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502094|回复: 0

丧钟

[复制链接]

115

主题

115

帖子

40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03
发表于 2016-10-26 14: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丧钟
文\龙振
这个男人快要死了。
他体内的生机正在一点一点地流逝,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每一秒,都比前一秒虚弱一分,他竭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个,而是把注意力集中到那个古旧的钟的钟摆上,来回机械地摇动着的钟摆,一如他这平庸的一生,但它无疑是很有催眠作用的,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是在注视着这单调的动作中睡去的,不过这次,他不能再放心地闭上眼了,他必需坚持到钟敲响下个整点,这个执念支撑着他活到现在。还有几分钟,他就彻底解脱了,一想到这里,他的心中格外平静。
男人孤独地半倚在床上,陪伴他的,就只有那口不知疲惫的钟了。妻子被他支走了,至于儿子,他根本就不愿过来,他只需要男人的一个承诺——在下个整点后死去。实际上,不必说男人也会这么做的,他在很久之前就对不起儿子,如果他现在就死了,那么儿子一定会怨恨他一辈子,让他在另一个世界也不能安生。坚持下去,这是他这辈子能做的唯一一件让儿子称心的事。
他的右手手臂中,有一个小小的芯片正在为他为时不多的生命进行着倒计时。正是这个锱铢必较的魔咒,让男人不得不在死亡线上继续挣扎一番。芯片并不是男人独有的,这个社会上,每个人在刚出生后就会立刻植入它,芯片除了记录了诸如出生日期,性别,基因图谱以及后来补充的姓名和个人履历外,还有一个功能就是为生命计时,精确到微秒的计时。在不同的年龄,会有不同的权利和义务,这些都需要其精确掌握。而《基础法》中的一个条例,也使得这种掌控格外重要——在六十五岁前死亡人员,一律视为意外死亡,将不被赋予免费葬入国家公墓的权利。除了战乱时期“意外死亡”过多使这个条例有所放宽外,其它时期它无一不被严格地执行着。对于这个在世界大战的废墟上建立的文明来说,土地是极其贵重的资源,因此,想给死者一个体面的归宿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此,国家在一些次等的土地上建立了国家公墓,并订下了那个条例。对于普通人来讲,他们在死后有两条路,一是葬在公墓,另一就是让殡葬业公司处理——这样死的更加体面些,代价是一笔不菲的费用,相当于普通人家三年的开支。除此之外,任何的私人处理都是违法的,不仅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也用遭到周围人的唾弃。今天,正好是男人六十五岁的生日,但离那个具体的时间,还是有一点小小的差距。男人必须跨过那个时间,公墓才应该是他的归宿,至于另一条路,他不配——至少他和儿子是这么想的。
事实上,六十五岁的限制并不苛刻,在这个平均寿命一百二十岁的社会,这个年龄的人还应该算是壮年。即使遭遇了什么不幸,例如身染重疾或出了意外事故,只要不立即殒命,都可以通过高超的医疗手段存活下来,而且需要的费用,也不至于到达那个让人不能接受的地步。但男人是个例外,他死于现在是必然的,源自于其本身的基因缺陷。他,是基因优化下的一个悲哀的产物。九十年前,人类进一步解析了基因图谱,能通过亲代的DNA序列以及母系的受孕时间推测出婴儿的基因图谱,并对其健康状况和思维能力等进行精准预测,这一技术发展到极致,甚至能进行隔代判断。进行孕育咨询,是每个新婚夫妇的必修课,通过咨询,他们得到一个特定的时间,在这个时间受精产生的后代将拥有相对最佳的身体和心理素质。正是基于这种技术,人类的平均寿命渐渐增长,不过也造成了一些悲剧的个案,就像男人。他的父母在孕育他前得到的是两个优生的时间,其中一个,他们将得到一个健康的子女,但身体素质和思维能力都只能算是一般;而另一个,他们的子女会患一种无法治疗的病,虽然不会对其造成任何痛苦,可他注定活不过七十岁,但正是因为这种病,他的基因图谱上一个关联基因组为全显性,以至于他的后代有非常大的机率会是一个具有极高智商的天才。经过一番挣扎,男人的父母在第二个时间孕育了他,而这,也使二人愧疚了一生,但他们并不后悔,如果后代有一个绝世天才,那么可以保证家族在数代之内处于金字塔顶端,为了这个目的,有所牺牲也是值得的,更何况他还能得到不小的补偿。
男人的前半生在恐惧与怨恨中度过,后半生则是在愧疚中挣扎。从他懂事起,那个诅咒就一直纠缠着他,另他不只一次从噩梦中惊醒。他的人生轨迹,隐隐的在他人的掌控之中,尽管父母掩饰的很好,甚至经常给他选择的权利来证明其自由,但他即使有诸多不满,所作的选择也是顺着父母的,甚至他一生的伴侣,也是父母安排好的——她的基因图谱与他匹配度很高,能最大限度的提高生育天才的概率。妻子的性格很好,二人一直相敬如宾,但只要男人一想到自己身后那默默操纵的手,他的心中就如注了铅一样难受。一切,只要等自己的后代降生就好了,他总是这样安慰自己,却没想到他这安慰,反而成了他一生最大的不幸。
钟摆静静地摇动着,一次次重复着那道优美的弧线,摆的上方,秒针以其永恒的频率僵硬地运动着。没有人理解男人对这口老旧的钟偏执的热爱,相对于这种几百年前时兴的机械钟,原子钟无疑更加方便和准确,但他从未想过要替换掉它,即使几次儿子发脾气时把它弄坏,男人也会费尽力气将它修好,而钟也从来没让男人失望过,几十年来,它没有产生过一秒的误差,只要上足发条,它便可以以其标准的节奏规矩地工作一个月,而男人,也从未忘记给它上足发条。如果当时就有这口钟该多好,在男人的后半生中,他不只一次地这么想。
男人再一次回忆起那天,每次的回忆都让他心中滴血,但现在无所谓了,那痛苦的回忆在几分钟后便和它一起葬入坟墓,再也不会给他造成任何折磨。那一天正是优生的最佳时间,但妻子却莫名其妙地昏了过去,他不能把她送去治疗,一旦错过了那个时间,发生的事将是谁都无法接受的,更何况他此生只能拥有这一个妻子,并且只能生育一个子女,这也是《基础法》的硬性规定,毕竟这个满目疮痍的星球已经承受不起更多的人口了。那一天,他焦急地坐在妻子床边,尽管妻子并没有生命危险,但他不可能因此安心,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离那个时间越来越近了,这时他猛然想到,自己因为工作原因将手表拨快了五分钟,这只是个大约的时间,他一向对时间的精准度不屑一顾,而现在,他将为其承担苦果。差一点时间应该没什么影响吧,男人这样安慰自己,因此,他漫不经心地将时间拨慢,把注意力集中在妻子身上,对他来说,这才是更重要的。渐渐地,时间到了,他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后,立刻将妻子送进了医院,所幸她并无大碍,只要住院休息几天就好了。妻子很快就醒来了,这才使他心中的石头落了地,三天后,妻子出院前,传来了其已经受孕的消息,然而,男人还没来得及高兴,随后传来的消息就令他如临晴天霹雳——根据基因图谱分析,孩子除了比他拥有更长的生命外,再也比他强不了多少,而且遗传于他的那段关联基因组也成为了隐性,因此孩子的下一代也将是个普通人,那个被做了二十多年的美梦,在这一刻消逝的比泡泡还快。
儿子降生后,男人将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他身上,并隐瞒了那个他可能成为天才,只是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失去了那个机会的事,在他看来,自己和儿子都是被命运戏弄的产物,这份悲哀,只要他自己承受就够了。直到有一天,十岁的儿子知道了那个可能后哭着向他质疑,而他又不再隐瞒后,男人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在儿子眼中,自己不但让他失去了那个机会,还为求心安而欺骗了他,这样的念头,让儿子恨了他一辈子。那天,儿子确认了真相后,先是跟他吵了一架,然后擦干了眼泪冷冷地对他说:“你不是我爸爸,你不配!”随即摔门而去,妻子急急地追了上去,而他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整个世界,在他的意识中轰然坍塌,所有的期望与付出都化为泡影,占满他的心的悔恨与歉疚令他痛不欲生,那一刻,他想到了死,但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父母和妻儿还需要他来养活,“意外死亡”产生的丧葬费更是这个家庭承担不起的,他必须活着,为了赎罪而活着,他死不起!现在好了,再过几分钟他就彻底解脱了,一想到这,他的心中又是一阵轻松。唔,具体的时间还剩两分三十七秒,这一次,他不会再弄错时间了,他自嘲地想,这一瞬,时间又不紧不慢地过去了两秒。
死亡的征兆是在一个月前发生的,他在上班的途中,一种极度的虚弱感瞬间袭击了他,使他清醒地意识到,结束的时间到了,他没有想过去治疗什么的,那样根本无法令他摆脱那个魔咒,他的心中只有遗憾和忐忑——离自己的生日只有一个月了,只要能挺过这一个月,他就可以毫无愧疚与顾虑的离开这个并不精彩的世界了,但是,他真的能坚持这一个月吗?从那天起,男人就一直呆在床上,一边望着那钟摆,一边感受着生命力流逝带来的愈发强烈的虚弱感,死亡没有给他一丝痛楚,以至于他现在仍然能清醒回忆一生,现在,他已经不再愧疚了,事实上,他根本也没有必要为儿子感到愧疚,如果不是因为错过了那个时间,那么降生的,也不可能是这个冷漠的家伙了,他从未将这一点解释给儿子听,那样只会令他对自己的怨恨更甚,毕竟在儿子看来,自己的一切理由都不过是推脱,自己的所有付出都是他应该得到的。他也正是以这种心理走过了灰暗的后半生。
距离预定时间还剩一分五十秒。
巨大的痛苦突如其来,没有防备的男人刹那间几乎窒息。紧接着,意识如一叶扁舟在痛苦的骇浪中沉浮。放弃吧,这个念头如恶魔般诱惑着他,使虚弱的他难以抵抗。男人竭力保持着一份清醒,试图将注意力再次转移到钟摆上,但眼前的世界已经莫名地扭曲,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狭长的条状,表盘已经变成一个竖着的橄榄球,秒针走向横向区时便诡异地缩短了一截,钟摆的节奏也令男人感到陌生,每次划出那道弧线,都变得如此漫长与艰难。心脏剧烈地跳着,前所未有的有力,似乎要把以后无法继续的工作在现在提前完成,这让男人的痛苦又重了一分。
距离预定时间还剩一分十九秒。
疼痛稍微退去,一种如同百虫噬咬的痒立即袭来,令男人生不如死。他努力抬起不太听使唤的右手,在全身上下挠来挠去,但这反而使自己痛痒更甚。很快,皮肤上开始渗出血丝,不一会,就在洁白的床单上留下一个暗红色的人形印记。这才是死前应有的结果,即使在这种状况下,男人仍然没有忘记自嘲。
距离预定时间还剩四十三秒。
眩晕感不住地袭向男人,一种被重物击打的感觉令他头痛欲裂,在暂时的意识模糊后他立即清醒过来,这样的体验令男人一阵后怕,现在的他,对于能否支撑下去再没有一点信心。朦胧中,男人感觉自己跌入某个深渊,失重的感觉令他几近绝望,这不是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事实上,他经常在某个近乎睡熟的时刻突然感觉自己在急速下落,随即惊醒后再没有一丝睡意,只能呆呆地望着钟摆,使焦躁不安的心平静下来。这一次,男人再一次摆脱那糟糕的体验,但身心都又虚弱了一分,还好,他需要坚持的时间不多了。
距离预定时间还有十五秒。
蓦地,所有不适都如潮水般退去,意识再一次变得清明,这让男人有些惊喜交加,自己还有机会为这残破的一生倒计时了。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当!”钟声如约响起,在男人的耳边如天籁般环绕。“当、当!”钟声接着响了两下,下一瞬,男人轻轻着闭上了双眼,在世界从他视野中消失的一刹,他看到死神正冲他微笑。
很快,男人的生命体征消失了,他右臂中那块芯片,记录下最终的信息。死亡时间:23XX年3月16日2时59分58秒79,寿命:六十四岁,无葬入国家公墓资格……
于此1秒21后,无数个难眠之人的通讯器上,都在播报着一条整点新闻。
“联合国常务会议出台新协议,为解决由于环日加速器超量运作对太阳系时空的轻微扰动问题,将对时间进行新的校正,所有区域的时间延迟五秒,这一改动将首先作用在身份芯片上……”
……
“基因蓝图计划再作突破,人类彻底掌控造物之力,专家称最新医疗手段可解决绝大多数遗传病,人类从此摆脱基因突变的噩梦……”
钟只是静静地摆动出那道永恒的弧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9-1-19 02:16 , Processed in 0.086090 second(s), 32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