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504212|回复: 0

【原创小说】人工教养

[复制链接]

262

主题

326

帖子

6582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582
发表于 2016-7-8 10:0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敌意。馒头散发着温热的湿气,在一次性塑料碗的碗沿凝结成细密的水珠。碗放在一块破烂的泡沫板上,板上有层透明胶,一张影印的纸塑封在里面,大字写着并不复杂的虚假身世:“与父母走失,没有户籍信息,很饿,请好心人帮帮我”。
这种骗局已经很少能骗到现在的人了。自从他出现在这个城市起,我尾随他在十四个地点滞留,到如今已过了三天。三天以来,我与他始终保持4米以上的公共距离,而现在,我的经验告诉我,我可以接近他了。
他坐着没动——没有表现出明显的抗拒——我在距离他1.3米的地方停住。他看着我笑了,我也作出相应的笑容。接着他一把抓起碗里的馒头,向我扔来。
“你很饿。”
“滚!”
他站起来,哗啦哗啦地收拾起他的家当。一张蛇皮袋子,一块泡沫塑料板,一个碗,一只撞坏了屏幕的触控游戏板,还有一堆劣质的发光纽扣。他试图摆脱我,寻找新的滞留点。我捡起掉在脚边的馒头,走向不远处的垃圾箱。之后,我跟上他,继续重复我的工作。
“别他妈跟着我!”
——主动交谈。我向他做出一个二级微笑,作为对这个积极表现的响应。
他开始奔跑,愤怒的情绪表象下,潜藏的是恐惧。他没有被任何教养员标记过,其他城市的监视记录也证实了这一点。真是奇事,他并未接受过初级教养的辅导。少年逆着扶梯推进的方向,拨开有序静立的人群,跌跌撞撞地往上爬。此时正是出行高峰,路人受到影响,流露出不快的神色。我嘴里说着抱歉,侧身从左边通过。很快我便追上他,与他维持着社交距离。
扶梯的尽头是一片开阔的马路。他挣脱了人群的束缚,跑的更快了。我停了下来。经验告诉我,这种追逐不仅没有必要,还会增加意外的风险。通过公共安全系统提供的监控画面,我可以随时掌握他的动向。现在这座城市里暂时没有其他需要我帮助的人,我可以在不影响交通的地方,休息一段时间。
于是,我走到最近的一处连锁咖啡店,在能接收可见光信号的空位上坐了下来。公共服务机械有自己的维护点,很多连锁超市与食品店也可以停放公共服务机械。店员拿来早茶的菜单,我要了一杯水。
“你不饿,先生。”
“是的,我不饿。”
时代的发展,让新工种呈现井喷式的增长。更多人类从传统的、重复性的工作中解放出来,投身需要决断与创造的新岗位。制造业和公共服务业,因其重复枯燥、风险较高的特性,多被机械接管。教养员,就是从属公共服务业的一种职业。人类在设计公共服务机械的时候,希望这些机械尽可能融入人类社会,以便更好地执行工作。在道德方面,机械成员被设计成以身作则的榜样,温和守序,有必要的幽默感。有教养的人类不会刻意分辨机械成员和人类成员的区别,同样的,我也不会。
角落里坐着一位我的同行。落座后,我俩相视一笑。
如果说不同社会成员之间有什么必须分辨的,那就是各自的职能了。
透过光电网络,我顺着第五大道的全景成像一路追随着那个少年。他在一家花店门前支起了自己的小摊子,花店附近有个出租车停靠点。一些人类惯于体验濒临迟到的刺激,正“啪”地一声关上车门,朝写字楼内的打卡器狂奔。
十分钟后,再没有什么车停靠在路边。零星的路人从他身边经过,没有一个将眼角的余光施舍给他。我很感激那些没有干涉我工作的人。毕竟,若人人都腾出手来解决公共教养问题,那也不需要设置教养员了。两小时后,少年渐渐适应了新的滞留点,他不再试图向路人推销自己的纽扣——常规状态下的失望情绪。我起身,向我的同行点头道别,付账并感谢店员的招待。
他远远地看到我,希望在他眼里转瞬即逝——熟悉的、掩藏在厌恶表象下的恐惧。
我向他走去。一位行色匆匆的交易师从我身旁走过,社交范围重叠时,我们互致问候。
“你好,先生。”
“天气不错,先生。”
少年也抬起头,一脸窘迫地试图攀谈。可终究没等到他说话,交易师便收起表情走远了。一层看不见的膜包裹着他,使他无法与眼前的这座城市产生交集。
“你好。”我说,附带一个三级微笑。三天来,我依照工作计划,没有与他进行具有内容的交谈。但现在,我的所有准备工作都已做完,现在是他面对我的时候了。我学他的样子,靠着花店的墙坐了下来,尽量不挡住门口的停车位。
“别怕。”
“滚!”
“这些闪闪发亮的是什么?”无视他的警告,我问道。
他低头,有些犹豫地看着那些纽扣。即将成功引发有效对话,我接着说:
“我不是来没收它们的。我只是好奇。这些闪闪发亮的是什么?”
“纽扣。”
“很特别的纽扣。”
“有人收集它们的。”
“收集它们?为什么?”这是个测试,观察他的语言习惯与表达逻辑。我认识那些纽扣,我远比这孩子知道的多。这是性工作者身上的一种配饰,十几年前曾风靡一时。
“因为……漂亮,还有不同颜色。这是你们都没有的纽扣!”
“漂亮,还有不同的颜色。”
如今人们很注重时代资料的保存,各地的档案馆都有一套统一而详实的收藏标准,达到一定接受度的事物都会被分类归档。公共事业的发展使得个人收藏变得越来越没有价值。毕竟,借由虚拟现实技术,你在家里就能把玩全世界博物馆中的陈列品。而他对公共收藏体系一无所知。
“像这样对着光看,颜色还会变……看!”
“很漂亮。”
我的赞赏让他兴奋不已。但他还是强装一副老道的样子,不紧不慢地伸出左手:“80块。”
“我没有钱。”
“你买馒头不要钱?”
“与父母走失,没有户籍信息,很饿,请……”
“你有病!”他显然记得我们见面之初的情景。那天我在他的碗里放了两个馒头,而他不安地说着谢谢。我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他吃完,随后尾随他来到第二个滞留点。等他摆开阵仗,我又带着两个馒头去找他。如此重复了五次,他算是对我留下了很恶劣的印象。
“你不饿。”
“你买不买?”
“我不买。”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保护你”我看见他愣了一下,“我是你的教养员。”
——“教养员”这个词对他触动不小。我无法分析他的情绪,那是非常复杂的一种变化;但其在神态上的外现,也不过就是呆滞而已。
“你这……”他猛地站起,向我扑了过来。我席地而坐,省了他把我按倒的功夫。我摊开双手,由他踩着我的肚子爬了上来,用他脏兮兮的小拳头攻击我的西装和脸。这也是惯常情景之一。
“把我爸爸还给我!”他朝我大吼,声音在各家商铺的隔音墙之间回荡。
我转过脸去不让他直视我,好减少他发泄时的干扰因素。
他只和自己的父亲见过三次,社交时间共计14,不,15个小时。父亲直到三十一岁,都没有完成中级教养的认证。不具备中级教养的人,几乎无法于人类的任何工种中找到工作。不具备中级教养的人会被限制行动,他们只能与同样只具备中级教养的人交流,不能随意参与高级社交,以防干扰社会秩序。关于她母亲,我没有正式资料。也许是从小豢养在有钱人家里的家仆——我不是很理解这种过时的非法喜好——也许在某些落后的价值观里,性价比越低的事物,越值得炫耀。
我没有还击,任他打一拳骂一句地折腾了五分钟。期间我通过无损取样,充分确认了他的健康状况。后145年1月17日14点42分,确认没有携带肝吸虫。我在数据库里录入了属于他的第一条记录。
我试图用一只手从后面摸摸他的头发,一种适用于8至14岁儿童的抚慰方式。在被粗暴地回绝了六次后,我还是成功了。这个动作能在两分钟内制服一个孩子。
一分三十四秒后,攻击暂停了。
我转过头直视他:“很抱歉,我不认识你的爸爸。”
他低着头,手里还拽着我的领子:“撒谎。”
他拽着我的领子无声地哭,眼泪弄湿了我的衬衫。
“把我……”
他哭了十五分钟,期间我一直轻柔地拍着他的背,像对待其他孩子一样。然后我用两只手捧住他的脑袋,让他看着我。
“后132年4月12日,你的生日是4月12日。”
“今年你十三岁了。”
他还没缓过劲,说话上气不接下气:“我爸……爸告诉你的?”
“不。基于你的骨龄和营养情况算出来的。”我说,向他展示了一个三级微笑“很抱歉,我真的不认识你的爸爸。”
“你撒谎!我认识你!我都想起来了……就是你带走他的!”
“我认识你,我不要你,我要我爸爸!”
“很遗憾,他没有能力保护你。”
“你才没有!”
“他缺乏教养”我尽量轻柔地揽着他,以防他意识到,自己可以用行动来拒绝我“而教养可以保护你。教养让陌生人接受彼此,让我们成为一样的人。”我们必须成为一样的人。只有如此,我们才有进行社交协作的可能——一样的人,哪怕观点不同。教养让我们成为人。教养让我们了解什么是观点,什么是不同。
可他还是意识到了。他甩开我的手,毫不客气地站了起来,想要走回自己的摊位。然而,这并不会改变故事的结局。
“你有这些,十分美丽的纽扣。纽扣这么美丽,为什么没有别人接受它们呢?”
“不,人们不接受的,其实是你。”
“文明社会的公民,不接受没有教养的人。”
“你爸爸也是。因为不被社会接受,所以无法在社会中保护你。”
他并没有走远,他侧身站在离我0.3米的地方,盯着我。即便他怨恨我说出这样的事实,他也明白,这就是事实。他站离我很近,我一伸手就能抱住他。我轻轻地揽他靠在我怀里,他不再试图逃离。透过被他弄湿的衬衫,我感受到他颤动的睫毛。
“没有人可以离开社会,独自生活。”
说着,我指给他看街头的全息广告牌、街对面的冰淇淋店、还有他裂开的触控板。至少不是这样的生活。街对面,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一个八岁的少女来到店门口,与服务员交谈,然后带着一个冰淇淋回到车上。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女士静静地看着,两个乘客说了些感谢的话,车随即驶离我们的视线。
“每个人看起来都不一样。”
“他们有一点是一样的。”
眼泪在他的脸上干了。
“他们承认公共教养体系。他们是一样的。”
他看看我,又看看自己:“……我不一样吗?”
他的最后一丝愤怒也转化成了自我怀疑。
“在教养程度上,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人。”
“什么是教养?”
“现代社会的公共教养,涵盖社交礼仪、专业知识与普世价值。”
“我不太懂。”
“你会懂的。”三级微笑,我半跪着向他伸出手,这在一些古典剧里是求婚的仪式。露宿街头的时间并不是越长越好,再过十五天,他对恶劣环境的适应就会形成初级习惯,到时候,再使用这一引导方式便不易成功了。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的工作即将完成:“我会认真对待你提出的问题,并给出审慎的回答。如果你同意让我保护你。”
“我还能再见到我爸爸吗?”
我没有回答,他马上意识到了。兑现承诺的前提条件。
最终他还是屈服了:“我同意?”
“谢谢你的同意。至于你的父亲,当然可以。但倘若他始终不具备保护你的资格……”这是规定,社交行为若在教养程度不对等的两方之间发生,必须由教养程度较高的人发起“为此,你必须具备高级教养。”
“你愿意为了他而接受教养吗?”
“愿意……”
“依照社交礼仪,我们通常称呼谈话对象为,先生。”
这样的转变令他感到不适。
“我愿意,先生。”
“欢迎你,先生。”
傍晚降临的时候,我带着他来到属于他的公寓。之后,我的同行接替了我在白天的工作,教他如何使用公寓中的洗浴设备和可见光路由。一个没有家庭的儿童会同时得到两个教养员的辅导,旨在让其适应工作和家庭两种不同的环境。尽管传统意义上的家庭,正在逐渐成为历史,但人类还是需要一个能够放松休息的地方。义务教养体系发展的如此健全,以至于现代人类已经很少执着于“家庭教养”这样的传统概念,越来越多的孩子直接被送进教养公寓,接受安全规范的公共教养。机械成员的服务,完全杜绝了家庭变故的发生,这使得原生家庭对儿童的负面影响,几乎消失了。
我在路边的咖啡馆里坐着,一面浏览着明后两天的工作计划,一面要了一份简餐。
“辛苦的一天啊,先生。”
我理了理自己的领带,向服务员抱歉地笑笑,又要了一份甜点。
随着义务教养的全面普及,很多公共服务职业正在消失,一些环卫岗位已经没有更新员工的计划了。也许有一天,服务员也会消失,到时候我要是想吃点什么,就得自己去取餐口等着了。可至少今天不用。甜点很快就上来了,我致谢。
这个涂满奶油的小东西不在我的饮食计划中,可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我的同行向我投来了好奇的目光,他正在角落里充电,我注意到他换了一身新衣服。
“活泼的工作?”
“可不是吗,先生。”
AI技术的发展使得人力成本远高于机械投入。为了使人类员工发挥超过其人力成本的价值,还在从事低级工种的人类必须通过选拔,以从事更高难度的、无法被机械代替的岗位。
很快,机械就会全面接管低级工种。教养员就是即将被接管的低级工种之一。为数不多的、只要求中级教养的工种。教养行业之所以吸纳人类成员,是因为AI系统的新一轮调试。人类成员作为机械成员的对照,将在三十四个大城市里参与工作,为期两年。如今数据收集已经接近尾声,系统更新将在半年后启动,届时,机械成员将全面接管公共教养服务,我也将离开自己的岗位,回到教养公寓里去。
不会再有只要求中级教养的岗位了——整个公共教养体系的数据收集,只用一年就完成了,我却花了十三年,才具备中级教养。
也许我并不适合做一个人类吧。
十三年前的我,像只脑子里插着电极的老鼠。富裕但失败的家庭给我的,只有性工作者身上的纽扣。并不只是从业者才穿着它们。如果不是公共收藏系统,事到如今我也不能流利地回忆起这些纽扣的来历了。BHT-3029——一种风靡一时的穿戴装置,像牙套一样隐蔽,轻顶舌尖让那个小圆片贴住上颚,源源不断的精力就流过全身。当然,这装置有损脑功能,也许用它作电子春药的时候确实如此。老一代人做的最正确的事,莫过于提出了强制公共教养的概念,并成功地把我和其他像我一样的人,合法地丢进了政府付钱的教养公寓。
尽管我对通过选拔没有信心,却也对新的学习不甚恐惧。即便失败,也不过是回到教养公寓里,喝自己代谢出来的水,在机械家人的陪伴下延续教养。能与人类交流的感觉很好,但没有这种交流也无妨,毕竟,有教养的人并不在意人类成员和机械成员的区别。
在这个一年一次的日子里,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原生家庭。自从强制教养开始后,我就再没见过他们。社交行为必须由教养程度较高的人发起,没人发起过。也许是BHT-3029的副作用,我已经记不起他们的脸。
但那个孩子,居然还记得我。那也许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如今我对那个母亲毫无印象,只能通过资料库来追溯他的身世。不过对他而言,过去的记忆会与新记忆合为一体,父亲的概念会被教养员的身份所替代。多年后他回想起我,会记得我是他的教养员。
“生日快乐。”我的同行说。
“谢谢。”
默认款式的烛火特效,浮现在我的甜点上——浮现出“32”的字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9-3-20 13:31 , Processed in 0.098209 second(s), 35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