架上的一排排书脊快速移动。
“知道戴黑色宽边高呢帽的坏家伙莫里亚蒂吗?吉姆。”查尔斯·哈洛韦说,“这几本书讲的是随时戴着黑色软呢帽的恶棍傅满洲的故事,还有这个,戴着特大号高顶黑毡帽的浮士德博士。嗯,这里是白帽人物:甘地、旁边的圣·托马斯,下面这格有释迦牟尼……”
“别费事啦。”威尔有些不耐烦地说,“我就想借《神秘岛》。”
“你俩说什么呢?”吉姆皱着眉头问道,“什么白帽黑帽?”
“啊,没什么,是我的个人癖好。”威尔爸爸抽出儒勒·凡尔纳的《神秘岛》递给威尔,“我习惯用衣帽的样式和颜色来给书分类。”
“那么,”吉姆说,“你喜欢什么样式和颜色的衣帽呢?”
威尔爸爸看上去很惊讶,接着不自在地笑了一笑。
“吉姆,你每次提问都让我张口结舌,不知该怎么回答。现在,你们都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书,应该回家去啦。威尔,告诉妈妈,我一会儿下班就回家。沃翠丝小姐——”他轻言细语地对坐在借书台后的图书馆员说,“《恐龙世界》和《神秘岛》,就借这两本。”
图书馆的大门在两个男孩身后关上了。
海洋一般辽阔明净的天空上,繁星闪烁。
“活见鬼。”吉姆对着北边吸了吸鼻子,又转头用力向南方嗅了嗅。“那该死的推销员预言要发生的雷暴跑哪里去了?我还等着看闪电在我家的排水管上咝咝放光呢!”
威尔任由清冷的风掀起衣服,划过皮肤,吹动头发。他轻声说道:“快来了。也许午夜一过就到。”
“谁告诉你的?”
“被风吹落在我身上的黑莓果告诉我的。”
“你别说。风还真不小!”
吉姆追着风跑起来。
像一只被牵动的风筝,威尔立即跟上。

3
看着两个男孩消失在视线之外,查尔斯·哈洛韦突然产生一种跟着他们一起去奔跑的冲动。他知道男孩们会一路乘风,兴奋地跑向他们经常一起玩耍的那些秘密地点。只可惜,他们长大以后,将会永远失去这样的童趣。查尔斯·哈洛韦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掠过一丝哀愁。在这样的夜晚,也许你必须像孩子们一样忘情奔跑,才能避免产生这种感伤的情绪。
查尔斯心想,两个男孩都在奔跑,但奔跑的原因却并不相同:威尔是天性使然,而吉姆却是因为前方有某个目标在吸引着他。
奇怪的是,两个性格迥异的孩子总是形影不离地在一起奔跑。
查尔斯很想搞清楚其中的原因。他穿行在图书馆的书廊中,一盏接一盏地拉灭台灯。莫非人的性格真是由十个手指肚上的螺纹决定的?为什么有些人会像蚱蜢一样蹦来蹦去,从不停息?他们精力旺盛,眼神焦灼,敏感早熟,渴望友情。吉姆就是这样的男孩,对身边的一切充满好奇,什么事都敢去尝试,就连他乱蓬蓬的头发也从不安分守己,像一丛渴望播撒种子的荆棘。
威尔呢?他为什么像夏天桃树梢上最后剩下的那个桃子,似乎永远也长不大?当你看见威尔这样的男孩从身边走过时,会不由自主地生出怜爱之心。他们聪明伶俐,自我感觉良好,脸上神采奕奕,内心无忧无虑。当然了,他们不会站在桥上向河里撒尿,也不会在文具店里顺手牵羊拿走一个卷笔刀。但是你知道,他们在未来的生活道路上将会受到打击,遭遇伤害,经受痛苦。而且他们会不知所措,想不通为什么这些倒霉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但吉姆不同。他现在就明白人生的道路曲折艰辛,时刻准备着接受生活的挑战。他在受到伤害时,会冷静地观察和思考,自己舔干净伤口,决不会问为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样的事迟早会发生。哦,见鬼。心智并不成熟的吉姆不会有那么复杂的想法,他的头脑不可能知道自己将会遭受的伤害。但是他的身体知道。如果这两个男孩同时受伤,那么在威尔用绷带给自己包扎伤口的时候,吉姆肯定早已跳起身来,四处闪避,躲开接踵而来的致命打击。
他们一同奔跑。吉姆放慢脚步,等着跑在后面的威尔赶上;而威尔则加快步伐紧追前面的吉姆。只要跟威尔在一起,吉姆就敢扔石头砸破闹鬼荒宅的两扇玻璃窗;而平时从不调皮捣蛋的威尔也会毫不迟疑地打破一扇,因为吉姆在看着他。也许是上帝让这两个男孩牵手相伴吧。这就叫友谊:彼此模仿,相互影响,一起玩耍,共同成长。
查尔斯·哈洛韦思绪纷乱。他推开前门,离开了图书馆。
五分钟之后,他走进街角的一家酒吧。每天晚上下班之后,他都会来这里喝上一杯。
刚进酒吧,他就听到一个男人在说:“……我在书上看到,意大利人发明酒精以后,认为终于找到一种包医百病的灵丹妙药。他们为此奋斗了好几个世纪!你知道吗?”
“不知道。”酒吧侍者转过身来,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的确,很少有人知道。”那人继续说下去,“10世纪前后,意大利人在对酒进行蒸馏操作以后得到了酒精。这玩意儿看上去像水,却能够燃烧。我这话的意思是,它不仅令人的嘴和胃产生烧灼感,而且可以直接点燃。他们觉得水火相容是一种神圣的现象。知道吧?燃烧的水!一定是上帝赐予人类的万灵药!”
酒吧侍者给哈洛韦斟好一杯酒。那个说话的男人转过头来,“酒瘾发了,来喝一杯?”
“不,我本人并不太想喝酒。”哈洛韦说,“但我内心深处有个人想喝一杯。”
“那是谁呀?”
那是藏在我内心深处的小时候的我。哈洛韦在心里回答道,那个曾经在秋天的晚上像被风吹动的落叶一样奔跑在人行道上的男孩。
但这句话他说不出口。
他端起酒杯,闭上眼睛,慢慢地啜饮起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9-7-16 20:33 , Processed in 0.083672 second(s), 30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