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科普科幻创客空间
开启辅助访问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立即注册 找回密码 切换到宽版

科普创客空间

查看: 24151|回复: 2

【原创中篇】【科幻】梦予邻

[复制链接]

2

主题

2

帖子

2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5
发表于 2016-5-31 09: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溺水鱼



★ 引子:

2015年,成都市脑神经医院。

史院长深深的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你确定想要这么做?”

年轻人:“我确定。”

史院长:“虽然这是最先进的连导仪,但用于临床还是头一次。在此之前,全球都没有一例人体测试,你确定的话,将是第一位。我必须提醒你,你确认已经看完并理解了合约上所有的内容?”

年轻人:“是的,我确定。”

史院长:“好的,你一定想要的话。我必须提醒你,如果信号丢失,你将……”

年轻人笑了:“史院长,你好像比我还紧张呢。”他说着来到窗边,望向天边的几朵白云,轻声且坚定的说:“那不是想要,而是需要。”

★ 第1集:初次见面

笑脸,阳光,绿草地,摄影师,导师……,一切美好都落在2013325日这一天的上午1035分。在下一刻,震惊,震惊,震惊……,占据了所有毕业生的脸。

苏教授是赵术在精神学方面的导师,对于前些时候赵术提交给他的论文——《关于精神病患者与维度时空的猜想》,他十分满意,这篇论文也荣获本年应届毕业生论文‘火花奖’。这是全校毕业论文中的最高荣誉。

这些天,赵术一直没有联系苏教授,所以这个大奖的消息,苏教授也没有急于主动告诉赵术。他决定在今天这个毕业典礼上,给赵术一个惊喜。他高举火花奖的奖杯,念完了祝词。不过赵术没有出现。直到苏教授在话筒中激动的叫出‘赵术’这个名字。赵术依然没有出现。

见过缺席颁奖典礼的,但没见过缺席毕业典礼的。苏教授摇了摇头,他拿起手机,拨通了赵术的号码,隔了很久才有人接通:“怎么?是念着学校舍不得走?还是又睡过头了?”

电话里传来一位女士呜咽的回答:“小术,小术他昨晚自杀了……”

…… 一个月前 ……

我又记不起来了吗?算了,谁会在乎我昨天早上吃的是小面,还是豆浆加油条呢。还是快些确定一个患者才是正事。

赵术站在两家紧邻的早餐店中间,左边是面馆,右边是油条豆浆店。他不记得是哪一天下定的决心,头天早餐吃面,次日早餐就吃油条加豆浆。可他总是忘记昨天早餐吃的是哪一家。

“呼……”赵术作了个深呼吸,大跨步的走入了左手边的面馆。面馆老板招呼他坐下,在等待的时间里,他翻看着小叔给他的资料:

“姓名:房克强;性别:男;出生年:1995年;重度妄想症:认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和事,都是他写出来的小说。无暴力倾向。”

“姓名:于晓海;性别:男;出生年:1972年;重度恐惧症:怀疑所有的人都会伤害他。有重度暴力倾向。”

“姓名:梦予邻;性别:女;出生年:1991年;中度精神分裂:在自己的脑海中构建了一系列连续的梦境,自称这些梦境伴随着她长大,梦中的细节甚至比现实还多,还要连贯。曾以为自己的梦可以预感到一些现实中的事物。轻度暴力。”

“姓名:廖清;性别:男;出生年:2002年;症状:重度恐水症……”

——梦予邻

赵术的目光回到了资料的上一行,他感觉这个名字很特别。虽然有经度暴力倾向,但毕竟性别一栏中的内容对于赵术来说,有着一种直觉上的安全。他微一点头:“梦予邻,就你吧。”

赵术吃过面后就给小叔打了电话:“小叔,我已经选好了。她叫梦予邻,你看她合适吗?”

电话:“嗯,这位患者十分有趣,不过她有轻度暴力倾向,所以你在探访时,不可以携带任何尖锐物品,包括铅笔,小刀之类。”

赵术:“好吧,那我只带手机好了,这个没问题吧。”

电话:“呵呵,这个嘛,可以有。”

嘟嘟嘟……

赵术:“那好,就这么定了,有电话进来,见面再说。”

赵术挂断后,接通了刚打进来的电话:“妈,什么事?”

电话:“小术呀,今晚吃个饭吧,你哥明天一早的飞机,这一去……”

赵术:“飞机!不是叫他别坐飞机吗?谁给他订的机票?”

电话:“你别那么大惊小怪,目前飞机仍是最安全的交通工具……”

赵术:“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不喜欢他去坐飞机,算了,他要是一定要坐飞机去,那晚饭就不用吃了,搞得就跟什么似的。”

电话:“小术呀,人做的梦都是不靠谱的,你小叔不是跟你说过了嘛,主要是你学习压力太大,所以才产生了焦虑……”

赵术没有听完电话,直接就关机了。他驱车来到郊外的‘第4人民医院’,这里是一所治疗精神病的医学机构。赵术在研期间常来这里,他的小叔是这里的医生,加上赵术主修的就是精神方面。所以能来此见一些病患还是十分容易的。

“小叔,她今天情绪怎么样?”赵术说道。

“哟,今天穿着一身大红装,要和什么人相亲吗?”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回身说道。他正是赵术的小叔——赵清华。二人虽然是叔侄辈分,但年纪相差不到9岁,赵清华是个性格开朗且神经有些大条的人。

“小叔别乱说,什么相亲,这是运动服好不,你可别咒我找个疯女人结婚!”

“哈哈哈,好吧,这是梦予邻描述的梦境记录,刚刚帮你整理出来,你可以在电脑上先看看。我要忙一会儿,等下就带你去探访室见她。她这几天很稳定,你这身红,她一定喜欢。”赵清华说着,将一个U盘交给赵术。

赵术将U盘接到电脑上,资料上主要记录着梦予邻的梦境。

让赵术吃惊的,不仅仅是梦予邻竟然记得小时候的梦,更夸张的是梦的数量与细节。他随意翻开一篇,记录的都是一些如起床,刷牙,吃饭,找邻家大哥哥玩耍,与父母一起去谁谁谁家里作客……等等。最不可思意的,是梦予邻的梦几乎天天发,看上去不像是梦境记录,倒像是日记。

正当赵术沉浸在梦予邻那如生活般的梦境时,赵清华已经安排好他与梦予邻见面了。他跟着赵清华进入了一间还算宽敞的房间。室内的地板是木质的,墙面被分成了两个色,下方是粉红色,上面连同吊顶都是粉绿色。中间有张会议桌,桌面的四个角都是倒了边的钝角。两把椅子是固定在地面上的。整个房间给人一种温馨舒适的感觉。

二人一进房间,室内已经坐着一名女孩,看上去很文静。她的目光散在桌面上,显得有些呆滞。

赵清华走到女孩身边,轻声说道:“上午好梦予邻,你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这位是我的侄子,他人很好,你会喜欢他的……”他对梦予邻说了一些话,又转而回到赵术身边,让赵术坐在与梦予邻相对的另一把椅子上,将赵术的手拉向桌面下方:“你懂的。”

赵术摸到了一个按钮,他知道那是呼叫用的。微一点头,便目送着赵清华离开了房间。

“嗨,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你还记得我吗?”赵术首先说道。

梦予邻闻得声音,抬头看着赵术,柳叶般的骄眉微微皱起,似乎在回忆眼前这个人是否见过。

“前天呀,我走过你的病房,你还对我笑呢。”赵术见过的美女无数,与他有关系的也不少,可他竟然发现自己直视梦予邻时,有一点儿紧张。

他知道面对着的是一名精神病患者,更清楚这张有些呆滞的脸与他接触过的那些,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但为什么自己会紧张呢?是她的清秀?还是那毫无目的的眼神?亦或者,是她神情间透出的那点儿清纯?

梦予邻正视了赵术一会儿,眼中的焦距散了,她又低下头,似乎看着桌面上的什么。

这令赵术有些尴尬,他本来准备好的一些问题,竟然在这一刻想不起来了,这种情况还是头一次。

“为什么见我?”梦予邻好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发问。

赵术:“我在做一些……,额,是有些问题希望在你这里找找答案。”

梦予邻:“为什么是我?”

赵术:“也许是机率吧,我并不是刻意的。”

梦予邻:“是什么问题?”

赵术:“关于你的梦境,你为什么记得小时候的梦?”

梦予邻:“那是病。”

赵术:“为什么?”

梦予邻:“一个容器的容量是有限的,装满了就装不下了。但生活像有压力的水一样绵绵不绝,这样一直装下去,容器会坏掉的。”

赵术:“那就放掉一些。”

梦予邻:“你能选择忘记脑海中的事物?”

赵术一时语塞,他见过很多病患,他们的思维虽然不像平常人以为的那么散乱,但大多都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逻辑中,很难被外界影响。这个梦予邻却不一样。赵术想了想,转而说道:“我小时候作过的梦,大多都忘了,不过也有很特别的梦,我还是记得的。”

梦予邻:“那不一样,我记得每一段时光,在梦里,我也是从小长到大的。”

赵术:“真的有这么详细,你确定记得长大的所有细节?发生的每一件事?”

梦予邻看了赵术一眼:“你记得小时候的事吗?完全的。”

赵术想了想,笑着说:“谁会记得那么全呢?那些只是一些片段,隔得时间太长,甚至像梦中的片段。”

梦予邻像是被赵术话中的什么击中,突然一愣,她喃喃自语:“像梦一样?不会的,不会的。”

“什么?”赵术听不清梦予邻在说什么,随口一问。但他很快意识到今天的时间快到了,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以前每次都是先设法跟着病患的思路走,对方不再警惕后,再自然而然的切入需要了解的问题。

可今天交流到现在,似乎没有得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看了看手上的资料,又问道:“你曾说你有特异能力,能说一说吗?”

梦予邻听到这个问题,表情变得十分腼腆,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她轻声回道:“没,没有。”

赵术眼见梦予邻的神态,加上她清纯且娇美的容颜,心中不禁一荡,深吸了口气:“可你之前说过,你可以梦见未来一天的事。如果你现在承认没有这些能力,那么能说说你当时又为什么觉得自己有呢?”

长时间的沉默……

“时间差不多了。”赵清华推开房门,对赵术说道。

梦予邻被一名医生带离探访室,她经过赵术时,眼光轻轻从赵术脸上抚过。赵术捕捉到了这个眼神,那眼神很纯洁,但又很复杂。他再次做了个深呼吸,将心思从梦予邻的背影处收了回来。

“怎么样?对你的论文有帮助吗?”赵清华与赵术走在过道上。

“嗯,我还不是太会提问,需要练习。我想,需要继续交流。方便吗?”赵术的前半句出于学术上的需要,后半句,也是学术上的需要,但似乎多了些什么。

“明天她弟弟会来看她,后天要给她做分析,大后天……。嗯,下周三吧。”赵清华说着,将赵术送出了大楼。

赵术开车回了学校附近的公寓。他翻阅着梦予邻的资料,绝大多数梦境都是日常生活。这令赵术很不解:一个人的梦,通常是日有所思造成的。一些在现实中不可得的,或是不可承受的,多在梦中得到释放。

可以说,梦,多多少少都是有些离奇且零碎的片段,前后并无太多逻辑上的关系。

但梦予邻的梦境为什么会如此连贯,连贯的像现实中平淡的生活。难道是因为精神分裂?那些梦并不存在,而是她自己在不知不觉中编造出来的?

★ 第2集:再次见面

不过这些梦境也有一些比较特别的记录:那是她12岁那年,梦见邻居家的一位老人从楼梯上摔下来,结果在送往医院的路上去世了。那老人生前对她很好,她在梦里就哭了……

赵术翻来覆去的看着资料,不知不觉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肚子饿得咕咕直叫。打算出去随便吃点儿什么。他一边下楼,一边打开手机,有七个未接电话,分别是爸;妈;大哥打来的。他回拨了大哥的电话:“喂,是我。”

电话:“怎么一天都关机啊?大家等着你吃饭呢,香格里拉大酒店,快点儿啊。”

赵术还没来得及回话,对方就挂断了。他一摇头,转而向地下车库走去。

“爸,妈,大哥。”赵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来到香格里拉大酒店的豪华包间,见得父母与大哥,便随便坐了一个位置。

“你哥明天就去美国了,你还当真想不来?”赵父说话了。

赵母说道:“好啦好啦,这不是来了嘛。他就是被那个梦闹的。没事没事,吃饭。”

赵武笑了笑,说:“我又不是第一次坐飞机了,你那个梦就是你自己太焦虑的结果,我说你别把那论文太当回事,你毕业是没有问题的。哥想好了,你一毕业,80万以下的车你跟哥说一声。”

赵术拿起的筷子在空中一顿,不屑的说道:“我的奖学金很高的,而且年年拿,还有导师私下发的。”

赵武哈哈一笑道:“你是取笑大哥的学历是买来的?”

赵术道:“我说赵大律师,谁会认为胜诉率达到98.7%的律师的学历是买来的?只是你们也别太小看我就行了……”

这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方才结束,一家人送赵武上了车,赵术忽然一拍车顶说道:“我说你就不能坐船去呀?那么长时间,你急什么呀?只有飞机上的头等舱才能表现你大律师的身份?”

赵武只是微一摇头,油门一点,路虎的引擎发出一阵狂啸,飞奔而去。

赵术回头看向父亲,赵母摇了摇头,说道:“是你哥自己买的机票。别赖你爸。”

赵术回到公寓已经很晚,但他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他儿时的那个梦一直浮现在脑海中,特别是梦中那名机场负责人在电话中说的话:“很抱歉的通知您,死亡名单已经确认,赵武是其中之一。”

赵术不记得是怎么睡着的,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拿起昨天晚上被他关闭的手机,稍一犹豫,便开了机。有一条从美国发来的短信:“我知道每次坐飞机你小子肯定关机,嘿嘿,报个平安吧,我的杞国兄弟。”

赵术摇了摇头,来到楼下,站在那两家熟习的餐馆前,他又想不起昨天是吃的面还是油条了。中午就吃面吧,饭后,他又回到公寓继续翻看梦予邻的梦境记录。一些没什么特点的,他就扫一眼略过,只看一些内容有稍许变化的。如此粗略的查看,才用5天的时间,勉强将梦境记录翻完。

其中有几篇,赵术特意打了标记:梦见同一条街上的某小区大门外摆设了花圈;谁家发了火灾;谁家被小偷盗窃。这些虽然是梦境,但在梦予邻的描述中,显得十分真切,细节间的前后逻辑非常融洽。关键是她对这些梦境,都有日期上的记忆。就算是写小说的作者,也不见得会注意到如此之多的细节。

最后有一篇很特别,内容描述道:“我梦见弟弟,还有爸爸妈妈,被一辆大货车撞死了。”不过与其他梦境描述不一样的地方,就是梦予邻关于这个梦境的描述,仅此一句。这么粗糙的描述,与她对其他梦境精细的描述截然相反。

赵术看了看时间,已是中午,想到今天要去见梦予邻,便下楼找了间餐馆吃了午饭,开车去了‘第4人民医院’。

赵清华见到赵术前来,哈哈一笑道:“怎么样,看上咱们医院的什么人啦?也不打个电话,直接就跑过来啦?”

“小叔,你可真是缺口德,以后我讨个老婆不正常,你要负全责。”赵术在赵清华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下。又问:“梦予邻是怎么进来的?”

赵清华说道:“是她家里人送过来的,她当时情绪十分激动,总说弟弟会害死大家,她只是想阻止,并哭着求她的父母不要把她丢在这里。”

赵术吃了一惊:“哦,就因为她说自己的弟弟要害死大家,就被确诊成精神病患者?”

“当然不是。”赵清华看了看手表,继续说道:“她当时将弟弟亲手推入河中,造成她弟弟窒息性休克,在医院住了三天才恢复过来。她伤害弟弟的行为被人看见,并报了警。警方调查了事发地点的交通监控录像,梦予邻将弟弟推入河中的犯罪证据确凿,提起公诉告她杀人未遂。

不过后来调查发现,她从12岁那年,就严重自闭,有时还存在轻度暴力行为。加上这次杀人未遂事件中,并没有查明她的犯罪动机。精神鉴定上又存在明显的失常特征。最后免除了形势责任。她的父母害怕她再搞出什么大事来,只能将她送到我院,进行入院治疗。

好了,我现在得去开会了,等散会了就带你去见梦予邻。”

“哦,好的,另外,我能用用你的电脑吗?”赵术说道。

“当然。”赵清华拿了本资料薄就离开了办公室。

赵术将U盘接入电脑,翻看着之前打过标记的梦境资料,总结了几个需要提问的要点,看了看时间,才过去20多分钟,猜想小叔开会一时半会儿完不了,加上这一两天看资料太累,便趟在沙发上睡着了。

“不行,方叔叔,还有阿姨会知道的。”如吟般的细语响在赵术耳中。赵术看着那婀娜娇小的背影,一层红纱裹住她的胴体。身后的桃花林静静窥探着立于碧水岸边的情侣。

“怕什么?大家早就知道了。”赵术对那女孩背影说着,痴痴的看着她。在碧绿色的湖水衬托下,那嫣红的轻纱尤为突出,像几近逃离却又不舍的情绪,缓缓爬上她的脸颊,惹人怜爱,不忍逼视。

女孩低下头去,似等待他的靠近,又似沉默不言。赵术轻步上前,将女孩揽入臂中。此刻,他能明显得感觉到手臂上传来她的心跳,又或者,是自己的心跳透过手臂传向了她。他下定决心,向女孩缓缓转过头去……

“嘿!哈喇子流出来啦!”赵清华一拍赵术,笑喝一声。

赵术猛得从梦中惊醒!一见是小叔,不好气得说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你刚刚那是什么表情?我就是再重来十次青春期,怕也碰不上需要用到这种表情的事呀!怎么?碰上的是桃花?还是桃花呀?”赵清华作出一副色眯眯的模样说道。

赵术呼了口气,这个梦作过很多次,但从来没看见过梦中的她到底是什么模样,每次到了关键时刻就会醒过来。而且梦中那个方叔叔是谁?还有那个阿姨?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没好气的说道:“你还是快找个婶儿吧,不然您的青春期怕是总过不去。要不,我跟我妈说说,请她再帮帮你?”

赵清华脸色一变,一本正经的说:“嗯,时间差不多,今天你有半个小时。梦予邻应该已经在探访室等你了。”

赵术偷笑着跟在赵清华身后,不一会儿来到了探访室。

梦予邻已经坐在对面,看起来,比上一次见面更加腼腆了些。她抿着唇,似微笑,又似害羞的看着桌面。

赵术被梦予邻的这种表情搞得有些神不守舍,甚至那位小叔例行公式的对她说了些什么,又对自己说了些什么,最后怎么离开的,他都浑然不知。

“你好。”梦予邻轻声说。那声音像轻轻的吟唱。

刹那间,赵术好似又看见那嫣红的轻纱,那欲逃又留的人儿,那娇羞清纯的脸颊……

“咦!我这是怎么回事?”赵术扬了扬眉,手在脸上用力抚过,咳了两声,说道:“额,你好,咱们又见面了。”

梦予邻听到此话,脸上透出笑容。像被追求者,面对追求者的笨拙时才有的笑。

“额,我,有几个疑惑,也许你可以帮到我的。”赵术翻完脑海中的措词,并在标注了重点的文件帮助下,说出了这一句。

“嗯,你问吧。”梦予邻的声音还是那么轻,那么柔。像是怕被人听到的喃喃自语。

“还是说说预知能力的事吧,我很感兴趣的。”赵术想,却又有些不敢像她那个方向看,只好将目光落在文件上。

“嗯,那,那是病,医生是这么说的。现在,我也已经明白,那只是一些巧合,或者,是一些幻想。”梦予邻的声音越来越低,虽然还是保持着赵术能听见的音量。

赵术似乎发现了梦予邻言语中的松动,他说道:“这么说,你过去是那样认为过?可以谈一谈吗?谈谈你当时的感觉,那些巧合,那些幻想。”

梦予邻低头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些都是不真实的,是病,我不想再去回忆那些。”

赵术听梦予邻说完这句,可浅意识里去听出了另外的意思:“不行,会被知道的。”他脑子转了几转,又问:“你正在出院治疗前的观查期?”

梦予邻有些吃惊,抬头看了赵术一眼,又低下了头,轻轻说道:“他们告诉你了?你,也是来测试我的?”

“怎么可能,我只是需要写一篇毕业论文,我认识这里的一位医生,所以才……。当然,如果你不想和我说话,那下次,他们可能就不会安排咱们见面了。”赵术解释道。

“不,没有,我只是不愿去回想过去,那些梦境,他们都有记录的,你可以去看看,关于预知的事,真的只是巧合。”梦予邻说。

“好吧,咱们不说这个,那么,能不能谈谈你的梦境。”赵术问道。

梦予邻:“哪一个?”

赵术:“就是你梦见你的弟弟,爸爸,还有妈妈出车祸的那个。”

梦予邻一听,仿佛整个身体都随着心脏猛烈震颤了一下。她极力的控制情绪,可她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却被赵术发觉。

赵术也不知是为什么,下意识的说道:“额,这个如果也不方便说的话,那么咱们说说我的论文吧。我是在写一篇‘关于精神梦境与维度时空的猜想’的论文。”他故意将‘精神病患者’改为‘精神梦境’,以避免再次刺激到梦予邻。

梦予邻似乎也很有默契的跟随了赵术的话题:“维度时空?那是什么?”

赵术:“那是从现代物理理论引发出来的猜想。我们目前所共识的,是我们生活在四维时空中。一维是线,二维是面,三维是体,四维是时间,也可以理解成一种状态演变成另一种状态的过程。”

“就像我们成长的过程?”梦予邻道。

赵术笑道:“你很聪明,好多人在四维上,都需要花一些时间来理解的。”

“这很好理解呢。”梦予邻说着,若有所思起来。

赵术说:“是的,不过,我在论文中提到的维度,是五维时空。”

“五维?那是什么样的?”梦予邻好奇道。

赵术:“二维是无数个一维组成,三维是无数个二维组成,四维是无数个三维组成,那么五维,当然就是无数个四维组成喽。”

“无数个四维?”梦予邻娇眉轻轻皱起。

赵术看了看时间,快半小时了,原本准备的关于‘她为什么推弟弟下桥’一事,看来是不能再问了。一来时间不够,二来这类问题似乎会刺激到她的某些情结。这就顺着维度的话题讨论下去:

“是呀,我们只能感觉到一个四维时空,但科学家们猜想,还有更多的,甚至是无数的四维时空是我们感觉不到的。那只能在五维时空中才能看到。”

梦予邻的眉头收得更紧。

赵术笑了笑,说道:“拿我来举例吧,我从小长大,现在在这里与你聊天,这是一个四维时间轴上发生的关于我的一切情况。但也许有另一个时间轴,在那个时间轴上,我也成长,但因为选修的专业是建筑设计,那么,那个时间轴上的我就不会与你在此聊天。那里的我,也许在家画设计图呢。

如此,我们可以设想出无数多个时间轴,每一个时间轴代表着一个四维时空,而它们之间互不干涉,谁也不知道谁的存在。只有在五维时空中,才能看到这些四维时空的全景。”

梦予邻听得云里雾里,只是摇头:“这,这太复杂了。”

咔嚓!探访室的大门打开,赵清华走了进来,说道:“好了,你们太能聊了,都半小时了,梦予邻,你也该休息了。”

“好的赵医生。”梦予邻站起身来,在一名医生的陪同下走出探访室。在经过赵术时,她又用那种目光从赵术脸上扫过。

“好哟,幻想妹妹看上你喽。”赵清华调侃道。

“二叔,你能有一次正经的不?”赵术说道。

“好呀,说说正经的,你敢回去叫你妈给我搞对象,我就跟你妈说你喜欢幻想妹。”

★ 第3集:分裂还是预知

赵术对梦予邻的好奇心越来越强,思索着:她为什么不愿提及那个梦境,她的父母和弟弟不是好好的吗?一个梦就令她如此害怕?我自己梦见大哥坐飞机失事,虽然也产生了一些极端的思想,但也不至于提都不能提呀。

另外,小叔说她入院时,是与一场杀人未遂案有关,而且受害人竟然就是她的弟弟!这个梦与她杀害弟弟有什么关系吗?一夜无眠,赵术不只是被梦予邻的梦境所困扰,更被梦予邻所困扰。

第二天,赵术打了赵清华的电话,问明了梦予邻的住家地址,打算试试去她家里了解情况。他驱车来到南门东大街。

这是一条老街,两侧的建筑都是四五层高的旧式住宅楼。梦予邻的家在东大街中段的一条小巷子里。赵术依照地址来到了这条小巷,巷口有一个补胎修鞋的手艺人。他脑子一转,便来到手艺人身边:“你好。”

手艺人正忙着手上的活儿,闻声抬头扫了赵术一眼,见是个学生,便问:“你是要补鞋吗?”

赵术:“不,我想打听个人,她就住这条巷子。”

手艺人:“谁?”

赵术:“梦予邻,你认识吗?”

手艺人手上的活儿停了一会儿,接着又工作起来:“哦,梦家的丫头,呵呵,你问她做什么?她现在在疯人院。”

赵术:“您认识她吗?能跟我说说吗?我是北开大学的,这个月就毕业了,正在写毕业论文,梦予邻是我的探访对象,我希望对她的过去进行一些了解。”

手艺人:“嘿,她是一个奇怪的人,很邪门儿的。”

“等会儿。”赵术一听有戏,忙去旁边买来了几瓶饮料,全部放到手艺人脚下,道:“跟我说说吧,越多越好。”

手艺人笑了笑,点头道:“好吧,让我想想……。这么说吧,她现在不是疯了吗?不过,她在12岁以前,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姑娘,人长的好看,性格文静又大方。那年她12岁,不知道为什么,有一天她突然哭得死去活来,而且一直跟着小武子。”

赵术问道:“小武子?那是?”

“哦,肖武的儿子,巷子里的人都叫他小武子。他比梦予邻大3岁,与梦予邻是最要好的朋友,可以说是青梅竹马吧。当时梦予邻就一直跟着小武子,怎么也不肯离开,就连回家吃饭,梦予邻也跟着他。小武子的爸妈没办法,只好去把梦予邻的老爸叫过来,她爸死拉活拉的才把她拉回家。

奇怪的是,第二天小武子就死啦!可他家里人说他晚上没病没痛的,后来医生检查,说是先天性脑溢血,是半夜突发。”

“哦,有这种怪事?”赵术回想起梦予邻的梦境,其中就有谁家死人,谁家被偷之类的。加上入院时,梦予邻曾称自己有预知未来的异能。心中不免打起鼓来。

手艺人道:“可不是怪吗!那次之后,邻居里就有人传言,说梦予邻是个喪门星,会给人带来灾祸。后来就没人敢理她了。只有夏老头儿还时不时的招呼着她。可是没多久,夏老头儿从楼梯上摔下来,送医院的路上就不行了。”

赵术心里打了个突,这段情境怎么和梦予邻描述的梦境一模一样?

只听手艺人继续说道:“本来人老了,随时都有可能走掉。但没几天,就有人说夏老头儿摔跤的当天上午,梦予邻在家里哭得很利害,好像是她的家人正在处罚她什么。虽然没人敢上门去打听这事儿,但疯言疯语总是会有的,说梦予邻是个灾星,只要她一哭,就要死人。

这下可不得了,所有的人就像躲温神一样躲着梦予邻。说来也是可怜,那孩子从此变得孤僻起来,再也不主动去接触谁,也再没哭过。也怪,她不哭了,这巷子里就再没死过人。直到两年前,她因杀害弟弟‘梦承希’未遂,被抓后,这才死了一个。”

赵术奇道:“哦?死了谁?”

手艺人喝了口饮料,继续说道:“事情是这样的,梦予邻推梦承希下桥的那天,有一辆大货车冲到了老吕家的卤菜店,整辆车都冲到店里去了。”他说着,手指向大街对面:“喽,就是那一家。

说来也巧,当时老吕家的孩子在同学家玩,老吕和他老婆在店里做生意。就在出事前半小时左右,梦予邻跑来求他们去救落水的梦承希,两口子都离开了卤菜店,事发突然,他们连店门都没关。”

“是梦予邻亲自来求老吕家救人的?后来呢?”赵术心中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手艺人道:“是呀,后来老吕二人就把救上来的梦承希送去医院了,回家后才发现店子被大货车撞了,那货车司机当场死亡。这条巷子本来就传有恶语,谁要是招了梦予邻,谁家就没好。老吕家想来想去,觉得就是摊上了梦家的事,自己家才倒了大霉。

后来有人说亲眼看见梦予邻推她弟弟下河,警察也来调查了,果然是她杀害弟弟未遂,最后被关进了疯人院。”

赵术听完大为吃惊,他希望再从梦予邻的家人那里问些情况,但梦家人似乎很讨厌梦予邻,不愿提及那些往事。最后把他给轰出了门。他回到车上,想再去当时处理案件的公安部门了解一下。却见梦承希突然拦在车前。

“你有什么事吗?”赵术从车内探出半个脑袋。

梦承希一溜烟坐上了赵术的车,他关上车门没好气的说:“我们找个地方说说。”

赵术不清楚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便找了一家会所。两人要了一间包厢,各点了一杯茶。

赵术不知是自己的茶喝得太快,还是梦承希沉默得太久。两杯茶喝完了,却没见梦承希开口说一个字。他看了看表,公安局怕是要下班了。当下说道:“你把我拦下来,不会就是想一直这么耗着吧。

梦承希放下一口没喝的茶杯,低声问道:“你想去公安局?”

赵术:“是的?”

梦承希:“为什么?”

赵术:“我做我的事,你做你的事,咱们互不干涉吧。”

沉默……

梦承希:“可是这样,你就对我家进行了干涉。”

赵术隐隐感觉到梦予邻一案背后可能不那么单纯,问道:“这话怎么说?”

梦承希:“你不了解情况,所以,会搞出你想像不到的结果。”

赵术心想:“难道梦予邻没有精神病?这怎么可能!小叔也看过梦予邻的病例。从资料上来看,梦予邻确实有重度精神分裂症状。而且她推弟弟落水也是事实。那么,她家里人的这些反应是怎么回事?一系列问号在心底产生,但他面不改色的回道:“正因为不了解,才需要去了解。”

沉默……

梦承希:“我姐是个好人,她不是你们了解的那样,她很善良,如果她在医院表现良好,很快就能回家的。请你不要去改变这一切!”

赵术听梦承希对姐姐的评价,吃了一惊。他对梦予邻的态度明显与父母相反!难道他知道什么隐情?想到这里,他决定要激一激梦承希,说道:“是吗?她可是想要杀死你呢!而且,她还一直说你会害死大家。这样你还要认为她是好人?”

呯!茶杯从梦承希的手中被拍在桌上:“你脑子有毛病吗?我家的事到底什么地方招惹到你了?你干嘛咬着不放?你到底想怎么样?”

赵术故意一脸冷笑,说道:“因为我感觉到不正常的细节,但我没搞清楚,所以,本着对社会负责任的态度,我一定要查清楚。”

赵术说到这里,只见梦承希的双目似要喷出火焰,脸颊胀得通红,仿佛血液都在燃烧!但见他神色之间很是犹豫,便又说道:“梦予邻很可怜,她被整条巷子的人误解,连父母也不喜欢她。可是她在院期间,从来没有说过一句对家人不敬的话。这足以说明她的为人,只可惜在精神层面上……”

梦承希没等赵术说完,便喝道:“她没病!”他吼完这一句,陷入长时间沉默。

良久之后,他猛的站起身来,大声说道:“你们这些人,自以为要对社会负责,我姐从来没有招惹到第三方,你们负哪门子责?她要杀的人是我,不是社会上的任何人,我不想追究,又有谁有资格去追究?

你要是当真有闲情去对与你无关的事负责,那就为我姐负负责吧,不要去做对她不利的事。她只救过人!没有害过人!如果你还有良知,就不要再管这事,她一出院,我们一家就开开心心的过日子,不会影响到任何人!”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赵术跟着导师研究精神方面,对心理学也涉足颇深。梦承希的话反反复复的在他耳边回荡:“她没病!她只救过人!没有害过人!”这些无比激愤的话,真实的可能性达到9层以上。他明白,人在激动时随口说出来的话,往往是心中最原本的认知或理解。如果是说谎,一般都是在情绪较为冷静时进行。

★ 第4集:两害相较取其轻

梦承希回到家中,对赵术是否会去公安局调查十分担心。一整晚都没有睡觉。次日一早,他等父亲上班后,便拦下也准备出发上班的母亲,说道:“妈,我,我想搬出去住。”

“什么?”走出家门的母亲回头看着儿子,说道:“怎么突然想起要搬出去?”

梦承希道:“我知道,爸爸不想把姐姐接回来,他和那些巷子里的人一样,以为姐是精神病人。但他错了,姐没疯!如果你们不接受姐姐,那我就搬出去,由我一个人来照顾姐姐,我已经成年了,可以向医院提出申请的!”

梦母将儿子推回屋子,关了大门,说道:“小希,你在说什么?”

梦承希一屁股坐到餐桌前,他用略带质问的语气说道:“你别再装了,其实你比谁都清楚,你早知道姐没疯,是不是!”

“我,我知道什么?你今天,是怎么回事?”梦母的语气里透出了吃惊。

梦承希将落在母亲脸上的目光移开,他不想看见拆穿母亲时,她的表情:“那天,我全听见了!”

梦母:“什么?什么那天?”

梦承希:“夏老头儿死的那天上午,你在里屋骂姐姐的事,我全听见了。”

梦母心中咯噔一下,道:“你,你听到什么了?”

梦承希:“那天早上,姐在里屋跟你说,‘夏老爷今天会从楼梯上摔下来,会死。’她请你去提醒夏老爷下楼梯小心些。

你说‘少管,还嫌巷子里的闲话不够多吗?’

姐说‘大家都讨厌我,只有夏老爷还愿意理我。’

你说‘闭嘴,别张着你那张臭嘴到处去咒人家!你要瞎说,你爸回来打断你的腿。’

姐说‘妈,我求求你,你救救夏老爷,我梦见过的,是真的,那天小武哥死的前一天,我也梦见了。’

之后,我就听见很响的一巴掌,接着是姐姐摔倒的声音。妈,你当时下手很重吧!”

梦母听着儿子的复述,一颗心也越沉越低。她将儿子拉到跟前,说道:“小希呀,妈也没办法,你知道当时的情况,全巷的人谁不说咱家的闲话?妈叫你姐别去说,也是为了咱们这个家呀。”

梦承希极不情愿的任由母亲拉着他的手,气愤的说道:“他们爱说,让他们说去好了,为什么要让姐一个人承受这么多?你知道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关心的人,敬重的人一个个死去时,她是什么感受吗?就像两年前,她梦见你和爸爸会因为我而死时一样,她一直在想要救人,可你们都在对她做什么?”

梦母一惊:“你说什么?她的梦怎么能当真,你怎么可能会害死爸爸妈妈?小希,你,你这是怎么了?”

“我没事!”梦承希从母亲怀里挣脱出来,说道:“你们知道吗?那天,我很想吃吕叔家的卤肉,你们都忘记了,咱们家每两周就会去买卤肉吃的。那天正好是买卤肉的日子。你说,如果我没有被推到河里,你们是不是会陪我去吕叔家的卤菜店?如果我没有被推到河里,就算我没有提出要去,你们是不是也会去?你们想一想回到家的时间!再想一想车祸发生的时间!”

梦母难以置信,或者是不愿去相信,毕竟是她和老梦亲手将女儿送入了疯人院。如果这一切是真的,这让她情何以堪。她努力的不去回忆当时的情况,也努力的不去想小武和夏老头的事。可那些事像过电影般的在脑子里闪现,她嘴里机械的重复着:“不,不会的,不是这样的……”

赵术没去公安局,他回到公寓,将资料总结了一下,发到远在美国的大哥手里,并打了电话给赵武,请他帮自己分析一下梦予邻推弟弟下河一案的情况。另一方面,他也开始着手写论文。

赵术寻思:“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梦予邻的梦境,多少有一些预知的效应。这种预知效应极有可能是另一个四维时空存在的证据,从而间接说明了五维时空存在的可能。现代物理中,相对前沿一些的理论认为,任何人,甚至任何生命,只要作出一次选择,当前的四维时空就会从这次选择开始,分为两个,甚至更多的四维时空,以满足这次选择带来的不同结果。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些刚分裂开的四维时空,其相似度将是极高的。甚至,除了某一个点不同之外,所有的一切都是一模一样的。也许正好有这样两个四维时空,它们的一切都一样,只是在时间上,一个超前,另一个则滞后。

而梦予邻,以及我们所有人生活的这个世界,正好处在时间上相对滞后的四维时空中,但她的梦境,却正好处在超前一些的四维时空中。所以她的梦境就正好起到了预知的作用……

那么,再把范围扩大些,很多精神病人的意识,甚至认知与当前社会明显脱节。这是否也说明着更多的四维时空的存在呢?他们因某种没有被发现的诱因,导致他们的思想进入到了别的四维时空中,但身体又留在了当前的时空中。这就造成他们的行为显得十分诡异和怪诞。”

赵术利用目前掌握的情况,加上大量相关资料的收集,灵感大发,仅花了不到一周的时间,论文就基本完成。文中将精神世界与维度时空进行了夸张却又自恰的分析。不过很多细节方面还需要更正和加强说明。

离毕业典礼只剩下十来天了,同学们的论文早就交了。苏教授也问过赵术论文的事。但赵术总感觉自己的论文还有需要完善的地方,迟迟没有提交。这天,他又通过小叔,约见了梦予邻。

从小叔那里听说,梦予邻最近的精神很不好。这令赵术有些担忧。不过梦予邻见到赵术后,情绪上明显好了很多。

赵术:“予邻今天的气色不佳,这两天心情不好?”

梦予邻莞尔一笑:“是有一点儿,作了一些不好的梦。不过听说你要过来,我就好多了。”

赵术有些不好意思,一笑道:“怎么,最近梦见了什么?”

梦予邻:“我梦见自己生病了,一直趟在病床上,一动也不动。”

赵术:“哦?要紧吗?”

梦予邻抿嘴一笑,微一低头:“那只是梦,请不要担心。”

赵术咳了两声:“嗯,也是,这次来见你,一方面是想看看你好不好。另一方面,你知道的,我在写论文。”

梦予邻:“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

赵术:“我想再聊聊那些梦。”

梦予邻有些担心,放低了声音:“你要问哪个梦?”

赵术:“别担心,这次不聊具体哪个梦,我只是想了解,你做的梦细节很多。和我们平常人做的梦不太一样。”

梦予邻:“你们做的梦,内容会很少吗?”

赵术:“也不是,应该说有多有少,但在细节上,一般没有你的梦那么丰富。并且,梦中的前后逻辑是跳跃的,并不一定具有因果关系。”

梦予邻娇眉一收:“哦?那样不是很奇怪?”

赵术:“对于我们来说,一点也不奇怪。因为那是梦嘛。”

梦予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赵术:“这么说的话,你的梦几乎和现实世界差不多?”

梦予邻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是的,有一段时间,我完全分不清楚哪边是梦,哪边是现实。因为两边都是一样的,就好像先过完一天的生活,然后再经历一次。”

赵术:“那可真是奇妙的体验。”

梦予邻:“是很奇怪,但一点也不妙。”

赵术:“不妙?”

梦予邻:“是呀,每天经历的事,总是事先就知道,很无趣的。”

赵术一听,梦予邻的梦境,果然是有预知能力的!心中产生了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很可能使梦予邻陷入不好的情绪。但好奇心还是使他尝试着提出问题:“予邻,有一个关于你的问题困扰我很久了,这些天我都睡不着觉。”

梦予邻听赵术说因为自己而睡不着,正当一股暖意翻起,但马上就意识到赵术接下来要问的问题。她紧咬嘴唇,两只粉拳捏成一团,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赵术一见梦予邻为难的神态,恍惚间又看见独自站在碧水岸边,桃花树下的背影。显得那么无助。当即说道:“看来你还没有准备好,我们下次再尝试。”

梦予邻松了口气,道:“谢谢你。下次,我一定努力回答你。”

赵术笑了,他感觉这次的梦予邻,对他比之前两次都热情一些,说道:“一言为定哟,呵呵,说一说你最近这些天的梦境吧,刚才你说你梦见自己趟在病床上一动不动?”他刚一说到这里,心里就感觉到一阵不舒服!

一动不动,这让他联想到了死亡,而且又是梦予邻的梦境,她的梦不是有预知效应吗!

梦予邻好像猜到了赵术的担忧,说道:“别为我担心,那些只是梦,而且在梦里,我可只是生病,没有死呢。”她说到这里,脸上又翻起一片嫣红,继续说道:“再说,我已经好多了,现在虽然也做梦,但梦与现实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赵术:“哦!什么时候开始的?”

梦予邻:“就是两年前,我梦见家人都出了事,可我改变了结果,弟弟,爸妈,他们现在都还好好的。从那之后,我的梦境与现实就完全不同了。”

……,……,……

结束了这次交流,赵术感觉又有了不少收获,心情甚好的他马上又将论文作了一些修改。

第二天,他接到哥哥赵武的电话,大概的意思是:“梦予邻可能没有精神病,她或许真的能预见一些东西,而梦承希对他姐的这个能力十分信服。但是,如果在法庭上把这些说出来,那么法官和陪审团是否相信梦予邻的预知能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梦予邻将弟弟推下河的事实,其性质就会不一样!”

赵术:“请继续?”

赵武:“性质会分成两种,如果梦予邻在推弟弟落水时,心智是正常的,那就是故意杀人。但如果是不正常的,那就是没有承担刑事责任的能力。这是两个相反的结果。前者肯定要坐牢的,310年不等!甚至更高,主要看受害人的伤势情况。后者,只需要住院,恢复得好,就可以回家了……”

赵术漏出笑意:“好,谢谢哥,我请你吃碗面。”

“什么?我可是按小时收费的,就一碗……”赵武话没说完,只听到一阵忙音……

赵术听完大哥的分析,心情莫名的激动起来。是大哥的分析替自己解开了迷团?还是因为别的?他没有去多想。

这一夜,他再次翻阅了梦予邻的梦境资料。资料还是那些资料,但那些文字似乎都被涂上了某种色彩,那再不是一个精神病患者的‘口供’,而是一位妙龄女孩的生活。不知不觉中,他已埋头于这堆资料中,酣声在通宵亮着的台灯下缓缓散开……

还是那片桃花林,还是那片碧湖水,还是那种心跳,还是欲走还留的她。这一次,赵术知道一切都会发生改变,这一次,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正在梦中。他不愿醒来,他要看看这个在梦中伴随了他20多年的人到底是谁!他坚定的来到女孩身边,将女孩拉到眼前,是她……

赵术:“果然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两年了,你过得好吗?”

赵术看到梦中的他面对着她,但奇怪的是,赵术只能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女孩的背影。

女孩:“我很难过,我对不起你哥哥。”

赵术:“不要那么想,我们是真心的,没有对不起谁,你明白吗。”

女孩点了点头,她投到赵术怀里,轻声说:“我明白,可我,可我还对不起一个人,我的弟弟。”

赵术:“为什么会这么想?”

女孩:“因为我恨他,所以我没有祝愿他去天堂,如果,如果他落入地狱,那是我的错。”

赵术:“他也没有错,那是意外,所以,他会去天堂的,你要放心,要释怀。你要记得,无论如何,还有我,我想要和你在一起,不,那不是想要,而是需要!”

女孩:“肇文,谢谢你,希望他们都会原谅我,希望方叔叔和阿姨也能理解我。”

肇文?方叔叔?肇文?方叔叔?……

赵术从梦中惊醒,梦中大多细节随着他的惊醒也消散了大半,他只记得肇文,方叔叔。还有梦中的女孩为什么叫自己肇文?方叔叔?肇文?难道,难道梦中的自己,叫方肇文?这些疑问令赵术有个不好的感觉,难道自己姓方,名肇文!可是我爸爸姓赵呀!

“难道我不是爸妈的儿子!”赵术不愿再往下想,他拿起手机,拨打了母亲的电话。

赵母:“小术呀,妈妈在开会,有什么事吗?”

赵术:“妈,你认识‘方肇文’吗?”

赵母:“方肇文?是谁啊?”

赵术:“就是方肇文呀,你没听说过?”

赵母:“什么方方圆圆的,妈对追星没兴趣,妈在开会,不跟你说了啊。”

赵术打了这通电话,放心了不少,看来又是自己多虑了。他想着想着自嘲一笑,梦中的东西怎么能当真。心情甚好的他马上给小叔打去电话,希望再次约见梦予邻。

★ 第5集:自杀

见面还是安排在下一周的周三。

从小叔那里得知,梦予邻的精神状态十分不好,这些日子似乎每天晚上都做恶梦。不过梦予邻还是能克制自己的情绪,只是不太能吃东西,人看起来清瘦了些。

“嗨,咱们又见面了。”赵术一见到精神不振的梦予邻,瞬间的心疼使他故作欢笑。

梦予邻轻轻点头:“你还好吧?”

赵术:“我很好呀,倒是你,听说做了一些不好的梦?”

梦予邻:“是的,不过你不要太担心,我会调整好心态的。”

赵术想了想,有些犹豫的说:“嗯,上次我们没有交流的问题,我们今天能谈谈吗?如果还是没有准备好的话,我可以下次再……”

梦予邻没等赵术说下去,她打断了赵术的话:“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你问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赵术组织了一下措词,问道:“嗯,那好吧,我是想问,当时,你弟弟落入河中的事,你在梦中也预见到了吗?”他说完,注视着梦予邻的表情,不过梦予邻的表情没有痛苦,远比第一次提到这些问题时好得多。

梦予邻平静的说:“是的,我梦见了。而且,不只一次。”

赵术很吃惊,梦予邻不但没有回避问题,而且还透露了更多,忙问:“不只一次?可以详细说一说吗?”

梦予邻想了想,说:“我就大概描述一下吧,梦见家人发生危险,一共有三次。

第一次,我梦见父母带弟弟去医院,在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于是第二天,我骗弟弟,说我在街上被人打劫了,要他快来找我。我故意让他找不到,结果耽误了预约的时间,那天就没去医院。

第二次,我梦见弟弟要去看电影,晚上,爸妈下班就带他去了。结果电影院发生了火灾,别的人都逃出来了,就只有他们三人遇难。这次是晚上,爸妈都在,我不知道怎么办,就把梦跟弟弟说了。我本想尽可能说得吓人些,希望把弟弟吓到了,就不去了。可是没想到,弟弟一听我说电影院会有火灾,他就很乖的不去了。

第三次的梦境很长,很奇怪。

我先梦见弟弟想吃卤肉,结果爸妈下班后带他去吕家卤菜店,就被大货车撞了。但梦中的时间比以前更长,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我就趁爸妈还没下班时,自己去买。可是吕家老板不喜欢我,不要和我说话。我只好回家,我把事情跟弟弟说了,他又相信了我。我们一起在家等爸妈下班,可是爸妈自己跑去了吕家卤菜店,结果还是被大货车撞到了。

那时我才想起来,弟弟很喜欢吃卤肉,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所以爸妈和他约定每两周才吃一次,那天就是约定的时间。所以爸妈为了弟弟开心,就去了吕家卤菜店……

在梦里,我十分悲痛,那是两个唯一还愿意和我说话的人呀,就这么没了。我恨自己笨,恨自己没用。后来,我开始恨弟弟,恨他为什么喜欢吃卤肉,为什么要和爸妈有那个约定。甚至,我开始恨爸妈为什么要生下他,到头来却被他连累,我恨,我难过,而且要永永远远的如此难受下去……

第二天,我感觉到这次的梦与以前的不同,这个梦在告诉我,这次不管我再怎么阻止,也是阻止不了的。在梦中,我不让弟弟去,结果就演变成另一个版本的悲剧。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努力的思索解决的办法,可是我想不出来。但我发现这次的悲剧,主要诱因总是弟弟。于是,我猜想,也许只有把最根本的诱因去掉,悲剧才有可能阻止。”

梦予邻的话越说越激动,但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她紧咬嘴唇,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赵术的眼睛。

赵术:“所以你做了?”

梦予邻:“你是不是感觉我是一个卑鄙无耻的女人?是一个狠心可怕的女人?”

赵术陷入沉默,他并没有感觉到眼前这个女人的心狠手辣,而是想起了自己梦中的那个女孩。

梦予邻抬头看了赵术一眼,见到了他的沉默,像是看见了极不愿看到的情景,忙将目光撒向桌面,低喃道:“是我对不起弟弟,如果要下地狱,那个人一定就是我。”她说完,站起身来,转头看向吊顶一角的监控。

赵术见梦予邻要离开,忙道:“其实你不要恨你的弟弟,我去找过他,他很爱你。知道我要去公安局了解你的情况,他还警告我,如果我再去调查你的事,他就对我不客气。

而且,对于已经失去的人,我们不要有太多心结,既然阻止不了,就要去接受。给自己一些时间,就会慢慢好起来的。我们要记住那些美好的,不要去纠结那些不好的。

你弟弟落水后,你不是也向老吕家呼救了吗,这足以说明你也是爱弟弟的……”

梦予邻哭了,她的眼神中充满感激与欣慰,像是终于得到了什么似的。不一会儿,便有医生进来将她带离……

赵术回到公寓,完成了论文,并将它发给了导师。这篇论文对于赵术来说,还是十分满意的,只是梦予邻给他带来的,是越来越深的迷惑:“为什么她也有弟弟,梦中的她也有弟弟?她们都恨自己的弟弟,但又深深的自责于对不起弟弟?怎么会这么巧?”

第二天,赵术接到小叔打了电话:“小术呀,有一个不好的消息,梦予邻自杀了。”

空白!这是赵术听到梦予邻自杀后,数分钟内的状态。他挂断电话,急忙去了第4人民医院。

赵清华:“昨天半夜死的,她用一条浸了水的毛巾捂住口鼻,将头的一半藏在被子里,监控中看上去,像是在睡觉。早上才发现,这是一种很辛苦的自杀方法。

赵术开始陷入自责,他努力劝自己,她是一名精神病患者。但内心深处又不断的提醒自己,你不应该提出那种令她窒息的问题。他不停的游离在这两种观念之间,而中间的路越来越窄,越来越窄,窄得像一条刀锋被自己踩在脚下。他知道自己无法再走在中间,他只能跳下去,而那下面,是无限的自责与痛苦……

次日,赵术接到小叔打来的电话:“梦予邻的遗物里发现了遗书,她希望将最近一周的梦境记录交给你,以便帮助你完成论文。”

虽然赵术的论文已经完成提交了,但他还是去拿回了那些资料。

首先是梦予邻的遗书附件:

“赵术,你好,还记得你第一次来医院探访我吗?当时你说梦总是跳跃的,不连贯的。我想,你说的对,如果不连贯,那就是梦。我总是不记得昨天的早餐吃的是什么,那个时间段是空白的。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选择不再做梦,希望之前的这些梦境可以帮助你。

另外,我要特别告诉你,我爱方肇文,我会等他醒来。那片桃花满地的林子,那片宁静翠绿的小湖。我想要有他在身边,我想要有他的未来。

不,那不是想要,而是需要。”

赵术的目光钉在遗书上:“昨天的早餐!方肇文!桃花林!那不是想要,而是需要!”他顾不得细想,拿起梦予邻的梦境资料看了下去……

上周3晚上:

梦予邻:“我趟在一间病房内,我不能动,我看不见,听不见,我只能呼吸。这令我很难受。”

院方:“没有其它的细节吗?”

梦予邻:“没有。”

上周4晚上:

梦予邻:“还是和昨天差不多,不过能听到有人在病房内打扫的声音。今天,我感觉更累了,我的脊椎太痛了,像是一个姿势保持太久的感觉。”

上周5晚上:

梦予邻:“还是那样,我可以感觉到四肢传来知觉,但很麻,很酸,好难受,我怕那种感觉。”

上周6晚上:

梦予邻:“今天有人来,我能听到他们说话,但我还是不能动,也不能睁开眼睛。”

院方:“能听到说话声?你在梦境中是以第三视角?还是第一视角?”

梦予邻:“是第一视角。”

院方:“你听到了什么?”

梦予邻:“是两个女人的对话:
‘你是新来的?’
‘是啊,来实习的。’
‘我是上个月来的,咱们实习生,就只能做一些清洁工的事儿。’
‘呵呵,可不是嘛。咦!这女的好漂亮。’
‘是不错,可惜是个植物人。’
‘她头上这个是做什么的?’
‘别乱动!那是超级连导仪。可以把两个人的深层意识连接在一起。’
‘哦!有这么神奇?’
‘这是本院最先进的植物人治疗仪器,别碰坏了,赔不起的。快做事吧。’
‘嗯。’

院方:“之后呢?”

梦予邻:“没有了。”

上周日晚上:

梦予邻:“不能动,但我感觉我的腰要断了,有无数的蚂蚁在咬我的手和脚,太难受了,好痛苦。我在梦里想呐喊,想醒来,可是我做不到,我现在很怕做梦了,那种痛苦太真实。”

院方:“没有其他细节吗?”

梦予邻:“有人来打扫房间……”

1晚上:

梦予邻:“今天有一男一女在说话。好像是一对中年夫妻。”

院方:“哦?你怎么知道是夫妻?你能看见他们?”

梦予邻:“不能,我只能听他们说话。”

院方:“他们说什么?”

女:‘予邻啊,快醒来吧,别再把肇文困在你的意识里了,你们都醒来吧。’

男:‘你们的事,我们都知道了,我们不反对,肇武也不会怪你们的,由他弟弟来照顾你,他地下有知,也会放心的。’

女:‘是啊予邻,你别在难过了,要学会释怀,这对大家都好。我们已经失去了一个儿子,不能再没有肇文了。’

二人离开病房,不过还能听到他们的对话:

女:‘老方,你说,咱们怎么这么命苦呢?’

男:‘好了,我们要有信心,他们一定会没事的……’

梦予邻:“我能十分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悲伤,我很难过,我哭了。”

院方:“你在梦中哭了?”

梦予邻:“是的,我能感觉到眼泪从两侧滑到枕头上。”

2晚上:

梦予邻:“今天也有人说话,是一个中年男人和几名年青男人的对话。”

院方:“都说了些什么?”

梦予邻:“

‘这就是全球第一台超脑波连导仪,是当时的最新技术。最大的缺陷,就是对脑电波的跟踪很不稳定,容易丢失施救者的意识信号。现在的超脑波连导仪就稳定多了。’

‘她是施救者吗?’

‘她是患者,两年前,她的父母为了救她弟弟,结果一家三口人被一辆大货车撞死,她实在承受不起,结果陷入休克,至今没有醒过。’

‘那隔壁病房里的?’

‘那位就是施救者,也挺惨的,家里很有钱,可惜他哥哥在一次出国的飞机事故中死亡。他也在一年前,因意识跟踪信号丢失而陷入休克,这对他父母的打击可不轻。’

‘啊!在深层意识连导状态中的施救者,失去信号的话,会完全忘记自己是谁的。他只会相信深层意识所构建的世界。为了保持两人的生命特征,连导仪会自动保持二人的梦境细节。这种病人是很难自行醒来的,他可真有勇气。’

‘哎, 他和她是恋人关系,碰上这种事,谁又放得下呢。”

‘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

‘啊,史院长,您看,她的眼角!好像,好像哭过。’

‘哦!’

之后,有人用手拨开了我的眼睛!”

院方:“你说有人将你闭着的眼睛拨开?”

梦予邻:“是的,我看见了他,他用一支手电来照我,我感觉眼睛很痛,但我控制不了,之后,他又在说话:

‘梦予邻,能听到吗?小周,快,马上搜索意识信号源,看看能不能接上。梦予邻,如果你能听见的话,记住!想自发的在梦里醒来,自杀是一种十分有效的方式……’。”

《梦予邻》全书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2

帖子

8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8
发表于 2016-7-4 16: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mxzzzs.com/topics/xyj/ 想要邀请您参加这个大赛 可否留下您的联系方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1

帖子

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9
发表于 2016-7-8 13:07:07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科普中国公众满意度调查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科普创客空间 ( 京ICP备15041316号

GMT+8, 2017-6-29 08:09 , Processed in 0.104404 second(s), 32 queries .

技术支持:科普创客空间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13 科普创客空间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